[翻譯] 小說『在太陽的陰影下』 In the Shadow of the S

WOW

[情報] The Last Shadow Puppets
[問題] In the Shadow of the Emperor分數問題
[問題] In the shadow of the emperor
DJ Shadow - The Private Press
[分享] THe WHite SHadow - Dream
[影音] Dj Shadow - Blood on the Motorway
看板
:WOW
發表者
:dort
因為是我自己翻譯的, 如果有語意不順、或是翻譯錯誤就請見諒, 我會很高興有人能夠提出的。 事實上我個人是比較推薦直接閱讀原文, 想要閱讀原文的請點網址 http://0rz.tw/dMXtj 主要人物介紹: Lor'themar Theron 洛索瑪·塞隆 血精靈的奎爾薩拉斯王國的攝政王, 擔任攝政王前是繼任希瓦娜斯的遊俠將軍。 Halduron Brightwing 赫杜倫·亮翼 洛索瑪的副官, 在洛索瑪接任攝政王之後就成為奎爾薩拉斯王國的遊俠將軍。 Rommath 洛摩斯 奎爾薩拉斯王國的大博學者, 負責統帥全王國的法師。 Aethas Sunreaver 埃薩·奪日者 代表部落加入統治達拉然的祈倫托的血精靈大法師, 是六人議會的一員。 Renthar Hawkspear 蘭薩爾·霍克斯比爾 為高等精靈的遊俠領主之一, 因為不願意成為血精靈而被放逐。 Aurora Skycaller 奧蘿拉·天喚者 信仰聖光的高等精靈牧師, 與蘭薩爾一樣不願意成為血精靈而被放逐。 Sylvanas Windrunner 希瓦娜斯·風行者 在第三次大戰中被變成報喪女妖的高等精靈遊俠, 現在成為被遺忘者的女王。 ------------------------------------------------------------------------------ 在太陽的陰影下  ̄ ̄ ̄ ̄ ̄ ̄ ̄ BY Sarah Pine 洛索瑪注視著辦公桌上的那封信,信封上被拆開的紫羅蘭色蠟印閃爍著奇怪的光芒,而且 似乎還映照出他的眼神,他歎了口氣便再拿起羊皮信紙閱讀一次,直接內容上跳過誇張可 笑的自我介紹和刻意阿諛奉承的段落。事實上他在閱讀的是第二頁,那段在字行間用拐彎 抹角的方式宣告寄信人埃薩‧奪日者即將來訪的訊息。 雖然這些字語表面上沒什麼,但洛索瑪已經在七年來學會處理這些事務,而且相當擅長應 付如此的政治溝通手段。赫杜倫也完全不為所動。『他根本連覲見的請求都還沒申請,』 洛索瑪的老朋友兼同事道,眉頭緊皺著。『他就是打算直接過來,對吧?』 不過實際上赫杜倫並不知道埃薩早已經在幾個月來持續提出覲見攝政王的請求好幾次,而 洛索瑪自己則因為不願面對埃薩而故意忽略這些請求。最近確實也有很多藉口可以使用, 但洛索瑪依舊不想多思考這些日子來發生在奎爾薩拉斯的這些事件,畢竟事件人和其結果 真的是差一點就輪到自己承擔了。 他放手讓書信落在桌上。埃薩要來訪的時機真不時候,因為洛索瑪早就計劃在這位大法師 到達的後一天進行遠行,而且他覺得自己不會為此延遲這個計劃。這是埃薩自己的損失。 洛索瑪歎了口氣,羊皮信紙如遠行者遊俠的木箭般從他的手指滑落。他知道埃薩來此拜訪 的目的是什麼,但他卻還是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 幾天之後在日怒尖塔前的前庭裡,洛索瑪站在金紅交織的墜飾中,赫杜倫和洛摩斯並排的 站在他的兩側。赫杜倫拉住了正要往下走的洛索瑪,把一束深紅色的羊毛衣飾交給他。洛 索瑪接過之後將其展開,見到了一片血紅色中的王家黃金鳳凰圖案,這是逐日者的外袍。 『我不會穿這件的,』他簡略的說,順手將這件外袍推回去給他的朋友。 『你必須穿上它。』赫杜倫又將外袍推回來。『你現在是首領,你知道的。』 『我只是攝政王,』他一面回答一面向前邁步。『我不是國王。』 『形式上你是,』赫杜倫在他身後喊著。『這裡沒有其他任何人會取代你的。』 洛索瑪並沒有回頭,赫杜倫言語中的真意卻一直在他的腳跟後銳利而無情的啃咬著他的心 思,而且還和遊俠將軍一樣跟著他到大廳堂不放。 至少在現在,洛索瑪讓他自己繼續穿著遠行者遊俠部隊的綠色衣著,曾經一度洛摩斯會為 了這樣的事情而抗議,認為攝政王如此偏好薩拉斯一族領導權中的一支是不合事理的。但 這些日子來大博學者的氣焰已經被諸多煩事形成的漩渦吸乾而變得內心空虛,就現在來看 洛摩斯也只是兩眼無神的瞪著大廳,然後讓自己的身軀沉重的依靠在他的法杖上,洛索瑪 覺得幾乎可以看見他就像站在冰塊上那樣發抖。洛摩斯在過去一直是如同芒刺般的存在, 因此洛索瑪現在認為這位衰弱的法師確實令人感到可憐。凱爾薩斯最後的那場背叛真的讓 洛摩斯的內心僅剩冰冷與荒蕪。 在他們三人前方的空氣閃爍紫羅蘭的光芒幾下,這正是象徵魔法正在施展的狀態。過了一 會如同漩渦般的藍色傳送門出現了,赫然漂浮在蒼白的大廳瓷磚上。埃薩的身體從傳送門 的另一側現身了,但他的腳卻在進入眾人的視野時被笨拙的絆到了一下,這個尷尬的動作 導致整個華麗的法術失去了威嚴的觀感。 他馬上讓自己的身體恢復平衡,撥了一下長袍之後就站直身體。洛索瑪不得不注意到埃薩 現在的衣著是有多麼的可笑:祈倫托的高貴紫色魔紋外袍不協調的搭配他黃銅色的長髮, 再加上寬大法袍下的細長身型,讓他看起來就像個小孩子試圖穿著成人衣著般的可笑。洛 索瑪想了一下過去誰也曾經是這樣,但他馬上停止這段回憶,猛力的將自己的思緒從這段 想法中拉出。 『歡迎回家,大法師奪日者。』他大聲宣告,對於自己現在扮演權威的技巧感到驚訝。 埃薩的臉上閃過緊張的微笑,讓他看起來比先前還要更滑稽的年輕貌。『謝謝你,塞隆大 人,』他答道,並殷勤的彎腰鞠躬。『如果我這次回來是真的要留下的話。』 『當然,』洛索瑪答道,臉色故意裝出冷漠的表情。『你的信件已經告訴我你要來拜訪的 意圖。請,我和我的顧問會聆聽你的訴求的。』 平常洛索瑪都會帶領客人到王宮北邊的會客室:這是一個用水藍寶石和翡翠裝飾並可以俯 瞰海洋的房間。但是今天,儘管陽光如玻璃碎片的閃耀著,透過柱廊還可以清楚的看見海 峽另一邊的島嶼。洛索瑪卻避開這個視野,他安排眾人坐在中央大廳東邊的壁龕,用銀月 城屋簷和瓷磚下的陰影取代島景。 埃薩入座之後就毫不遲疑的開口了。 『我的拜訪是為了極度要緊的事務 - 一件牽扯到我們全族的重要事務。我非常的確定你們 一定都已經注意到北裂境日進漸增的威脅了,祈倫托想要解決這個問題。』 『阿薩斯打從一開始一直都是個威脅,』赫杜倫插嘴道。『所以你為何現在要來告訴我們 這件事情?』 埃薩搖搖頭。『這不再單只阿薩斯而已,』他道。『連瑪里苟斯也成為威脅了。卡薩斯, 或是稱呼他考雷斯塔茲都行,他告知我們瑪里苟斯意圖一勞永逸的讓所有凡人們不再使用 魔法。』 『那麼織法者打算如何做呢?』洛索瑪提問。 『殺了我們全部的人。』 『我瞭解了,』洛索瑪答道,他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在七年下來他已經面對了夠多有關 死亡的事情,坦白說埃薩的話並沒有給他多少衝擊。 『祈倫托要對抗瑪里苟斯。』埃薩加了這句話。 『他們當然會這麼做。』洛索瑪答道。 『我想要讓我們和祈倫托正式合作,』埃薩堅定表示著。『許多祈倫托的成員都認為這 樣做不但是一個謹慎的策略,更是一個迫切必要的做法,因為這將讓奎爾薩拉斯和紫羅蘭 堡的法師們再度肩並肩的合作,就如同我們過去的日子般。』 『我們不會合作的。』 埃薩惱怒的表情馬上顯現在他的臉上,他的嘴角和眉頭緊皺起來。剛剛回答的人並不是洛 索瑪,埃薩轉頭面對說話的人,開口道,『我是在對攝政王請求,而不是大博學者。』 洛摩斯笑了出來,但卻是個從不苟歡笑的口中發出的低沉又苦澀的聲音。『既然這樣,』 他答道,聲音充滿尖酸刻薄之味,這樣的轉變讓洛索瑪注意到他。『那我來問問攝政王是 否准許我說話。』 『我想我們終究都要聽聽你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洛索瑪道,盡他可能的讓語調充滿諷刺 之意。『或許現在就很適合。』 洛摩斯的眼睛閃了一下,明亮的翠綠色在這樣光照足夠的房間內完全不會相形見絀。『你 說的沒錯,洛索瑪,』他回答時眼神卻完全沒有飄離埃薩。這一次他的聲音讓洛索瑪感覺 像是個躲在草叢中的蛇,兇猛而無情。 