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小說『白銀之手、黯色之刃』Silver Hand, Ebon Bla

WOW

Re: [情報] 銀の匙 Silver Spoon 4
[情報] 銀の匙 Silver Spoon 5
Re: [情報] 銀の匙 Silver Spoon 第3卷
Re: [情報] 銀の匙 Silver Spoon 第3卷
Re: [情報] 銀の匙 Silver Spoon 5 發售紀念
[情報] 銀の匙 Silver Spoon(6)
看板
:WOW
發表者
:dort
原文是在三月十四日張貼在美版官網上, 請看 http://us.blizzard.com/en-us/community/contests/writing2010/ 非常建議英文能力足夠的版友親自閱讀原文版, 最原汁原味也最好看。 我盡力的讓文章讀起來更通順以及更貼近原意, 但因為全文是我獨自個人翻譯, 因此若有錯誤或是不順的還請多包含, 若有願意指出錯誤或是可修指出我會非常感激。 以下本文正式開始 ------------------------------------------------------------------------------ 主要人物介紹: Tirion Fordring 提里奧·弗丁 現任銀白十字軍的大領主兼統帥, 對所有種族都沒有歧見, 以打倒巫妖王為目標徵召有志之士加入一同努力, 舉辦銀白聯賽就是他的想法。 手持聖劍灰燼使者, 堅定信仰著聖光。 Darion Mograine 達瑞安·莫格萊尼 黯刃騎士團的大領主兼統帥, 帶領一群脫離天譴軍控制的死亡騎士以對巫妖王阿薩斯復仇為目標努力著, 原本墮落灰燼使者的持有者, 後來該劍被淨化並成為提里奧的佩劍。 使用邪惡的死靈符文魔法搭配戰士劍術來戰鬥。 ------------------------------------------------------------------------------ 白銀之手、黯色之刃  ̄ ̄ ̄ ̄ ̄ ̄ ̄ ̄ ̄ BY Raphael Ahad 在那兩個被稱作鐵爐堡勇士與森金勇士的人因怒火而同時互相將對方刺下坐騎時,任何提 里奧·弗丁原本抱著的和平與秩序之日的希望都已經灰飛煙滅。人群因為這場血腥的致命 搏鬥而發出驚呼聲,紛紛踏入比武場圍上倒地的兩位勇士,留下提里奧和他的同伴孤獨的 坐在他們的位置上。很快的原本還保有文明有禮的氣氛就變得混亂起來,贊達拉語、獸人 語、矮人語、通用語像是亂箭般在比武場內四射,提里奧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克制自己不 要在這種情況下再加上自己憤怒的詛咒之語。 提里奧惱怒的歎息在冰冷的空氣中形成一團霧氣,他舉起自己的手蓋住雙眼,不情願再看 到巴瑞特·萊姆瑟(附注一)以及那些操勞過度的保安官再度勇敢的試圖恢復終究會再度 失控的聯賽秩序。許多斷斷續續鋼鐵敲打到木頭的聲音在十字軍競技場的外響起,把原本 魯特琴與豎琴在冰冷的北風中所彈奏的輕聲音樂掩蓋下去。在提里奧的旁邊,一位穿著白 銀誓盟外袍的高等精靈在自傲的憤怒下呲牙起來。 「傑倫,我說真的,你這些日子帶在身邊的那些同伴,」亞芮拉斯·亮星撥了一下遮蓋到 眼睛的白金亮髮便把雙手交叉在胸前。「這些部落的野蠻人們,他們粗魯無禮又毫無榮譽 感可言。」 坐在提里奧的另一邊的傑倫·日誓不屑的皺起眉頭來,他擁有一襲和身上穿著的奪日者外 袍顏色相同的火紅長髮。「你說他們粗魯無禮,但是他們卻比你的那些人類盟友還要擁有 榮譽感千百倍!一個獸人會光明正大打的持著他的斧頭,而一個人類卻總是笑裡藏刀。」 「夠了,」提里奧站起來抱怨道,他的聲音粗啞而刺耳。「我建議你們兩人最好在你們的 代表陣營繼續丟更多臉前去協助巴瑞特處理這個場合。所有的人都是能夠擁有榮譽感的, 儘管你們不會從你們帶來的這些人身上知道這點。」 大領主接著轉身離去,留下那兩個精靈繼續爭吵。提里奧想著:如果他們兩人知道他們都 是如何的帶給我許多麻煩困擾,那麼他們或許會意識到他們比他們自己想的還要更像彼此 順著這條長廊的牆到底是競技場的門。在那裡,白銀之手和銀色黎明的逝去英雄雕像忠實 的警戒著。