『那麼大法師,告訴我。』洛摩斯發聲了,『是莫德菈給你一份宣言然後派你過來的嗎? 你先前的言語完完全全的表達出她失敗的外交手段。不過至少她還不敢親自過來,我想她 起碼有這點自知之明。』 『沒錯,莫德菈在這件事情的看法是同意我的。』埃薩僵硬的答道,暗自慶信自己差點就 上了洛摩斯的餌。 『她同意你。』洛摩斯若有所思的說,『或是這麼說好了,是你同意她,不然以你只有一 半的頭腦屬於自己的情況下我很難相他們會派你過來這裡代表他們。』 『該死,洛摩斯。』埃薩的耐心潰堤了。『難道你就不能夠提出一些比較有用的批評? 還是你就單純這麼喜歡羞辱我?』 『你太盲目了,』洛摩斯平穩無異的回應著。『他們害怕必須同時面對瑪里苟斯和阿薩 斯,這點確實是如此。他們想要尋找比他們更有力量的助力,那你認為誰是在他們每次遇 上有關奧術魔法問題時所求援的對象呢?沒錯,就是我們。祈倫托的人類一定會對天對地 的發誓說你是他們不可缺少的戰力,你技巧的價值是無可取代的。但只要等到哪天你礙到 了他們,你馬上就會像個物品一樣被捨棄。』他抬頭望了周遭,一邊的長耳微微的動了一 下,眼神則掃到赫杜倫、再到洛索瑪上。『問這兩人的話他們雖然也瞭解,卻沒有我這麼 深刻。』 埃薩茫然的注視著洛摩斯。『奎爾薩拉斯和祈倫托已經同盟了將近兩千年,』他道。『雖 然自從我們正式加入了部落之後,情勢變得有點緊張,但 - 』 洛摩斯又笑了一次,而且是縱聲大笑,嘲諷的意味就如驚濤駭浪上的洶湧怒潮,尖銳又冷 酷。 『自從我們加入了部落?』他重複這句話。『對,沒錯。那麼你,大法師奪日者是否還記 得清楚為何我們會被迫加入部落呢?』 埃薩一句話也沒有回答,但他的眼神直直的瞪視著洛摩斯,毫不動搖。 『他們對我們做了不當的指控,』大博學者又開口,『和不可饒恕的背叛。』他的眼睛散 發出多年來都無法平息的憤怒光芒。『他們在達拉然內對我們這樣做,』他繼續說,『在 永不沉眠的紫羅蘭之眼下對我們這樣做。』 『祈倫托根本就沒有 – 』 『我想你是想要跟我這樣講,』洛摩斯中斷了埃薩的話。『跟我講祈倫托根本就什麼都沒 做,對吧?他們完全沒有做任何一件事情來避免這件慘劇,完全沒有做任何一件事情來阻 止慘劇,』他的音調漸漸的上揚,『他們放任我們在那座曾經許多人都把她像銀月城一樣 當做家的城市監牢內腐爛!那是一座我族王儲忠曾經真誠效命的城市,他為其效命的時間 還遠遠長過一個普通人類的一生!那是一座我族很多人在祈倫托的請求下為了保護而獻上 自己的生命的城市!那是一座我族許多人都默默協助守望的城市,只因為我們都是站在同 一條船上!看看我族為了他們的城市付出多少。』 『現在祈倫托的主權已經在一個新的領導人手中了,』埃薩答道,洛索瑪感覺到這位年輕 大法師把自己的口氣控制得很好。 『那只是個謊言,而你早就知道了。』洛摩斯回應了。『紅髮羅甯只是個有名無實的領袖 ,看看莫德菈和安斯雷姆還留在議會內就知道了。這兩個就是在加瑞索斯(附注1)意圖處 死我們時開心的在旁見死不救的人,我詛咒他們全部在地獄內腐爛。』他笑的很殘酷。『 最好像阿魯高一樣活該死的痛苦。』 『對於一個一開始聲稱自己毫不在乎的人而言,你看起來反而比較想要知道多一點,大博 學者。』埃薩道。 『這就是為何我會當上奎爾薩拉斯王國的大博學者,而不是你。』洛摩斯反擊道。『而身 為大博學者的我會這樣告訴你:我絕對不會派出任何一個法師去為紫羅蘭堡效命。大法師 ,如果你真的這麼迫切需要我們官方正式提供達拉然在北裂境所需的幫助,那你就必須說 服攝政王去用他的權力來命令我。』 洛索瑪原本平放在桌上的手指因為這句話而握緊,他的嘴唇也緊閉著。洛摩斯已經踩到了 他的底線。 『夠了,洛摩斯。』他冷淡的說。『你沒有這個權威來宣告最後的結論,這必須由我來決 定是否要派出我們的部隊到北裂境去,而且如果我決定要這麼做,你和你的法師就必須遵 從我的命令。』 『那麼,』他站起來說,『現在看起來繼續討論下去只會有這些無意義的爭吵,當然如 果你們兩位想要繼續這樣做就請自便,然而我現在可不想要再浪費我的時間了,我認為遊 俠將軍也是這麼想的。』 『我要到南方處理一點事務,』他繼續說,『而且我已經計劃明天就要離開,我不想要 讓這個行程受到干擾。我會有好幾天不在不過我歡迎你留下來,大法師。』 埃薩沒有回答,但是他的外交技巧還沒有好到可以完全掩飾自己的不耐煩,任何人都可以 輕易的看出他的表情。洛索瑪對於讓埃薩不悅感到滿足,他便轉身離去。 『攝政王,很多人不管你給不給命令都會自願前去協助達拉然的。』埃薩的聲音穿過了整 個房間,洛索瑪停下轉身時埃薩又繼續說。『只要給我一句這是代表銀月攝政政府的話, 我就會想辦法確保我們辛多雷一族的利益不會受到破壞。』 洛摩斯不屑的哼了一聲,但好險他並沒有回話。就那麼好一下洛索瑪思考了埃薩的話,但 這個年輕的精靈根本沒有跟人討價還價的籌碼,大家都知道埃薩的政治手段遠遠比不上另 一個在房間內和他對立的人。 『我會派個僕人帶你到客房的,大法師。』洛索瑪道。 埃薩誠懇的對洛索瑪道謝,不過卻回頭對洛摩斯的方向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大博學者則表 面雖然看起來穩若座山,可是當埃薩脫離他的視線之際馬上就露出沉重又筋疲力竭的表情 。洛索瑪小心的注意到洛摩斯這個脆弱之處:看來這個人的意志是可以屈服的。 在過去洛索瑪會認為光是想要這樣做就是一件卑鄙的行為,但他現在體悟到政治手段的必 要性。 可以獨處之後他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這是一間他花費比自己的家中還要多時間的地方, 他在這裡思考著下午所發生的種種。他心不在焉的撥了一下窗簾,俯瞰日怒尖塔的花園, 腦中仿佛可以聽到埃薩那句堅定的話語。很多人不管你給不給命令都自願前去協助達拉然 。洛索瑪不會去否定這個事實,但他個人卻相當的認同洛摩斯厭惡達拉然的理由。況且 埃薩都已經讓自己穿上祈倫托的官方服飾,已經在信封上蓋上達拉然的印記,這樣子他又 怎能夠忠實的代表奎爾薩拉斯王國呢?埃薩打算參加奧核之戰,這個意圖非常明顯,而究 竟有多少人會被他說服去參戰呢?而洛索瑪自己身為攝政王,在人民進入模糊不清的勢力 領域中又能在保護人民的任務上做到何種地步呢? 窗簾的布料在洛索瑪的撥弄下開始磨損,不過如果他有注意到,他就會發現這整個的就像 是在代表他這些日子來的信念。 『我不太確定,』赫杜倫在那天晚上對洛索瑪坦白說。他發現攝政王居然還坐在窗臺上 ,臉色緊繃著望著早已落下的夕陽。單就這樣的一瞥,洛索瑪起身替自己的老朋友倒滿一 杯清純的白酒。現在遊俠將軍就坐在洛索瑪的對面,手中靈巧的玩弄著一撮血薊(附注2) 。 『我相信他的意圖是正當的,』赫杜倫繼續說。他快彈了一下手指,血薊的末端立刻著火 起來。赫杜倫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歎氣,讓自己的手環抱著膝蓋,接著對轉黑的天空吐出 濃濃刺激味的煙塵。『我就是不知道我們到底可以相信正當的目標到何種地步,就算是我 們自己的族人也一樣。』 洛索瑪站了起來再替自己盛上一杯酒。『我是擔心如果我們給他權力去代表王國政府做事 ,我怕他會對別人承諾一些我不願意給予的事物。』洛索瑪停頓了一會並抬頭望著天花板 的雕刻。『不過只要有夠多的精靈跟隨他去達拉然的話,他終究會成為他們在那邊的法定 領導者,我可不想讓他在沒有王,呃不,是沒有銀月城政府的授權下這麼做。』 『如果洛摩斯沒有這麼固執就好了,』赫杜倫若有所思的說。『他曾經住在達拉然好長 一段時間,他甚至在那邊得到了大法師的頭銜,你也記得這件事。他和祈倫托的人一起共 事的經驗豐富,也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事務,同時還對自己的國家絕對忠誠,讓我們能夠 信任他。對於埃薩而言洛摩斯是最理想的聯絡人。』 洛索瑪聽到了赫杜倫的話微微的笑了。『我想今天一定是什麼節慶還是什麼好日子,』他 道,『居然從你的口中聽到洛摩斯的好話。』 『我從來就不認同他對莫魯(附注3)做的事情,或是組成血騎士的騎士團。』赫杜倫在語 中承認,『但是那些已經是過去的往事,而我們現在並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再去懷疑他,畢 竟如果他要背叛我們,他就會在凱爾薩斯…』突然間字詞在赫杜倫的喉嚨中凍住而發不出 聲。『呃,』最後他終於再度開口,『他會在那時候就背叛了。』 『所以你怎麼想?』洛索瑪改變了一下話題然後回到了原本在窗臺上的位置。『你認為 我們應該如何處理埃薩和紫羅蘭堡這件事?』 『埃薩已經認為他自己是祈倫托的成員了,』赫杜倫答道。『而我也可以很快的想到不 少人會對可以加盟祈倫托這件事情感到開心。畢竟如果祈倫托願意承認我們血精靈一族, 那麼我們也沒辦法阻止這些人去加盟他們。』 『沒錯,我們不行。』洛索瑪回答,他沉靜的一會兒才繼續說。『然而我的直覺告訴我 這樣子:我們應該要避免讓我們政府正式參與奧核之戰,埃薩是經過私下授權而且必須定 期對我們回報,同時我們還必須對他的行為設下清楚的規範。因此那些願意在祈倫托底下 效命的精靈們是算達拉然的人,而非奎爾薩拉斯。』 赫杜倫的一邊嘴角扭曲成諷刺的假笑,洛索瑪則假裝沒有注意到朋友眼神中的愁思。赫杜 倫又用手指滾翻了一撮血薊。『我說,現在一天比一天來看,你聽起來越來越像是個國王 而不是遊俠了,洛索瑪。』他平靜的說。 然而在赫杜倫的位置並不能看見洛索瑪握著玻璃杯的手指因為這些話而更加繃緊。 幾天之後洛索瑪騎在他的陸行鷹上,一路沿著東瘟疫之地北邊的山丘前進,他卻不敢俯瞰 這片大地。他是個精靈,而且還是個遊俠,是個在寬廣樹林內奔跑的孩子,腳下踏著清澈 的河水和金黃的樹葉。東羅德隆這片壞死的土壤和枯萎的樹讓他的內心受到如被扭曲的痛 ,讓他的身體想要作嘔。如果沒有眾多博學者和牧師們的無止盡的警戒努力,奎爾薩拉斯 的命運就會變成如此。 洛索瑪看看他的背後,三位遠行者遊俠隊的榮譽守衛跟隨著他,他們是赫杜倫和洛摩斯堅 持一定要派來的。 『這件事,』赫杜倫道,『你根本就不該前去。我以為你會在埃薩決定到訪之際就放棄 這個可笑的意圖,但我現在或許不論做什麼都無法阻止你了,所以你至少必須要有人護送 才行。別跟我爭辯這件事。』 洛摩斯則也想要派出幾個血騎士前往護送,但這毫無疑問不能接受的。『有血騎士在場只 會造成更多的無意義的挑釁,』洛索瑪如此回應洛摩斯。『絕對比我自己造成更多的衝突 。』他再加了一句。幸運的是洛摩斯並沒有跟他多做爭辯。 終於他的目的地已經進入了視野範圍,這座山脊只看一眼一定會以為只是個在岩石壁上的 突出物,但他自己知道更清楚這座山脊的一回事。他拉了陸行鷹坐騎的韁繩,控制牠往山 上的一條沒有經過遊俠訓練就無法發現的狹窄小徑轉入,然後再加快陸行鷹的腳步。用潛 行的方式根本就毫無意義,對方的斥候一定老早就注意到有人來訪了。 就如同他所預料的,這條小徑只爬了一半的路就有兩個人影從岩石的背後現身。他們用彼 此的劍相交擋住了去路,清脆的金屬聲在沉寂的瘟疫之地迴響著。 『是誰前來奎爾林斯?』一個斥候問道。 洛索瑪在坐騎上對著他平靜的看著。 『別故意裝傻,你知道我是誰的。』 另一人則直接瞪視著他的眼睛。 『那也不代表你在這裡是受歡迎的,塞隆大人。』 洛索瑪突然將自己背著的兩把劍抽出,那兩位斥候看到之後手指握著劍柄的關節也白的緊 繃,其中一人的另一隻手還微微的抽動了一下,看起來是準備要對其他躲在不知何處的同 伴打出攻擊信號。此時攝政王卻一言不語的將自己的雙劍投擲到地上,接著再解開身上的 弓和箭袋,一同丟到地上。他對自己的護衛示意要他們照做,等到所有的護衛都完成後他 的眉頭抬了起來。 『這樣足不足夠表示我的意圖是正當的?』 第一個開口的奎爾林斯斥候又說了。 『告訴我們為何你要過來。』 『我來這裡是有消息要告知隊長霍克斯比爾和高階牧師天喚者的,』他道。『這是有關 …』他清了清喉嚨,『有關凱爾薩斯王子的事情。』 這些守衛們考慮了一會兒,其中一人稍微撇了另一人一眼,但依舊都沒有讓自己的視線離 開洛索瑪。洛索瑪忍不住注意到他們的眼睛依舊保持著未受污染的藍色。終於有個人對著 山脊的那一側點了頭。 『好,』他道,『遊俠領主將會決定他要怎麼處理你這件事情,跟我來。』 另一個人彈了一下手指,果然就如洛索瑪所預測的,另外六個奎爾林斯斥候從許多的山邊 的鴻溝和裂縫跳了出來,他們取走洛索瑪等人留在地上的武器。洛索瑪已經好幾個月沒有 這種感覺自己毫無防身武器的情況了,不過讓對方不信任自己可是他現在承受不起的。 到達山中小徑的頂端之後,奎爾林斯小屋就坐落在巨石與草叢前,建造小屋的精良木材已 經褪色與出現坑坑洞洞,無疑是在此地肆虐的瘟疫造成的,至於屋頂的橫樑則用了許多腐 爛的樹葉來做掩飾。洛索瑪的光是看到這樣就感覺到身體內一陣糾結,他不敢去想像過去 這裡曾經被綠地環繞著,而每次他到此地參訪都是被許多充滿愉悅的聲音歡迎著,而不是 現在的怒氣和刀劍。那些過去的日子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他把自己的坐騎交給其中一個斥候,讓她將陸行鷹牽到獸欄,但她卻在臨走前留下了猜忌 的眼神,另一個先前攔路的那個斥候則是跑進小屋通報,洛索瑪過了一會就看到那個斥候 帶著兩位他好幾年沒有見到的精靈回來。 沒料到的是他的心思卻因為見到了這兩位故人而動搖了,因此他立刻咬緊牙、挺起肩膀, 然後面無表情的站著,不讓任何自己內心的感受顯現於臉上。 『洛索瑪‧塞隆。』高階牧師奧蘿拉‧天喚者的穩重聲音聽起來一點也沒有不友善的味 道在。『我必須承認在這裡看到你讓我非常驚訝。』 『你還真有膽量,』蘭薩爾‧霍克斯比爾殘酷的說,『真有膽在這裡出現,我真的應該 叫所有的弓箭手把你射成蜂窩的。』 這些譏刺的話都是他早就知道會有的,但他卻讓這些高等精靈盡情的攻擊他。 『我有一些消息,』他簡單地說,『一些你們必須知道的消息。』 『你怎麼不直接寄信來就好?』蘭薩爾冷笑道。 『難道你會打開來看嗎?』洛索瑪答道,他從奧蘿拉嘴角的微笑抽動和蘭薩爾緊皺的眉 頭就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他們根本不會打開來看。 『我可不是因為起了什麼怪念頭才遠從銀月城特地來此地的,』他又說了。『你們究竟 想不想聽我帶來的消息?還是要我現在就轉身離去?』 蘭薩爾和奧蘿拉默默無言的看著他,接著兩人都轉身走進了小屋。洛索瑪跟上了,卻在眾 多高等精靈的目光下感到心中一片沉痛。 散佈在東部王國的遠行者遊俠部隊據點從來就不是什麼奢華之地,但洛索瑪完全想不起奎 爾林斯怎麼會看起來如此的寒酸簡樸。有些牆都已經被許多刀刃刻上痕跡,地板上的一些 黑斑則很肯定是鮮血變成的,但這些精靈們卻依舊對於住在這座小屋而感到自豪,破舊不 堪的窗簾也可以看出許多手工精心的縫補。牆上那張古老的東羅德隆地圖是發黃的羊皮紙 ,上面充滿了不只一種墨水的整齊優美註釋和筆跡。看到這些物品,洛索瑪感到內心開始 有奇怪的空虛感,就好像他重新發現了一封已經被遺忘的舊情人情書。他曾有過遠行者遊 俠的記憶,但那些從前的回憶已經距離現在太過遙遠,就像是一場夢。 『進來這間,』蘭薩爾道,用手指指著天井後的一個小房間,接著猛力的用手推開。『 你進來之後就把門關上,』他命令洛索瑪這麼做時連回頭看都沒有。 洛索瑪坐在奧蘿拉的對面,蘭薩爾則是用手撥開原本桌上一些沾滿血跡的皮甲後就坐在奧 蘿拉的旁邊,這樣的情景讓洛索瑪茫然的苦笑,這兩人瞪視他的感覺簡直是他是個坐在議 庭上等待審判的犯人。 『你說你有什麼事情要說?』蘭薩爾的聲音打破了沉默。『說吧。』 沒有必要再遲疑什麼了。 『幾周之前一些日怒部隊的人回歸我們了。』 蘭薩爾和奧蘿拉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瞪大,他們的反應讓洛索瑪感到沾沾自喜,雖然空虛卻 很滿足。 『我,』奧蘿拉輕聲道。『我不能說我有想過他們會這樣做。』 『那麼,』蘭薩爾的眼神怪異的閃爍著,差點就讓洛索瑪想到洛摩斯。『你是被王子命 令來此地給我們一份官方的道歉?』 『或許會變成這樣,』洛索瑪答道,『如果王子現在還活著的話。』 如果這兩位高等精靈有出現過任何驚訝的表情,那麼比起他們現在的臉色,先前的訝異都 不算什麼了。洛索瑪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血色從臉上消失。 『給我解釋清楚。』蘭薩爾的言語沒有任何矯揉造作。『給我解釋啊,該死!』 身體感受到一股即將進入戰鬥前的氣氛,洛索瑪開始敘述這幾個月來發生的事件。但他沒 有完全想到把這些事件用恰當的字詞拼湊成一條完整的時間線是多麼的困難,多麼的讓他 心痛,尤其還要在兩個蔑視他的人面前這麼做。