提里奧向上注視著他們的石頭眼睛,期望可以給他們一點敬意,然而依舊在空 氣中響著的爭吵喧鬧聲讓他羞愧的不敢讓自己的雙眼對上雕像的視線。眼前是一座儘管在 如此急促的建造下卻依舊保持堅定穩固的向上通道,他一步步走在上面然後對著一位站在 平臺角落上的十字軍守衛點頭招呼,便步入最北邊的狹小通道。 岸邊的微風帶著煎魚、燒烤野豬的美味香氣和眾多商人的熟悉叫賣聲拂向他,對於剛剛那 些惱人的亂事來說這真的是個讓人開心的一絲喘息。這些攤販起初很慢才入駐,但是當聯 賽的消息傳了出去之後他們很快就湧入了場地,現在他們整齊的在競技場的基部周遭擺攤 ,熱衷的為自己販賣的貨物做推銷、為回應十字軍呼喚的勇士們效力,他們的旗幟、商品 、衣物在前來的觀眾前展開。 他們的捧場讓提里奧的臉上再度出現一抹微笑。然而埃卓克(附注二)總是一如往常的嗤 之以鼻,指出這些商人的商業本位主義把羞愧和罪惡帶到了十字軍;提里奧相對來說則是 覺得這些商人相當古雅有趣,這讓他想起了似乎是上輩子前在壁爐谷時所舉辦的許多騎士 比武聯賽:羅德隆的夏風、號角聲與人們的歡笑聲,舌尖上的多汁烤肉和美酒,還有泰蘭 (附注三)看到來自東部王國各地的騎士在比武場上鬥技的興奮眼神。 一陣冷冽的強風像個恐狼牙齒刺入絲綢那樣咬入大領主的盔甲間隙,這讓他的意識回到了 現實。抱著一顆沉重的心,他提醒自己那些羅德隆的溫暖夏風是不可能會在這片永恆之冬 的大地內出現的,以及泰蘭的眼睛也不會再睜開了。只有這些商人是唯一留下來的事物。 「你知道天譴軍最嫉妒活人的什麼事物呢,提里奧?」 說話的聲音冰冷又刺耳,提里奧不用轉身面對那個人就知道那是屬於誰的聲音。達瑞安· 莫格萊尼有個在每次開口說話的特別習慣,那就是用他好像「知道」什麼特別知識的賣弄 學問口氣來對提里奧提出問題。達瑞安現在已經沒有再穿著他的盔甲了,而是改穿一套符 合他外號「黯黑看守者」的深紫羅蘭色衣袍。而且自從聯賽開打之後達瑞安和那些黯刃騎 士團的人就一直只當觀眾而不是下來報名參賽,在提里奧的想法中這個外號真的很適合他 。 「歡迎,達瑞安。很抱歉沒有人通知我你已經到了。」 「剛剛那個問題的答案就是活人具有憎恨的能力,」達瑞安道,完全忽視提里奧的招呼話 。「然後這個力量可是難以想像的巨大。」 「但我可是親耳聽到有不少的天譴軍非常的討厭活人。」 「他們是如此,」死亡騎士答道,「然而那個僅僅只是從冰冷的死亡內心中所誕生的仇恨 ,根本比不上活人的憎恨。」 達瑞安微微的把頭轉向後面,仔細的聽著背後的那些混亂吵雜聲,提里奧發現一抹他冰冷 碎裂嘴唇上的淺笑。 「噢,然後有關這些活人,」達瑞安繼續道,他簡直聽起來就像是用最黑暗的魔法所扭曲 出來的聲音那樣。「他們的熱血沸騰;他們口吐白沫;他們大聲的吼叫,仿佛要震動他們 周圍的整個世界。這些活人比任何天譴軍還要更加的憎恨身邊的任何一個人,而天譴軍們 是多麼激烈的渴望自己能夠記得憎恨是什麼感覺,渴望自己能夠駕馭和控制這個能力。」 「那你呢?」提里奧用了比他自己原本意圖還要更加責難的口氣質問道。「難道你還記得 憎恨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嗎?」 達瑞安的眼神對上提里奧的視線。那是不正常的水藍色光芒,是不死族臉上遮蔽原本活著 時是自然而明亮的藍眼的面具。空氣中的霜在達瑞安的琥珀色鬍鬚上凍結,將其化為完全 的白色,這讓提里奧因為發現看起來就像自己的白鬍一樣而感到背脊一絲涼意。 「我記得,」達瑞安過了一會才答道,「而且或許比你記得還要清楚。我可不是讓兩個對 立已久的死敵手持木棍互相在戰鬥中較勁的人。」 提里奧感到挫折的歎了一口氣,他對達瑞安開始進行這段對話的主意漸感不耐,尤其這還 是個他們老早就爭辯到爛的主題。「聯賽的存在是必要的,達瑞安。我們不能就這樣直接 讓大軍去對抗阿薩斯,不然他會把眾人的力量轉而對付我們,你比任何人都還要更知道這 點。」 「然而我卻知道你根本就比那些下場戰鬥的每個人還要更加的不誠實。你說這個聯賽的目 的是要找出艾澤拉斯最厲害的一批勇士,但我卻知道你的真正目的是想要熄滅烏瑞恩和地 獄吼挑起的戰火。而因為你意圖如此,所以我說你是個白癡。」 提里奧氣的怒髮衝冠,但他知道達瑞安確實是有權這麼說。他內心深深的希望他所提出的 停戰協議可以促進合作部落和聯盟雙方之間的精神,就算只是暫時性的也好。但現在不用 花太多精力去觀察就可以發現根本毫無這樣的氣氛出現。 「如果我們要打敗阿薩斯,我們就必須團結一心的站在一起,」他對達瑞安讓步道。「達 瑞安,給他們一點時間,然後他們就會知道這個事實了。」 「他們老早有好幾年的時間可以這麼做了,提里奧。這件事是不會發生的。」 「這件事早就已經發生了,」提里奧答道。事實上他以前就有試圖請達瑞安這麼做了,但 是現在他注意到必須這麼做的迫切性已經與日漸增。「這件事就發生在你的那個騎士組織 中。如果其他陣營的勇士們可以看到那些死亡騎士肩並肩的站在一起,就像人類與被遺忘 者、獸人與夜精靈。因此只要你答應要在聯賽內建立屬於你們的帳篷…」 達瑞安的笑聲就像碎裂的玻璃聲,提里奧感到自己起雞皮疙瘩,幾位在附近的十字軍成員 都轉頭看他。「別想,」死亡騎士答道,他的言語表達出不會妥協答應的聲調。 提里奧感到身體內的怒氣正在沸騰,他必須停下來吸一口氣以避免自己不要當面對達瑞安 所在的方向怒吼。「如果你不是想要派出你的騎士們到我這裡,」他道,試圖保持自己的 口氣還夠有禮,「那麼你為何要如此大駕光臨呢?」 「我的騎士和我已經構思出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計劃,這件事和你這場聯賽的大不同,不 過我再強調一次,我們喜歡和你們這些人用不一樣的方法來做事。」 在達瑞安轉身時一個奇特的眼神閃過他的臉上,而如果提里奧不是如此熟識這個男人,那 麼提里奧或許會以為他是因為愧疚才如此。「我來這裡的目的是來請你到暗影穹殿去參與 我們的計劃。」 提里奧皺起了眉頭,他倒是真的完全沒料到達瑞安的目的是如此。「為何不要在這裡就直 接告訴我計劃呢?我現在沒辦法就這樣放著聯賽不管。」 達瑞安的眼神移到了一旁。「我比較希望可以在私下對你解釋清楚我們的計劃,」他輕聲 道,聲音僅僅只比耳語略大一點。「我很確定埃卓克可以獨自處理好一天的事務,還有巴 瑞特·萊姆瑟也看起來似乎在維持和平上還算做的不錯。當我還在銀色黎明的時候,泰羅 索斯都只讓他做一些低下的工作,因此我很高興他現在能夠爭取到如此的職位。」 令人不悅的苦痛滲入了提里奧的頭中,在那一瞬間的瘋狂思緒中他發現他自己渴望回到索 多里爾河盼的隱居小屋,渴望回到沒有領導人與戰事負擔的自由生活。但那樣的生活在最 後卻讓他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而現在也無法回頭了。 「我會在明天早晨去拜會你,達瑞安。」他嘶啞的聲音充滿了年老與疲憊。「然後我們就 可以看看你到底在盤算什麼可以打倒阿薩斯的計劃了。」 「是巫妖王。」 提里奧睜大了眼睛,達瑞安正直視著他,在他的眼中這位死亡騎士的臉依舊像個面具一般 沒有感情。 「什麼?」提里奧答道,實在搞不懂為何對方還要特地如此澄清這種說法。 「你稱呼他阿薩斯,但是阿薩斯老早就死了。」 達瑞安停了一會看看聯賽的四周,他看了在下方的商人攤位、整齊圍繞在訓練場的木人們 ,和代表各自陣營的志士、驍士和勇士們在兩場戰鬥之間一起用餐的景色,以及彈奏著魯 特琴和豎琴來娛樂那些前來觀賞比賽和賭博的觀眾的演奏者們。 「他在把霜之哀傷刺入他父親心臟的那天就已經死了,」他道,原本話中一直沾沾自喜的 感覺已經不在了,當他的視線再度與提里奧的眼神相會時,看起來就像是他在憐憫一般。 「羅德隆也在那一天就和阿薩斯一起死了,你要記住這一點。」 達瑞安的話就像是個狂野的伊萊克那樣踐踏提里奧的身心。黯黑看守者接著便隨意的揮手 以示告別,然後走下階梯離去了。 原本先前的那場騷動似乎已經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相對祥和的攤販叫賣聲與旗幟在風中 飛舞的拍動聲,可是一陣更加強烈的不安感卻在提里奧的內心鼓動著。 ============== 雖然他一直在過去有聽過相關的描述,但是提里奧依舊對暗影穹殿的宏偉外觀感到驚豔不 已,這座大殿聳立在群山的山峰上,頂端由薩鋼蓋成的尖塔就像冰冠城塞那樣壯觀。黯刃 騎士團前不久才從天譴軍的控制中搶下這座據點,提里奧不禁的思考著天譴軍的影響會留 在此地縈繞多久。 他在一群死亡騎士的幹部之中看到了達瑞安,感覺就好像一群人結黨在他們的古怪符文熔 爐旁計劃什麼陰謀。