他盡力的把一個一個的字從喉嚨中吐出, 有時候還必須強迫自己的身體屈服,不然恐怕許多話都會被內心的漩渦給吞噬了。當好不 容易結束之後,他眨眼一下,仿佛從大夢中醒來,此時面對的是一段漫長的三人沉默。洛 索瑪經常聽過把悲劇和痛苦的故事分享出去可以解除自己心中的傷痛,但現在他卻發現這 件事不盡然。 在奧蘿拉發言前感覺就好像渡過了一生這麼長的時間,她低沉但平淡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所以太陽井已經回到了我們的身邊。』她道,接著轉頭望向窗戶。 『是的。』洛索瑪答道。 接著又是一陣沉默。 如果這兩位高等精靈原先的願望和他一樣的話,洛索瑪就可以確定他們現在的反應和腦中 想法會是什麼。儘管現在隔閡這兩族的是如石南草上的尖刺荊棘,可是在過去的日子中他 們曾經一起受過訓練,一起在相同紅與金的旗幟下歌舞,為國家效命時胸前也都掛著一樣 的鳳凰標誌。而當在奎爾達納斯之島的最後一顆戰鬥的塵埃落下後,太陽井也再度散發出 雄偉與驕傲的光芒,洛索瑪注視太陽井的目瞪口呆表情就像現在蘭薩爾和奧蘿拉一樣。 『我在想,』奧蘿拉再度開口,但這次她的口氣讓洛索瑪感到意外,『為何最近我感覺 魔法癮的煎熬似乎變得輕鬆許多,我以為那是我終於學會如何控制它。』 『太陽井現在的魔法泉源和以往已經不太一樣了,』洛索瑪道。『不過對於有些人來說 他們可能必須重新適應。』 『是的,對有些人來說。』奧蘿拉伸出手來似乎想要在空氣中握住洛索瑪看不到的事物 ,接著如彩帶般的轉動手指。『我是個信仰聖光的牧師,我知道這樣的魔法泉源本質。』 『這是你不同於其他人的優秀天資。』洛索瑪聽到自己嘴巴這樣說。奧蘿拉橫了他一眼 ,他知道自己這句話並沒有被足以讓人信服。 『如果王子已經死了,』蘭薩爾突然說,『那麼誰現在是奎爾薩拉斯的國王呢?』 『目前沒有人是國王。』 蘭薩爾眯起他的眼睛。『那如果有人想要稱王呢?』 『現在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可以這麼做。』 蘭薩爾現在正視著他。洛索瑪讓自己的眼神和他交會,不願自己被震懾。蘭薩爾‧霍克斯 比爾可以懷疑他先前所說的任何一件事情,但絕對不能是這件事。 奧蘿拉再道。『我想這就是你來這裡告訴我們這件事情的原因了?』 『是的。』洛索瑪答道。 『那麼你現在要走就請自便。』蘭薩爾道。 洛索瑪閉上自己的眼睛。『還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說。』這可是最難開口的事。 『還有啊?』蘭薩爾的口氣平淡。『是什麼?』 『自從日怒部隊(附注4)回歸之後,』洛索瑪道,『還有我們對鬼魂之地的控制已經更加 的…更加的穩定,遠行者遊俠部隊的人力也不再像先前那樣緊繃了。他們…我…我會願意 提供你們一些物資。』 洛索瑪其實已經很習慣一些會讓他感到不悅的嘲笑,但他卻沒想到蘭薩爾的冷笑造成的刺 痛感是多麼的難耐。就連奧蘿拉這樣一個平常自我控制非常好的牧師的臉色現在也顯現出 遮不住的輕蔑。 『六年了然後我們被遺棄在這裡腐爛,被趕出自己的家園,就只是因為我們拒絕像吸血 蝙蝠一樣從活生生的生物上吸取法力。』蘭薩爾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的身體因為憤怒而 顫抖。『而現在你說你要提供我們協助?在我們孤獨的承受這麼多事之後你現在跑過來要 給我們協助?在部落在那個自稱為遊俠的該死混蛋人類襲擊我們之後?你以為我是個瞎子 嗎,洛索瑪?我真的應該殺了你,我應該要殺了你然後把你的頭顱親自送給希瓦娜斯!』 蘭薩爾的憤怒之言在洛索瑪的耳朵內隆隆作響,但他內心理性的一部份馬上緊緊抓住了其 中的兩個字:遊俠。一個人類遊俠,這個人不會是其他人,在洛索瑪的認知中只有一個人 是人類遊俠啊。 『我以為,』他緩慢的開口,『納薩諾斯‧瑪瑞斯已經死在天譴軍的手中。』 奧蘿拉和蘭薩爾都緩慢的轉過頭來面對他,表情的冷淡如象牙雕像。自從他來到此地與這 兩人會面後,洛索瑪第一次清楚的在耳中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喉嚨也仿佛有塊狀物阻塞而 難以吞咽任何東西。 奧蘿拉先開口。 『他是死了,』她道。『接著被復活成不死族來協助天譴軍進攻。』 洛索瑪將眼神專注在奧蘿拉,保持沉默著。他們一定還有話沒說,像是躲藏在房間角落的 陰影的話,洛索瑪打算在弄清楚前都不會離開。 『他並沒有留在天譴軍。』她道。 『希瓦娜斯總是對那傢伙感到怪異的驕傲,』蘭薩爾喃喃的說,眼神飄到一旁。他在再 度開口前又靜待一會。『對於她把納薩諾斯重新召集成自己的手下這件事來說是不難料到 的。』 『“我們以女妖之王勇士的名義來到此地”』,他繼續說,『這就是納薩諾斯前來時所說 的話,他又說“你們有一些屬於我的物品。”』蘭薩爾又轉過來,嚴厲的眼神如堅石。『 我們這裡有證明納薩諾斯‧瑪瑞斯成為遠行者遊俠部隊的官方文件副本,所以他就帶人來 這裡用武力搶奪,還殺了我手下許多起身阻止他的遊俠。這就是被遺忘者,洛索瑪!這就 是希瓦娜斯帶領的人民,這就是你的盟友!』 洛索瑪不敢回答,他怕自己這時的聲音會充滿顫抖。 『我曾經一度會願意為遊俠將軍效命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蘭薩爾的話充滿難以承受 的苦澀與悲痛。『但現在我們不再是屬於她的人,也不屬於你們的一份子了。』 『蘭薩爾,』洛索瑪終於開口,『你知道我絕對不會 - 』 蘭薩爾縱聲大笑,如匕首一樣銳利的譏刺之笑。 『你把我們趕到這裡,讓我們被世人遺忘、被世人無視,接著還敢說你聽到我們受苦的 時候你很驚訝?洛索瑪,不管有什麼詛咒跟隨你到地獄還是哪裡,對我們來說永遠都不夠 !我知道你在安寧地的部隊內有什麼人,攝政王。在這片薩拉斯的大地上,我很想知道你 手下的那些辛多雷遊俠有多少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被殺,盡你所願的去和惡魔打交道吧, 我希望有一天那個惡魔將會找上你。』 『現在就給我滾,』蘭薩爾又道,『照你的想法送物資過來吧,然後我會把運送者的心臟 用他們的外袍包裝好再寄回去給你的。』 洛索瑪站了起來,他知道現在除了轉身離去之外也不能做什麼。他們的反應確實讓他措手 不及,現在環繞在他四周的牆壁看起來是多麼的不真實,看起來是多麼的不像是固態。他 看見奧蘿拉站著,一個傲慢的鬼魂由上往下注視著他,下巴抬起而挑釁。奧蘿拉和蘭薩爾 都沒有再說另一句話,筆直的仇恨讓他的內心在來到此地後受到最痛的一次重擊。 他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對抗這樣的狀況,或許他可以攤開雙手進行懺悟,但這兩人也只會對 他唾棄,而且事實上他也知道他不能怪罪奧蘿拉和蘭薩爾的反應是如此。如果他真的有任 何可以贖罪的希望,或許他真的有,但被遺棄在瘟疫之地的淒涼感已經把這個希望毀滅殆 盡,連帶所有的夢想和生機也不復存在。溝通的橋樑老早就被燒毀,而且是他自己親手放 火燒的。 他的三個護衛站在前廳等待,旁邊六個奎爾多雷的遊俠都手持弓箭環繞著他們。洛索瑪並 沒有轉頭示意,就只是一言不語的向外走,護衛也隨著主人一起離去。 在奎爾林斯的庭院上一個斥候把陸行鷹的韁繩交給他們,另一個則把他們的武器帶過來。 洛索瑪取回自己的物品,架好鷹鞍,最後再度轉身望著蘭薩爾和奧蘿拉的位置一次。他想 要再說一些話,任何話都好,只要可以重新建立起雙方鴻溝之間的橋樑就好,但任何想要 說的話都在出口前就化為灰煙。他不得不騎上陸行鷹頭也不回的走了。 幾小時後他們回到了薩拉斯小徑,天空已經開始飄雪。他們穿越了象徵奎爾薩拉斯王國邊 境的大門,卻沒有多看幾眼。曾經這座拱門高聳,純白又金光閃閃,就像是大理石和琥珀 做成的瀑布那樣坐落在山中的巨石間。但是阿薩斯毀了她,就如同他毀了奎爾薩拉斯的一 切。天譴軍的黑暗旗幟依舊豎立在許多壁壘上,徐徐山風吹的它們看起來就像是個邪惡的 緞帶。沒有任何一個精靈在意是否要去移除這些旗幟,洛索瑪現在也不想要管這種小事。 天譴軍的破碎旗幟的飄雪中被風劈裡啪啦的吹出聲音,就像老橡樹的枝幹被一片一片的冰 雪壓裂。 『塞隆大人,』其中一個護衛道,『您現在沒有穿上斗篷,在這樣的天氣下穿上是比較 睿智的做法。』 洛索瑪沉默以對,他覺得身體外的寒冷老早比不上心中的那片冰冷。