達瑞安現在又穿回了全套盔甲,看起來比原本還要更加的威風凜凜。 其實這表達的很清楚:達瑞安才是此地的大領主,而不是提里奧。達瑞安在看到提里奧現 身後,立刻命令自己的人退下,然後揮手招呼這位聖騎士到大廳的一個偏僻角落去會面。 「我剛以為你可能真的不會來訪,」他承認道,他那不自然的聲音在自己的頭盔下迴響著 。 「我剛好有一些重要的事務需要我親自處理,」提里奧道。「國王瓦里安和珍娜女士今早 才搭乘破天者號到達聯賽場地,而大酋長索爾和霸王地獄吼在稍後也到了。」 「艾澤拉斯的首領們能夠在一場戰爭打到一半時找到時間來觀賞騎馬比武真的是一件很不 錯的事情。」 提里奧不理會對方話中的譏刺之意。「烏瑞恩其實不太在乎聯賽本身舉辦與否,不過他卻 知道對抗天譴軍時團結的重要性;而索爾則是至始至終和我的想法一致。」他停了一會, 接著低聲抱怨起來。「是卡爾洛斯才像你所說的那樣。」 死亡並沒有奪走達瑞安的恣意嘲笑。「看來部落還有救呢。」 提里奧皺起眉頭,這個問題困擾了他的思緒很久了。「索爾在卡爾洛斯身上看到了葛羅的 影子,但我真的希望他可以記得所有葛羅瑪許·地獄吼在生前所做下的所有事情,而不是 只有英勇戰死那部份。」 「一個父親總是無法看清他的兒子是什麼樣子的人,」達瑞安道,他的語調聽起來讓人難 以捉摸。提里奧方發現他真的很想要在這時看看達瑞安藏在頭盔下的表情。 一位黯刃騎士走了過來,他一句也不說的將一張羊皮卷軸交給達瑞安,然後就敬個禮並回 到了自己的崗位。提里奧花了一點時間才注意到達瑞安根本就完全沒有給他的部下任何指 示或是手勢,這讓他不禁去思考整個黯刃騎士團是如何運作的。難道就像是阿薩斯控制天 譴軍那樣嗎?提里奧想道,內心覺得深深不安。 「你還記得在我們先前第一次攻入天譴岸地時我對你喊得話嗎?」達瑞安問道,語氣輕鬆 寫意的如他平常攤平羊皮卷軸時那種普通閒聊的。 「你叫我對著前線戰鬥的那些士兵發射火炮,」提里奧道,稍微試圖掩飾自己話中的蔑視 。「而我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如果你只記得這件事情,那麼你就完全忽略了重點。我是告訴你巫妖王的力量是沒有極 限的。」達瑞安把羊皮卷軸反轉給提里奧並放在他的手上。「因此如果我們要打敗他,那 麼我們也必須超越我們的極限,這就是我的計劃。」 提里奧起初還不太確定他到底看到的是什麼內容,整張卷軸畫滿許多他不熟悉的奧術符文 ,不過當他看到一些鍛造的公式時,他便仔細的閱讀當中的細節,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腸胃 開始覺得噁心。 「達瑞安,」他道,他的聲音充滿不悅和不敢置信。「你這是在搞什麼?」 「這就是我們勝利的關鍵,」死亡騎士答道,提里奧可以聽到對方腐爛嘴唇露出的病態笑 聲。「用最原始的薩鋼礦物(附注四)來塑造聖光報復這把武器。我們使用他的武器來對 抗他,感覺很合適,對吧?」 提里奧無力的搖搖頭,他的眼神依舊茫然的看著羊皮卷。「不…」 達瑞安無情的續道。「等到這把武器鑄造完成,我們將讓它沐浴在巫妖王底下最強力的爪 牙之血,再讓它饗宴更多成千上百的敵人靈魂。」 提里奧覺得周遭的世界好像在瘋狂的旋轉著,他僅僅只握著這張羊皮卷就能感到邪惡之意 。「夠了,達瑞安。」他終於又感覺到力量回到了他的話中。 但是達瑞安卻停不下來,他似乎沒有聽到或是注意到任何提里奧的任何抗議,他的聲音充 滿興奮。「最後,我們將用冰封王座的碎片來強化它,我們會把他力量的泉源拿來對付他 !我現在只需要你那些銀白十字軍的工匠幫忙就好,依照他們建造那座競技場的速度來說 - 」 「我說夠了!」 提里奧爆炸般的聲音在整座大廳迴響著,許多黯刃騎士們對於他的突然震怒感到訝異,他 們停下了自己的工作並且轉身來關注這場爭吵。達瑞安依舊站在原位,一動也不動。 「我看你是反對我們鑄造影之哀傷了。」 「影之哀傷?」提里奧用詛咒的口吻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你瘋了嗎,達瑞安?用純薩 鋼鑄造一把會吞噬它所殺死的敵人靈魂的武器?還用冰封王座的碎片來強化?那可是阿薩 斯現在坐上上頭的王座,那可是控制住阿薩斯靈魂的王座啊!」提里奧揉爛了那張羊皮卷 並將其扔到達瑞安的腳旁。