雪花落到他的臉頰上 ,他的皮膚如針刺的冰冷。 幾天之後,赫杜倫和洛摩斯都在銀月城等待他的回歸。埃薩也不例外,他看起來比先前還 要更加的苦惱。當赫杜倫看著他然後說,『結果?』洛索瑪只是簡單的搖搖頭。赫杜倫抬 起了眉梢,仿佛在提問不然你是要期待什麼呢?而洛摩斯則是根本沒有和他的眼神相會, 意料之外的是埃薩卻有好幾個疑問。 『他們是怎麼對待你的呢?』他問道,洛索瑪轉過身來瞪著他。 『六年前我把他們趕出家園,一個他們如任何其他現在住在奎爾薩拉斯的人們一樣勇敢 保護每一分的土地,』他終於回答了。『所以你覺得他們會如何對待我呢?』 埃薩退縮了一下然後歎了口氣。 『凡蕾莎‧風行者嫁給那個新的祈倫托首領,她一點都不喜歡我和我代表的事物。我曾 經希望…像你這樣的遊俠可以…』埃薩搖了搖頭,『我以為你可以協助我們建立一條跨越 代溝的橋樑,我想我錯了。』他聳了聳肩膀。 洛索瑪注意到赫杜倫聽到凡蕾莎的名字是臉上出現的皺眉樣,接著就轉身面對埃薩。『就 如你所說的,』他道。 那天下午他把整個拜訪奎爾林斯的細節都對赫杜倫說明清楚,當中伴隨著幾杯威士忌。 『他們當然會用藐視的態度來對待你,你一直都知道的。』他的遊俠將軍責難著,『坦 白說,我真的搞不清楚為何你會如此在意要去。』 『如果是你你也會這麼做的。』洛索瑪答道,赫杜倫聽了立刻皺眉。 『你真是太瞭解我了。』赫杜倫終於回答,他懶懶的坐在椅上注視著窗外。 『他們並不知道太陽井的事情,』洛索瑪道。在光的照耀下,酒杯中威士忌琥珀色的液 體就像他口中的那塊魔法泉源一樣閃爍,足以照亮全世界。『而且我前往拜訪他們是正確 的做法。』 『那你又是想要說服他們什麼呢?』赫杜倫提問,困惑著。 『赫杜倫,』洛索瑪快速的回答,『你還記得納薩諾斯‧瑪瑞斯嗎?』 『當然,』他答道,眉頭緊皺。『但是那傢伙又和這件事情有什麼關係?』 『奧蘿拉告訴我他被天譴軍復活成不死族,然後又被希瓦娜斯解放,』洛索瑪回應。『 他現在是女妖之王勇士。』 赫杜倫將雙手擺頭後然後躺靠在椅子上,用後椅腳平衡搖晃著。『真有趣,』他道。『希 瓦娜斯總是把他當做自己的勇士,凱– 呃…有…有些人不喜歡讓人類和遠行者遊俠部隊 一起訓練,我就是其中一人。』 『奎爾林斯的遊俠們被一群以女妖之王勇士為名義的被遺忘者攻擊,』洛索瑪道,他喝 光了玻璃杯中的最後一滴酒便將其置於桌上。『他們有些人因此被殺。』 赫杜倫座椅的前腳突然站回地板,擊出響亮的一聲。洛索瑪雖然沒有看到赫杜倫的表情, 但他依舊可以注意到赫杜倫的眼神正專注在他身上。 『難道納薩諾斯不是蘭薩爾的夥伴嗎?』他問道,洛索瑪點頭回應。赫杜倫繼續道,『 那為何他要帶兵攻擊奎爾林斯呢?』 洛索瑪聳聳肩。『奎爾林斯有薩拉斯官方登記簿的副本,上面記載著希瓦娜斯承認納薩諾 斯加入遠行者遊俠部隊的證明,而納薩諾斯想要這份文件。』 『所以他派出他的部下去攻擊他們?就為了這樣一份文件?』赫杜倫的聲音充滿了不敢 相信的語意。 『那正是他們告訴我的話。』 『你確定他們不是在說謊?』 『我有思考過這個可能性,』洛索瑪如此承認,『但蘭薩爾‧霍克斯比爾不是這種人, 他有自己的原則和信念,這就是為何他在最初公開反對洛摩斯教導人民如何從自己的周遭 抽取奧術能量的原因。』 『嗯,我也無法想像奧蘿拉這一生中會做出任何欺詐的行為。』赫杜倫歎了口氣,接 著開口問了洛索瑪一直恐懼的一個問題。『你認為希瓦娜斯知道這件事情嗎?』 洛索瑪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但這不是現在最嚴重的問題。』 『嗯,』赫杜倫答道。『比較重要的是,如果她知道的話,她會在乎這件事嗎?』 『而如果她知道這件事情而且並不在乎的話。『洛索瑪用雙手蓋住了自己的臉。』他們 可是隸屬她的遊俠啊。 『他們在被放逐時時隸屬你的。』赫杜倫靜靜的回道。 『事實上,他們是隸屬你的。』洛索瑪厲聲道。他的頭髮因為憤怒而豎起一會兒,不過 很快就又放鬆了自己的肩膀。蘭薩爾的話如鬼魂般在他的腦中徘徊著,你把我們趕到這裡 ,讓我們被世人遺忘、被世人無視,接著還敢說你聽到我們受苦的時候你很驚訝? 『我從來就不希望看到他們死去,』洛索瑪終於答道,他聽到自己的聲音中充滿了懇求 之意,『但是我真的沒辦法領導一個內部分裂的國家…』 一支手落在他的肩膀上讓他抬起頭來。 『我知道的,』赫杜倫道,順手把重新倒滿的酒杯放在他面前。『振作起來吧。』他的 聲音雖然粗魯卻沒有任何惡意。『我們一直都知道信任被遺忘者是一件有風險的事,但是 又有誰能夠提供奎爾薩拉斯需要的協助呢?』 洛索瑪舉起酒杯,午後的陽光讓威士忌的顏色變成銹蝕般的紅色,就像是瘟疫之地的大地 一樣。 幾天之後洛索瑪坐在他的辦公桌前緩慢的整理許多和埃薩討論開會的筆記,他知道今天或 明天就可以給那位大法師一個明確的答覆。他已經有了他要怎麼做的想法,不過他幾乎可 以確定埃薩一定不會就此感到滿意。從來就沒有人會知足的。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了一下自 己的鼻樑,眼神望著書架上的那瓶威士忌,此時一陣敲門聲打亂了他的思緒。 『請進。』他回應敲門聲。 一個信使進來之後立刻鞠躬並禮貌上的打招呼。 『塞隆大人,有個重要人士正在等著見您。』 洛索瑪皺起眉頭,如果是赫杜倫和洛摩斯的話,他們會親自來找他,埃薩應該也會是如此 。難道是莉雅德倫從撒塔斯回來了嗎?如果是的話,那讓她再等一下無妨。 『我現在沒空。』他平平的回答。 『大人,』信使道,『女妖之王不肯等的。』 洛索瑪突然感到自己的心沉重的像個石頭一樣落到了胃的深處,他吞了一口唾液然後希望 自己現在的臉色別是慘白的好,接著便站起來。 『對,』他靜靜的說,『當然不能讓她等的,帶我去找她。』 信使立刻轉身帶路,可是卻不安的瞥了攝政王一眼,洛索瑪隨即跟上,並試圖讓自己看起 來剛強點。 他用步行到大廳的這幾分鐘讓自己的心想辦法靜下來,去記住等等該表現出的樣子和說的 話。在統治奎爾薩拉斯王國的這幾年來,他發現把政府的權威拿來裝飾自己的這個行為都 快變成身體的自然反應。他可以感受到改變,從頭到自己的每一根手指。當然,這是因為 隨著時間的習慣才會覺得比較簡單,可是只要牽扯到希瓦娜斯,好像任何他努力表現的外 交手段和權威都會因為她的存在而失效。 赫杜倫和洛摩斯在中廊加入他的行列,這一次赫杜倫並沒有試圖說服洛索瑪去穿上逐日者 的外袍。遊俠將軍的臉色非常凝重,洛摩斯則是看起來比較不在乎點,畢竟他以前就和希 瓦娜斯會面多次,而且也知道該預料會發生什麼,不過他對希瓦娜斯的恐懼時自然而正常 的,不像洛索瑪和赫杜倫這兩人。對於這兩人而言,每次只要親眼看到她一次,就會想到 希瓦娜斯的命運,這種感覺像是又活生生又被撕扯開一個傷口,疼痛而揮之不去。 她現在所站的那座大廳中,陽光逐漸的退去。這不是日落造成的黯淡,而是光就直接的被 吸入她所站的位置,她的眼睛則不是像她生前身為奎爾多雷的藍色,也不是像辛多雷一樣 的綠色,而是如同火葬場上的火紅色,眼睛的光芒配上她臉蛋上毫無生機的肌膚給人更加 驚駭的恐懼。她當然不是獨自一人過來的,一些洛索瑪認為是皇家恐怖衛士的被遺忘者陪 伴她前來,他們手上的黑色刀刃就和他們身上的死亡傷痕一樣可怕。 他們全部都沉默的等待著他,洛索瑪在進入大廳時唯一聽到的聲音就是自己腳步聲的回音 ,但就連這些回音都好像因為女妖之王在場而不自然的快速消退。像對待埃薩一樣帶領她 去會客室一點意義都沒有,對她說任何客套話也一點意義都沒有,她沒有耐心在那邊玩弄 禮儀之道。 『是什麼原因讓你前來銀月呢,希瓦娜斯?』 她把自己的眼神專注在他身上。 『我剛從奧格瑪回來,』她道,聲音就像是用指甲去刮牆壁一樣刺耳。當她的嘴唇張開 時,洛索瑪可以看見周遭的皮膚就像蛇一樣的剝裂,感覺就如脆弱的羊皮紙做成的。 『阿薩斯居然敢對部落的核心進行攻擊。』 洛索瑪的嘴唇感到一陣乾澀,胸中一陣不安感如同浪潮般的席捲而來,他知道接下來會有 什麼事了。希瓦娜斯停了一會兒,試圖審視他的表情有什麼反應。洛索瑪則咬緊牙卻保持 沉默。 『這場攻擊行動被成功的擊退了,』她繼續道,『但是阿薩斯只是故意玩弄我們,我們 必須對他發動戰爭,大酋長索爾終於理解了我們一直以來都知道的事實。』她的眼睛閃爍 出危險的渴望眼神。『部落已經在準備參戰了。洛索瑪,辛多雷可是身為部落的一分子喏 。』 她的話就像是石頭落到他身上那樣愕然,他知道她在試探什麼,他知道這一天終究要來臨 。然而現在他站在大廳中央時,卻突然覺得為何大廳這麼大的一個空間會好像要把他整個 人都吸了進去,他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洛索瑪,』希瓦娜斯不耐煩的聲音切裂了周遭的空氣。『我們要去摧毀阿薩斯了 – 一勞永逸的!』 終於緩慢的,洛索瑪搖了搖頭。 『我感謝你和大酋長索爾希望邀請我們加入北裂境的前線,但是我們現在的人力完全不 足,我們已經收到了來自祈倫托的相同請求,但我真的不能保證可以再派出更多的兵力去 北方了,因為自從奎爾達納斯的事件 - 』 『這不是個請求,洛索瑪。』她插嘴中斷了他的話。『你必須派出部隊,然後他們會和 被遺忘者一同行軍。』 『希瓦娜斯,』洛索瑪平靜的說,『我們族人才剛打過一場內戰,我們現在真的沒辦法 再給出任何人力了。』 她看著他的眼色無情也沒有任何同情心,當她終於再度開口時,不滿的責難以殘酷的字語 從她的齒間發出。 『你難道忘記了是誰在最一開始讓奎爾薩拉斯變成現在這副模樣?誰才是最應該被譴責 的?』她試圖從他的臉上尋找答案,而當他沒有給予任何答案時,她就繼續說了。『哼, 至少我可沒有忘記!我的復仇絕對不會被否定的,而你必須把我所要求的事情給做到:我 要你派出辛多雷的遊俠和法師,還有你引以為傲的血騎士們。』 『我們沒有那麼多人可以提供給你,希瓦娜斯』 她慘白剝裂的嘴唇蜷成一陣輕蔑的冷笑。 『如果你真的想要這麼做的話,那麼你可以像個落敗的狗一樣躲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 ,洛索瑪。如果你以為不會有任何人想要來追殺你,那你就是個愚蠢的人。你真的認為阿 薩斯會滿足於現狀,讓你還可以在這裡舔自己的傷口?你認為我會就這樣放過像你這樣的 懦夫?我現在警告你:那些不和被遺忘者站在一起的人就是敵人,然後任何被遺忘者的敵 人將站不長久的。』 『好幾年來我的人民在這裡幫你守護這片大地,而且也是有我在旁當推手你才能夠在部 落取得一席之地,你必須協助我們在北裂境沿海的戰事,不然我就會停止幫助你守護奎爾 薩拉斯。』 洛索瑪像被一陣狂風襲擊一般動搖了。他知道不管他們如何努力,在南邊靠近瘟疫之地的 國境之處,許多天譴軍依舊在死亡之痕上肆虐,他們不能承擔失去希瓦娜斯的部隊協助的 結果。他並沒有在告訴奧蘿拉和蘭薩爾有關鬼魂之地的處境已經比較安全時說謊,但他也 沒有天真的以為那邊可以靠著薩拉斯的兵力就獨自守住。沒有被遺忘者的幫忙,安寧地一 定會失守,然後接下來下一個遭殃的會是什麼呢? 自從他從奎爾林斯回來之後這是他第二次在腦中聽到隊長霍克斯比爾的話語。 現在我們不再是屬於她的人了。 如果他對自己足夠真誠,那麼他就不會否定他老早就知道會這樣子。現在他的嘴中嘗到了 辛辣尖酸之味,就如咀嚼一撮皇血草一樣難受。 『派出我那些筋疲力盡的人民到北裂境去尋找更多的死亡,或是冒著讓天譴軍再度入侵 奎爾薩拉斯一次的風險。』他可以在很遠的地方就聽到他自己的笑聲,而且聽起來就像是 洛摩斯的聲音。『看來我沒有任何選擇,希瓦娜斯。』 女妖之王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洛索瑪,我給你兩周的時間讓你把軍力派到幽暗城。』她回道。『我可不想到時候是失 望的。』 『是的,我的女士。』 她轉身離去。 『你怎麼可以這麼做?』洛索瑪知道這是洛摩斯絕望的憤怒之聲。這真是個沉悶的驚喜 ,大博學者居然還認為希瓦娜斯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協商溝通的。 『你根本在敲詐!』洛摩斯繼續大喊,聲音憤怒的抖動著,他的指節因緊握他的法杖而 發白。『是你自己一開始就說要協助我們的,我們可從來沒有要求要你的幫忙,你是按照 你自己的意志這樣做的!你怎麼可以一方面自稱是我們的盟友,一方面卻挾持我們全部的 土地來威脅我們?』 希瓦娜斯以上往下的姿態打量了他一會兒,儘管明明是洛摩斯的身材比較高。 『你可以一開始就不要接受我的幫助,』她道。『但你選擇接受,而我現在想要的只是 需要你們提供你們的力量和意志去擊敗我們共同的大敵。』接著她將眼光切換到洛索瑪身 上,『我可是有辦法要你們付出更多代價的,如果你們想要的話。』 洛摩斯完全不打算掩飾他臉上的憎恨。 『你還想要討論什麼任何事呢,希瓦娜斯?』洛索瑪聽到自己這樣說,聲音聽起來就像 是完全挫敗了,喪失任何的意志和激情。他居然說了討論這兩個字,這真是在自我嘲諷, 好像還以為可以和女妖之王討論什麼事的。 『不沒有了,我已經沒有事情要說了,洛索瑪。』她答道。 『Shorel'aran(附注5),希瓦娜斯。』他道。她的眼睛因為那句薩拉斯語的再會而閃爍一下,然 而她也沒再多說話了。洛索瑪無精打采的望著她離去,他是因為已經沒有任何可以看的事 物才望著她離開。他覺得自己是把遇到冰霜而破裂的玻璃之劍。 洛索瑪正準備轉身離去時,才注意到埃薩‧奪日者居然在剛剛會議進行的時候已經現身在 大廳,這讓他感到一陣厭惡。他煩惱這位法師會看到他在女妖之王前的表現是多麼的虛弱 無力,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用傲氣來武裝自己。他的頭腦感到一陣暈眩,但還 是想辦法在心中思考了待會要做的一連串公務。他知道該如何處理戰爭事務,赫杜倫會先 幫他把桑布蘭德上尉和曦奔中尉兩人集結過來;洛摩斯則會幫他處理好法師的部份;他自 己則只要通報莉雅德倫就可以指揮血騎士們。他想著 – 眼神轉到那位大法師時靈犀一通 !埃薩現在也會有可以證明自己價值的時機了,洛索瑪一面思考著一面順著中廊走下。 『洛索瑪!』 他停下來轉身面對喊話者,試圖駕馭自己的臉色,讓其顯現出專心、有興趣的樣子。事實 上他已經累壞了,他真的只想要回去自己的辦公桌然後獨處,讓自己看起來忙碌在一些必 要卻煩躁的工作上,如此就能短暫忘卻剛剛發生的事情。 但是洛摩斯卻不想要像平常那樣讓他恣意離開。 『洛索瑪,』他在追上攝政王之後又呼喊了一次。『你不是認真的,對吧?我們沒有 - 』 『你聽到她說的話了,洛摩斯。』洛索瑪打斷他的話。『我們出征北裂境或是就此失去 被遺忘者的協助,而且看起來也會失去整個部落能夠給予的協助。所以我們必須出征。』 接著他又準備轉身離去。 『但是我們現在還有很多從奎爾達納斯的大戰後就待在醫務室養傷的士兵啊!』洛摩斯繼 續道。『我們也還沒有給予那些死者一個正式的送行禮。以太陽之名,洛索瑪,我們根本 就連北裂境發生了什麼事情,或是為何發生這些事情都不清楚!』 『我們沒有選擇,洛摩斯。難道你現在還不瞭解這一點嗎?』洛索瑪開始感到生氣了, 『我們必須幫助希瓦娜斯,不然我們可能就要有失去奎爾薩拉斯王國在艾蘭達之河南邊的 全部領地的心裡打算!』 『那就丟了那些領地吧!』洛摩斯吼了回來,洛索瑪的眉頭在驚訝中抬了起來,那根憤 怒的長槍刺穿了他的胸膛。他緩慢的再度轉身面對洛摩斯,同時也看到赫杜倫的臉上一樣 充滿了驚恐。 『丟了那些領地?』他聲音開始上揚。『你知道多少的精靈們,不管是辛多雷還是奎爾 多雷都為了守護這片大地而死嗎?這些日子來又有多少人死去?然後你要我就這樣丟了這 塊土地,你他媽的是哪裡出問題?』 『比起你成為一個…一個惡魔的走狗然後呼喊著他們的犧牲是不可放棄的來說,他們會 更願意就此白白的死去!』 洛索瑪張大了嘴巴,洛摩斯則瞪視以對,但不是憤怒或是輕蔑,而是一種狂野的絕望表情 ,是洛索瑪從未在大博學者臉上看過的表情。他覺得看到這樣的臉色很不耐煩,瞪大的眼 睛配上散亂糾結的長髮披露在肩膀上,根本就像是個正在被獵捕的野獸。在洛索瑪擔任攝 政王的這些日子,儘管他和洛摩斯經常在很多地方起爭執,洛摩斯卻從來不會這樣失態。 現在他真的受到震撼了。洛索瑪接著在眼角注意到已經有一小群人群聚集起來等著圍觀, 他可不想要這樣的場景出現。 『別因為她的威脅就放棄。』洛摩斯現在輕聲道,洛索瑪對於發現洛摩斯正在懇求而覺 得驚恐。『她只會利用你。』 洛索瑪憤恨的握起拳來。『如果扮演一個走狗是為了確保我在全奎爾薩拉斯的同胞生存之 路,那我就會這麼做,洛摩斯。』他表明了心意。『我會這麼做的,而你會服從我的命令 。我說的夠清楚嗎?』 『那麼你認為你可以和她玩這樣的危險遊戲多久呢?』洛摩斯試圖從他的臉上尋求答案 。 『需要扮演多久我就扮演多久。』洛索瑪堅定不移的答道。洛摩斯試圖扭轉他的固執, 但是攝政王可不會就這麼容易被擊敗。