「從這把武器的名字來看,你自己根本就很清楚這是多麼邪惡 的東西!你根本就和阿薩斯步上了一模一樣的路!」 達瑞安好一段時間一句也不說的注視著地上那張皺掉的卷軸,當他開口時,原先口氣中的 熱情已經被最冰寒的冷酷所取代。「給我注意你所說的話,聖騎士。別把我和那個人相比 。」 提里奧感到怒火上揚,他隱藏在內心的憤怒已經帶著公正的利牙浮出水面。「是嗎,莫格 萊尼?」他往前站一步,現在他和那位死亡騎士距離不過數吋。「在我記憶中,阿薩斯可 不是唯一一個殺死他父親的人(附注五)。」 他從未想到一個死人的速度可以如此快。達瑞安戴上鎖甲的拳頭像個閃電一般劃過空氣, 在那一瞬間提里奧已經跪倒在地,他的口中嘗到了自己的鮮血味道。接著整個大廳響起一 陣劍刃收回劍鞘的鏗鏘聲響,黯刃騎士們收劍後卻沒有讓手離開劍柄,究竟這是他們自己 的判斷還是他們領主的指示,提里奧無法知曉。 達瑞安脫下自己的頭盔並任其落地發出撞擊聲。提里奧此時抹掉嘴唇上的血,並在轉頭看 到達瑞安時感到驚訝不已:黑色的淚水從達瑞安發光的眼睛流下,淚水在滴下前就結凍, 造成他的臉頰因為龜裂而受損。提里奧並不知道死者依舊可以哭泣。 「阿薩斯·米奈希爾謀殺了他自己的父親。」達瑞安毫無掩飾的顫聲道,就好似他依舊還 活著。「而我則是賦予了我的父親死亡的祥和。」 提里奧試圖開口回答,但他的言語都在喉嚨就梗塞。達瑞安接著解開了胸甲的扣環並任其 落到頭盔的旁邊。他的盔甲下沒有穿著任何的衣物,可以清楚的看見他的胸骨上有一條長 長的噁心劍疤。 「你還記得我是怎麼死得嗎,提里奧?」扭曲他原本聲音的黑暗魔法並沒有辦法掩飾他的 悲痛。「阿薩斯讓他的劍穿過他父親的心臟,但是我讓我的劍穿過了我的心臟。我用死亡 讓我父親受盡痛苦的靈魂可以獲得自由。我問你,難道阿薩斯有為他的父親犧牲過任何事 物嗎?我為我的父親而死,我愛他,這是只有一個兒子才能做到的愛。你應該比任何人都 還要知道這一點的。」 暗影穹殿充滿了一片冰冷的沉默,除了提里奧以外連呼吸的聲音也沒有。罪惡感的沉重再 度回到了聖騎士的內心,讓他感到一陣羞愧。又一次,達瑞安確實是有權這麼說。但是要 鑄造如此邪惡的一把劍… 「達瑞安,」他邊說邊站起來。「我為剛剛的話道歉,但是我的決意依舊不變,我們不能 用這麼黑暗的力量來對抗巫妖王,不然我們就會墮落到和他一樣的程度了。我們必須依靠 聖光的力量。」提里奧將自己的一隻手放在灰燼使者的劍柄上。「你的父親一度手持這把 對抗天譴軍,並且讓那些原本應該擁有無懼之心的怪物感到恐懼。這一切都必須感謝你 ,這把劍才能回到我們的手中,這會是我們獲得勝利的關鍵。」 達瑞安刺耳的笑聲在提里奧的耳中迴響,這次不是先前那些譏刺或是自我得意的那種挑釁 笑聲,而是冰冷又苦澀的笑聲。「你批評影之哀傷,但你又將自己的信心放在擁有過一段 黑暗歷史的劍上?灰燼使者和霜之哀傷曾經在神聖之地上交手過,但也只有持平而已。我 們現在可是要在冰封王座上戰鬥,這可是他的力量領域,然後你還希望可以用這把劍打敗 他?」 「我是把信心放在聖光上,而不是這把劍。」提里奧堅定的回答,不願讓步。 「我也一度相信聖光,提里奧。」達瑞安踢開了他的盔甲,轉身往熔爐方向離去。「但我 後來學到了除了信仰外的更多道理。」 提里奧感覺到自己的腸胃好似落入了無盡的黑暗深淵。達瑞安現在選擇的道路無疑是最愚 蠢的做法,難道他看不到這條路會把他帶到何種結局?難道他因為悲傷和渴望報應降臨才 如此的盲目?提里奧絕對不會就這樣袖手旁觀的讓這件事再度發生,絕不。 「如果信仰無法說服你,那麼至少聽聽理性的勸導吧。」他在達瑞安身後呼喊著。 「這就是為何我要這麼做,」達瑞安答道。「而你則根本毫不相信理性的勸導。現在帶著 你的那些寶貝工匠們,去蓋屬於你自己的前哨站和競技場,去玩屬於你自己的夏日比賽, 然後滾吧。我們會自己帶著影之哀傷進軍冰冠城塞的。」 「拜託別這麼做,」提里奧試圖伸手拉回他,一個如同他聲音般的絕望動作。在這麼多年 來,提里奧第一次覺得自己好老。 「我說給我滾。」達瑞安轉身背對他。 「該死,泰蘭。難道你就不肯聽我的話嗎?」 在提里奧意識到他說出什麼話之前這些字就已經離開了他的嘴巴,泰蘭這兩個字在大廳的 牆壁之間縈繞著,所有人都能聽到。提里奧當然是聽得最清楚的,苦辣的針刺刺激了他的 眼睛,他發現現在是輪到他在哭泣。