他武裝自己,讓臉頰抬高,看起來就像是記憶中的 奧蘿拉那樣。洛摩斯回瞪一會,但氣勢卻比不上洛索瑪。洛摩斯的身體就快軟癱了,終於 他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有個辛多雷的首領曾經對我說過類似的話,洛索瑪。』他輕聲道,眼神看向旁邊。『 當時我並沒有和他爭執,事實上在那個時候我認為他的做法是正確的。』 洛索瑪感覺到自己的血液變得冰冷。 『後來我們一起將他埋葬在奎爾達納斯。』洛摩斯道。 洛索瑪沒有做任何回應,他也不會 – 或是根本就不能 – 去思考洛摩斯到底在暗示什麼 。在好長的一段沉默之後,終於洛摩斯轉身了。 『我會通報博學者血誓和騎士領主伯洛德瓦勒你的決定,攝政王。我會把他們的準備進 度回報給你的。』他離去時沒有再發一語,他的肩膀像是遇到冷風一樣怪異的蜷曲著。 再也無法平息自己焦躁難安的情緒,洛索瑪只能空洞的看著大博學者的身影直到消失在轉 角之處。 『洛索瑪。』赫杜倫的冷靜聲音將他從自我的思考中拉出,他轉身面對自己的朋友時卻 只發現遊俠將軍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就好像是第一次遇見他這個人。洛索瑪突然很想緊 握住赫杜倫的肩膀,叫赫杜倫不要再用這種眼神看他了。 『攝政王現在有什麼命令嗎?』赫杜倫問道,他可不是在開玩笑。 『傳話到遠行者居所以及遠行者營地去,』洛索瑪答道。『告訴他們我剛剛下了什麼決 定。』 赫杜倫點頭之後就離開,臨走前留下一個讓人猜不透的眼神。 洛索瑪接著轉身面對其他在旁圍觀的的僕人和王宮守衛,怒視要他們立刻回去繼續做自己 的責任事務。結果當他回頭後他對於埃薩‧奪日者居然沒有和這些人一起離開感到訝異不 已。洛索瑪不滿的瞪著他。 『你現在應該很開心,大法師。』 埃薩驚喜的開口。『所以你會協助祈倫 - 』 『祈倫托可以做任何他們高興的該死之事,我已經不想要理會他們了,』洛索瑪厲聲道 。『但既然現在辛多雷的軍隊要北伐了,我想會有一群博學者們願意跟著你走。你應該可 以好好的協助他們,埃薩。現在去找洛摩斯報到,我很確定他會知道該如何做。』 埃薩皺起眉頭。『我不認為這樣子會有什麼好結果。』 突然間洛索瑪轉身正對他,大法師的話真的打到了痛處。 『整件事情會按照我們想要的方式結束的。』 洛索瑪就此離開,留下埃薩一個人獨自站在紅金組成的旗幟下。 事實上,我剛告訴埃薩的話是謊言,我個人的意志根本就不代表什麼。我可以假裝我有真 正的權力,但是最後根本沒有半點是實權。我既沒辦法脫手離開,扮演殉難者再當個被害 者,然後一事無成;也沒辦法起身而戰,讓別人成為受害者然後當個自己最初挺身對抗的 惡役。如果我真的能夠用自己的邏輯來合理化我的選擇,我一定就會看到這些宣稱的愚昧 。隊長霍克斯比爾說的沒錯,我真的就是在和惡魔打交道,但是如果我們沒有墮落到這樣 的地步,那麼太陽井恐怕永遠沒有重生的機會。他和奧蘿拉可以因為自己從來沒有在道德 上做過妥協而睡得安穩,但如果他們否定了我們這些有道德缺陷的人所做的結果也導致他 們也跟著繁榮興盛這件事,那麼他們根本就像先前任何一個辛多雷一樣自欺欺人。 我發現我自己害怕去對外宣稱結果論這件事情,但要我去接受這個觀點,就只要帶我去看 清楚博學者平臺遺跡的那場愚行就可以了。這就是我走的路,我終於瞭解我現在所做的那 些必要行為都是站不住腳的。那些真相是不可能被調解的,但有時候我可以把它們一一拉 住,然後同時接受它們的存在與正確性。這些啟示都是非常深奧的,因為只要如果我能夠 足夠的無視自己實際上就是在學習如凱爾薩斯、安納斯提安和其他任何被指派當一位真正 的領導者時所該學到的事務這件事就能做到了。然而我不認為這種事情是可以學習的,我 們要做的就只是盡我們所能的保持著自己的尊嚴,接著順著我們被給予的道路走下去,不 管最後是走到了榮耀還是死亡,然後再祈禱結束之際我們還有足夠的自我保持下來。以太 陽為名,我希望我的自我意志還能保留下什麼。 【簽署】洛索瑪‧塞隆 奎爾薩拉斯王國攝政王 薩拉斯曆法第6937年 ------------------------------------------------------------------------------- 附注: 1. 加瑞索斯 第三次大戰之後在北東部王國領導舊聯盟勢力的人類指揮官, 為人短視近利,而且對精靈和矮人都帶有種族歧視, 曾經一度想要殺死為聯盟而戰的血精靈們。 2. 血薊 一種只有生長在奎爾薩拉斯王國境內的特殊草藥, 蘊含奧術能量, 點煙吸食之後可以短暫的解除魔法癮, 但是吸食過度的人會成癮, 同時還會被同樣是血精靈的同胞看不起。 3. 莫魯 被凱爾薩斯活捉然後送回銀月城的納魯, 是血騎士的能力來源, 表面上看起來是被血精靈挾持然後吸取聖光之力, 實際上卻是自願犧牲來救贖血精靈, 最後他的核心成為太陽井重生的泉源。 4. 日怒部隊 隸屬凱爾薩斯王子的直屬部隊, 因此在燃燒的遠征的太陽井戰役時也跟著王子一起背叛, 和部落、聯盟皆為敵人。 5. Shorel'aran 為薩拉斯語, 高等精靈和血精靈使用的語言, 意思為再會。 ------------------------------------------------------------------------------ 事實上這篇短篇小說是同人小說, 由 Sarah Pine 這位女作家撰寫, 同時是 2009 年 Blizzard 官方舉辦的同人短篇小說大賽的冠軍, 全文因為歷史背景考究、人物內心與性格描寫深刻, 再加上劇情引人入勝,將整個故事刻畫的非常生動, 仿佛就像是一場真正的戲劇一樣精彩。 基本上我認為這篇小說具有擔任任何想要寫魔獸的同人小說的範本教材價值, 希望有想要寫好小說的版友們能夠參考 Sarah Pine 在本文許多劇情和動作的拿捏。 不過我真正要說的是, 因為 Sarah Pine 寫的太優秀了, 因此就直接被 Blizzard 錄取雇用, 現在成為替官方寫故事的作家了, 最近的那篇短篇小說 Heart of War 戰爭之心就是她寫的。 而且事實上也有許多人在討論這篇 In the Shadow of the Sun 究竟是否算官方劇情, 畢竟設定完整, 也很清楚的把燃燒的遠征 => 巫妖王之怒的空白點銜接的很完美, 更是清楚的描繪身為一個領導者、身為一個政治人物的苦惱與抉擇。 Blizzard 的回應則是他們還在考慮, 因此目前這篇還是暫時只能算同人小說, 但基本上當成稗官野史的參考資料也是具有價值。 最後鼓勵一下大家, Blizzard 2011年應該也會舉辦一次同人短篇小說大賽, 看看2009年的優勝者, 寫同人小說寫到變成了官方小說作家, 這就很不簡單。 至於2010年的冠軍作品是什麼呢? 是 Silver Hand and Ebon Blade 白銀之手與黯色之刃 Blizzard 一樣表示他們會在適合的時刻放出這部作品讓大家欣賞的。 最後是已經邁入了2011年,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本文為我給眾版友的一份新年賀禮。 以及更重要的是要獻給一位過往的戰友, 這幾天得知以前一位聖騎士戰友病倒了, 我很擔心她的狀況,卻沒有任何聯絡的方法, 因此只能在這裡給予她祝福。 她曾經告訴我她非常喜歡我寫的這些有關魔獸劇情的文章和故事, 因此我希望如果她能夠看到本篇文章之後感到愉悅,讓身體儘快好轉。 願聖光保佑她。 -- Best Memorable Quotes of the Year: But before Rhonin could say anymore, Dargonax looked down at the tiny figures and laughed. "gaze upon this wretched place surrounding you and savor that view, little morsels... for it is the last sight you will live to see..." The wizard grunted. "Why do they always say something like that?" --
◆ From: 122.118.181.244
expa
推 :未看先推
01/01 00:05
piliboy
推 :好看!
01/01 00:05
devilshadow
推 :推
01/01 00:07
sezna
推 :阿強加油
01/01 00:07
garlic1234
推 :阿強!!!!
01/01 00:08
a2935373
推 :阿強的翻譯錯了吧(無誤
01/01 00:08
a5447
推 :阿強?
01/01 00:11
cbahsasn7250
推 :第一個好眼熟阿
01/01 00:12
bye2007
推 :新年快樂![民國百年2011年第一篇!
01/01 00:13
prismwu
推 :第一個人是誰阿
01/01 00:14
piliboy
推 :嗯...奎劍劇情讓我不太信任這攝政王
01/01 00:15
piliboy
:然後埃薩不是戴面具嗎? 說看到他的表情我覺得挺妙的XD
01/01 00:16
dort
:開重要的會議自然要把頭盔摘下來吧?這是個禮貌呢。
01/01 00:18
lacos0212
推 :太屌了
01/01 00:19
usoko
推 :未看先推樹動王駕駛
01/01 00:22
KIDNEY
推 :阿強!!
01/01 00:25
dogu1445
推 :!!
01/01 00:25
ian41360
推 :那個 血精靈應該叫阿強
01/01 00:25
devilshadow
推 :p.32 人類遊"戲"
01/01 00:27
hsupaul
推 :阿強GO!
01/01 00:27
widec
推 :明明就阿強 裝什麼囉嗦馬
01/01 00:28
babylina
推 :阿強!!竟然有阿強當主角的小說!!
01/01 00:30
s12345
推 :\阿強/\阿強/\阿強/
01/01 00:35
Jacub
推 :阿強變成主角了!
01/01 00:42
sidus
推 :阿強外表看起來光鮮 其實真的是首領裡面最賽的
01/01 00:52
yltimate
推 :洛摩斯的身搞 應該是身高。看完好喜歡洛索瑪喔@@/
01/01 00:55
Killercat
推 :其實阿強感覺在遊戲中幾乎沒什麼設定也沒存在感 冏
01/01 00:56
Killercat
:所以怎麼寫都行 +_+ 不過他真的是個好人阿....
01/01 00:57
Killercat
:另外看起來這篇成為正史的話 Aethas = Kael'thas的傳言
01/01 00:57
Killercat
:就真的只是個巧合加上joke了 =P
01/01 00:58
ifom
推 :阿強好帥啊
01/01 01:03
kula18
推 :血精靈真的頗慘 女王真讓人討厭..........
01/01 01:04
Killercat
:阿強能力有個看起來很威的叫做Mass Charm
01/01 01:05
Killercat
:可是好像我殺阿強從來沒看他放過 冏....
01/01 01:06
liullen
推 :強董~
01/01 01:11
FatSucks
推 :未看先猜下面推阿強
01/01 01:11
Heymay123
推 :阿強真的是好人! 女王越洗越黑了,說不定哪天憤怒之門
01/01 01:12
Heymay123
:事件會翻盤...藥劑師和瓦理瑪薩斯都是棄子...
01/01 01:13
gino0717
推 :阿強振作啊...
01/01 01:14
Heymay123
:阿薩斯和凱爾都為了人民墜入邪道下場悽慘,阿強加油啊!
01/01 01:15
sevalway
推 :阿強++阿阿阿
01/01 01:16
fsuhcikt
推 :女王白不回來了...:(
01/01 01:23
Kavis
推 :難怪這篇讓我有種讀求戰之心時,感受到的人物刻劃上的細膩感
01/01 01:24
Kavis
:,我個人覺得這位作家的作品更勝過其他Bz聘僱的作家。
01/01 01:25
Nashooko
推 :已收入創作精華區內的小說翻譯區。
01/01 01:26
bloodknight
推 :這篇讓阿強存在感大增啊!!!!
01/01 01:33
okiayu
推 :阿強加油,我會記住你真正的名字的Q_Q 然後女王...唉....
01/01 01:38
freegreg
推 :痛哭流涕感謝翻譯推
01/01 01:40
Killercat
:不過不幸的是,蘭瑟爾那批人全部腐化了 :(
01/01 01:49
Killercat
:現在奎爾林斯小屋都已經變成鄙惡者了 :(
01/01 01:49
hinenak
推 :洛索瑪聽到小屋那些精靈的下場的話,應該又是一個打擊...
01/01 01:51
kof78225
推 :阿強真無奈...看來女王早晚會被推了
01/01 02:08
zseineo
推 :推
01/01 02:12
※ 編輯: dort 來自: 122.118.181.244 (01/01 02:12)
bpk
推 :為了人民墮落的還不少 凱爾99% 阿薩斯85% 那蘇80% 伊利丹50%
01/01 02:58
barry60707
推 :阿強!
01/01 02:59
kaouiway
推 :因為是攝政王身分所以兩難吧,這篇配合狼人劇情..女王黑了
01/01 03:56
ChronoGate
推 :洛索瑪, 我記住你的名字了
01/01 03:58
th11211
推 :推啊~ bz的確對洛索瑪著墨太少了~ 根本是故意的啊...
01/01 04:08
kemono
推 :阿強在劍柄任務的表現跟這個落差有點大…
01/01 04:13
HAOJIA8
推 :Hawkspear的名子用音譯是因為用意譯不好聽嗎= = 鷹...
01/01 05:12
NothingLeft
推 :推,這篇真的寫的不錯
01/01 05:34
jukchris
推 :很棒的小說,非常感謝你的分享
01/01 05:56
robkoby
推 :推翻譯~
01/01 05:56
GY5566
推 :感謝翻譯 "遠行者遊俠"感覺有點拗口 還是只有我這樣覺得0.0
01/01 08:16
faust4
推 :阿強~阿強~阿強~(娃音
01/01 09:59
ibmibmqq
推 :阿強!
01/01 10:00
hotaru3456
推 :完了 洛索馬自己插了死亡旗子XDDD
01/01 10:08
oldriver
推 :因為遊戲裡就真的叫遠行者
01/01 10:12
Ximcra
推 :這篇太棒了
01/01 10:14
dafo
推 :阿~~強~~
01/01 10:18
gungriffon
推 :看完推 \阿強/\阿強/\阿強/\阿強/\阿強/\阿強/
01/01 10:31
Azarc
推 :推
01/01 11:25
psychoF
推 :我也聽過鷹矛..XD
01/01 11:45
whatzzz
推 :看完真的覺得女王黑爆了...感覺部落後面會不好過阿囧
01/01 12:16
pdshingo
推 :good...某些句子看原文更有味道
01/01 12:17
s24601
推 :Hawkspear不翻作鷹矛因為不好聽嗎XD
01/01 13:43
soulknight
推 :好看...阿強總算有自己的故事了 雖然還不被官方認可
01/01 13:53
soulknight
:此外 祝福妳的朋友....
01/01 13:53
fsuhcikt
推 :不准再碰我的頭髮~~!!
01/01 14:28
Bwinder
推 :我看完了 好看^^
01/01 15:01
andante6851
推 :阿強耶!大推阿強啊!
01/01 15:10
TxKxZeke
推 :話說奪日者那時候不是大家都在猜身分嗎最後沒結果了@@?
01/01 16:16
choosin
推 :推 不過小屋很慘
01/01 17:10
erobernsie
推 :65頁 orz
01/01 19:11
momomiya
推 :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阿!!!!!!!
01/01 23:11
auliori
推 :好看 wow不是只有肉體戰鬥而已!!
01/02 00:27
dabih
推 :大推 超好看的
01/02 02:30
picaball
推 :超好看!
01/02 21:28
shenjou
推 :有看有推XD 阿強一整個好勞碌命(?)(就說了他不叫阿強
01/03 19:29
fany
推 :dort大 新年快樂!!
01/09 00:09
lowtip
推 :我還是沒有辦法忘記阿強想要搶我的奎爾德拉的事...
06/20 17:23
lowtip
:但是我可以稍微理解他就算丟臉還是想搶劍的心情...
06/20 17:24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Mind] The eye shadow box
[情報] #5 Exp. THE SHADOW OF ODYSSEY
[心得] PS2 汪達與巨像 Shadow of the Colossus
[分享] 動作-暗影中的殭屍(Zombies In The Shadow)
推薦文章
[閒聊] 水木收視猜猜樂 Part.6
[文花] [繪卷]嗚-嗚-把我的咖哩芝麻還給我!!!
[自介] 熱愛排球的偽台中人
[Live] NYY @ TOR (Game 3)
[比賽] 美網第四輪 vs. Caroline Wozniacki
[大哭] 壓低手機費的好辦法
[不二] 沒什什什事
[公告] 水桶名單
[活動] 話說人氣又衝破500了 來抽獎吧!
[置底] 臺灣各地天氣回報 Part V
天氣概況~2010/09/10~來匆匆~去匆匆~
[新聞] 《瑪莉外宿中》男主角二確定
[板務] Prius 引發之關閉推噓文爭議討論
[分享] 解謎-海龜湯-第零章海龜湯
[轉錄][問卦] 有沒有棉花糖這個團體的八卦啊?
[情報]《成均館緋聞》OST-對你是離別,對我是等待
[情報] 9/10-9/16 五大、G-music、光南排行榜排名
[翻譯] オリ★スタ9/6号 田中聖專訪
[板務] 回應 kashinx 問題:板主幾時要下台啊? …
[緯來] 美食冤大頭 9/19
[感想] 中西雙修
Birmingham vs Liverpool 賽後評分
[LIVE] 9/3 vs 樂天
[雷文] 20100927星七師徒賽Part6
[人生] 感謝小人
[LIVE] 超級新人上壹級娛樂拉!!(結束)
[北部] 台北大學附近 919日徵一個生肖龍的男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