達瑞安停了下來並轉身面對他,臉色懷疑不敢置信, 就好似是第一次遇見提里奧如此表現。 沉默讓人感到難耐,宛如港口上沉重又厚實的濃霧,宛如死亡的永恆。 「你使用他的劍,」達瑞安終於開口,「但你不是我的父親。」 一對黯刃騎士走了過來,引導提里奧離開這棟建築。他知道自己在此地已經不受歡迎了。 當他稍後回到聯賽場地時,瑪瑞爾·真心替他在被達瑞安揮拳的傷口敷上藥膏,藥膏就像 火焰那樣刺痛,但是完全比不上達瑞安告別前的最後那些話。 ============== 提里奧獨自一人沉思,他坐在破碎的石頭上,回想著剛剛比賽讓他失去了什麼:威爾弗雷 德·菲斯巴恩,一個因為自己傲慢而死的人;除此之外不實指控、背信棄義、欺騙也讓部 落和聯盟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然後最糟糕的最後一擊是一個讓人感到羞愧的真相, 原來他們把整座聯賽場地蓋在奈幽地底網絡遺跡的正上方。提里奧現在就是坐在這座遺跡 內,地上還到處散落著競技場的建築石塊。真的必須感謝聖光,那些參賽的勇士居然能夠 成功的打敗被二度復活的阿努巴拉克。 當然,這場聯賽還是讓十字軍在人力與決心方面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提里奧看了腳邊陰濕 的水池,注意到自從他們在北裂境的這些戰役之後,他的眼神已經充滿了疲憊,他開始看 起來就像是天譴軍那樣慘白。而且不管從什麼方面看,這場聯賽真的就是一場大災難,他 自己現在也搞不懂聯賽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了?難道良善的男女志士就這樣為了十字軍而死 去嗎?難道他們就只因為提里奧自己渴望想要重建他老早失去的事物這件鬧劇而失去生命 嗎? 如果亞芮拉斯和傑倫沒有被詛咒神教用詭計在聯賽上殺害,或許他們還可以給他一些精闢 的意見。現在這兩人被埋葬在競技場后山丘的墓園內,他們的墳墓整理的並排著。現在提 里奧真的很懷念他們彼此的爭論。 突然一陣冷冽的感覺飄過了他的肌膚,提里奧注意到他現在並不是孤獨一人。他抬起頭來 並注意到他沒料到的情景,原來達瑞安·莫格萊尼與他的三位死亡騎士就站在水面上,他 們用邪惡的魔法讓自己周遭的水面解凍了。 「達瑞安。」提里奧的聲音嘶啞著,這是他現在所能做出最誠摯的招呼了。 「提里奧,」他答道。這一次的來訪他穿上了自己的盔甲,而且他的聲音又一次完全在他 自己的掌控下。「這位是克羅科·天譴剋星,他是我精挑細選的勇士;在他旁邊的是伊黎 芮·夜暮,我手下的馬術大師;還有『放血者』佐爾必,我手下的武器大師。他們會在競 技場的北面設置營地,我相信這樣應該可以滿足你了。」 起初,提里奧沉默的不知該如何回應或是理解,他的思緒一度以為對方正在對他惡作劇。 「可以的。」他小心的答道。「這樣就足夠了。」 站在達瑞安旁邊的那位獸人名叫克羅科,他往前站了幾步然後低頭敬禮。「您好,大領主 弗丁,」他道,音調就如同他的種族那樣粗啞又充滿自信,「我很榮幸可以來到您的聯賽 場地,並代表我的兄弟姐妹來參賽。」 屬於貴族的禮儀又回到了提里奧的身上。「就如我們也非常榮幸能夠招待你,克羅科·天 譴剋星。我很期待可以在比賽中見識你的非凡本領。」 克羅科和另外兩位黯刃騎士一起敬個禮之後便離去,留下兩位大領主與他們先前爭吵的那 些記憶。 「一位獸人的勇士,」提里奧道。「非常有趣的選擇。」 「我這是傳遞一個訊息給大家知道,」達瑞安答道。「種族之間的爭論在我們死亡騎士之 間根本就沒什麼,因為他們必須共同面對大敵,終究要團結一體的站在一起。」 提里奧試圖控制不要露出愚蠢的笑容。「當然,」他道,過了一會又續道。「不過如果你 是故意過來對我的聯賽做挑釁,達瑞安 - 」 「我不是。」 又一段沉默降臨在兩人身上,提里奧依舊坐在石頭上,而達瑞安也不變的站在水池的結凍 表面上。接著死亡騎士似乎帶著理解的氣氛走向了他,路上他靴子底下的冰塊因為一次又 一次的結凍與碎裂發出?啪聲。他一言不發的在提里奧的旁邊挑了個位置坐下,沉默就像 三天前在暗影穹殿那樣,不過當中的冰冷對立感很顯然的缺席了。提里奧注意到這樣子的 感覺比先前任何一件事情還要古怪,他感到一陣柔淡的趣味。 「你知道為何我要選擇黯刃這個名字嗎?」達瑞安終於問道。 笑聲不禁從提里奧的嘴唇發出,很顯然達瑞安這個習慣真的是改不掉。達瑞安帶著頭盔的 臉轉向注視著他,提里奧接著搖頭答道。「不,我真的不知道。」 「因為我們就是武器,提里奧。我們經過鍛煉和訓練,冷酷而無情,我們走在一條痛苦和 死亡的道路。這就是我們的一切,而我們張開雙手接受。」 達瑞安緩慢的移除他的頭盔,他的臉上還是可以看見先前的冰凍淚痕,他溫柔的把頭盔放 在自己的大腿上並低頭看著水池,提里奧只能猜想達瑞安在看到自己的倒影時是如何想的 。 「但是一把武器厲害與否和持有他的人有絕對關係,」他續道。「然後一把像是影之哀傷 這樣的武器會需要一個更特別的手來持有它。這必須是堅強的手,這必須是純淨的手。」 終於他又轉頭面對提里奧,眼睛的不正常光芒掩飾住深埋在內的人性。「這必須是白銀之 手,」 提里奧終於頓悟達瑞安這一番話的意義了。達瑞安不是來這裡做任何的挑釁,他是來尋求 和平的。「你是指這場聯賽的冠軍,」他輕聲道,沒有任何的質疑或是命令口吻。 達瑞安點了頭。「這就是為何我會選擇支持你舉辦聯賽,我…」他的聲音逐漸消失,好似 在決定是否繼續說。「我先前或許太過急促而沒有注意到這些勇士的價值,他們在叛王的 領地獨自對抗他,然後他們還以勝利的姿態結束戰鬥…這真的是令人讚歎。」 提里奧仔細的看著這位年輕人,花了點時間才回應。「是的,」他道,語調沒有任何的自 滿。「這場聯賽訓練出不少優異的士兵。」現在他就像達瑞安一樣感到一點猶豫,他的內 心有兩個意識正在做掙扎。終於,有一方勝利了。「沒錯,他們當中會有一個人夠格揮舞 這把武器。」 他看著對方,並且注意到一個微小的變化:達瑞安死亡的眼睛閃爍了那麼一下。「我的騎 士會協助你重建聯賽場地,」他答道。「然後天譴剋星會幫我考驗那些打算挑戰揮舞這把 劍資格的人們,最後最終的抉擇則是由我來決定。」 「如你所願,大領主莫格萊尼。」 達瑞安站了起來並低頭敬禮,接著便轉身離去,他的頭盔就夾在他的手臂下。提里奧看著 他離去的冰霜之路,水池的波動就如這個新的決定那樣撞擊著彼此。 「海弗德和葛倫坦,」他在達瑞安在聽力所及的範圍邊緣叫道。達瑞安轉頭看了一下,臉 上出現訝異的表情。「這兩人是我們十字軍最好的鐵匠,」提里奧解釋道,他已經做下決 定。「他們兩人能夠給你的幫助將會無價可比。」 達瑞安已經好一段距離遠了,但是提里奧覺得自己好似看到了對方露出淺淡、幾乎察覺不 到的微笑。「多謝你,灰燼使者。」 提里奧突然感覺到挫敗感。「那個稱號是屬於亞歷山卓斯·莫格萊尼的,」他道。 「也同時屬於某些人的,」達瑞安答道。他繼續轉身走入邊緣的洞窟陰影,他的聲音已經 幾乎聽不到了,但是他的話語卻在提里奧的耳中清楚響起。「你把這個稱號和劍背負的很 好。」他聽起來非常的愁悶。 達瑞安語畢便沒再回頭,提里奧看到對方消失於自己的視線,再度留下他與思緒獨自相處 。「用白銀之手來揮舞黯色之刃,」他喃喃自語。接著他又看了一眼水池中的倒影,覺得 自己的氣色已經比先前好不少了。 過了一段時間提里奧才離開奈幽遺跡的深淵,回到聯賽場地來處理諸多事務。已過日午, 太陽溫柔的落到了西邊群山的山峰下,和暗影穹殿的高塔相比之下確實很小。穹殿的影子 向著東邊不斷的伸展,好像幾乎要伸到了聯賽場地來,這樣的想法為提里奧的臉上帶來一 抹笑容。 在他的周圍,十字軍們與許多志願者辛苦的試圖修復被阿薩斯干涉所造成的破壞。克羅科 ·天譴剋星和其他的死亡騎士則在一排攤販之間立起了屬於他們的帳篷,有些人似乎對他 們的新鄰居感到不悅,但是大部份的其他人則對有新的客人感到興奮。白銀誓盟和奪日者 的主帳篷依舊對立在競技場的兩邊,但是瀰漫在兩個陣營空氣中的敵意似乎已經在這幾周 下來被沖洗掉了。 在他前往銀白亭閣的路上時,提里奧注意到一個男孩和他的商人父親正因為打算前往勇士 競技場觀戰而雀躍不已。跟著這兩人的視線前進,提里奧看到了兩位騎在坐騎上的勇士正 準備對決,一位是來自暴風城的人類,另一位則是來自奧格瑪的獸人。 「所以你認為誰會贏呢,提摩西?」大人問道。 那個男孩了當的指著獸人。「我認為他會贏,父親。」 大人看起來非常驚訝。「真的嗎?」他問道。「為什麼?」 提摩西聳了聳肩。「因為我就是喜歡他。」 這位父親抬起了眉頭,不過還是接受了兒子的這個解釋。他從口袋拿出一枚硬幣,然後丟 給一個站在雙方旗幟中間通道的人。 「我壓一枚金幣在奧格瑪勇士上。」接著便站著將自己的雙手靠在嘴巴大喊:「 Lo-katir ogier(附注六)!」雖然是不標準的獸人語,但卻是全力在加油著。 那位勇士古怪的看了那個人類一眼,提里奧注意到這個獸人的眼神從那位父親切換到他睜 大眼睛、咧嘴而笑的兒子。很顯然的,他們的想法也具有傳染性,這位獸人友善的把他的 長槍敲了一下自己的盾牌然後大喊「Lok-tar ogar!」來回應。另外那位暴風城的勇士也 笑了出來,接著雙方便堂堂正正的開始提里奧這幾周下來再熟悉不過的騎馬刺槍比賽。 提里奧帶著新的活力一步一步離去,或許達瑞安在最初對銀白聯賽的批評有一半是正確的 。因為在他內心的最深處,提里奧確實是愚蠢的希望能夠重新抓住那些已經失落的羅德隆 夏日,而事實是現在這片大地已經被摧殘殆盡,他的家園被誤入歧途的狂熱者佔領,他的 兒子已經永遠的離他而去。沒有任何他現在所做的事情可以改變這些事實。 但是他至少可以重建,他也真的會這麼做,全艾澤拉斯都可以重建的。而只要能夠這樣努 力下去,或許他們可以打造一個全新的艾澤拉斯,一個人類男孩可以拉著父親的手來真心 為獸人勇士歡呼是很稀鬆平常的世界。 或許,在考慮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這場聯賽不再是個所謂的鬧劇了。 全文完 ------------------------------------------------------------------------------ 附注: 1. 巴瑞特·萊姆瑟原文名 Barrett Ramsey, 是銀白聯賽競技場的裁判, 在銀白聯賽期間負責處理和主持所有競技場的賽事。 2. 埃卓克原文名 Eadric, 外號是純淨者, 是代表銀白十字軍參加銀白聯賽的勇士, 同時率軍對抗冰冠城塞前的天譴軍, 以及負責防守來自天空的冰龍襲擊。 3. 泰蘭·弗丁原文名 Taelan Fordring, 是大領主提里奧的獨子, 因為受人誤導而加入了血色十字軍, 卻在知道父親未死的真相之後決定脫離這個墮落的軍團而慘遭殺害, 他的死是導致提里奧決定不再隱居重出江湖的關鍵。 4. 薩鋼是一種與上古之神尤格薩隆有關的邪惡礦物, 堅不可摧、對魔法也有極大的抗性,除了神聖魔法之外。 薩鋼也具有腐蝕人心的能力, 因此一般人如果長期待在薩鋼的礦坑會很容易精神失常甚至發瘋, 不過不死族似乎不會受到這種影響。 5. 達瑞安的哥哥雷諾是害死父親的大凶手, 這導致後來亞歷山卓斯被復活成天譴軍的死亡騎士, 然後在一次命運的戰鬥中, 達瑞安不得不再度殺死變成敵人的父親, 並在最後將灰燼使者刺入自己的心臟以讓父親的靈魂得到完整的解脫。 6. Lo-katir ogier 是不標準的獸人語, Lok-tar ogar 才是標準的發音, 意義為勝利或死亡, 是許多獸人喜歡在戰鬥前呼喊的口號。 ------------------------------------------------------------------------------ 事實上這篇 Silver Hand, Ebon Blade 是同人小說, 是 Blizzard 官方在 2010 年舉辦的同人小說大賽的冠軍作品, 全文以銀白聯賽和影之哀傷的鑄造貫穿, 深刻的描寫了提里奧與達瑞安的內心轉折與想法, 文筆細膩,又將銀白聯賽的理由與背景補足不少, 讓整個故事在“挑選精英勇士”、“消弭部落與聯盟紛爭”這兩個理由外, 再加上選擇具有資格使用影之哀傷這把神斧的英雄這個理由, 巧妙的結合了巫妖王之怒在 3.2 ~ 3.3 之間的故事, 手法高明,難怪能夠獲得去年的冠軍。 作者 Raphael Ahad 得獎之後除了一些基本的獎品外, 還被邀請到 Blizzard 官方總部去, 一起與製作遊戲故事的創作群開會、吃飯討論, 可以說是莫大的榮耀。 2009 年的冠軍 Sarah Pine 也是有獲得同樣的榮耀, 而且更在後來進一步成為 Blizzard 聘雇寫故事劇情的人員之一, 不知這位 Raphael Ahad 會不會也是如此呢。 另外因為 Sarah Pine 成為了 Blizzard 的成員之一, 她的得獎作品 In The Shadow of The Sun 也從同人小說升格為正式官方小說, 所以現在不少人都在討論這一篇是否也會比照辦理。 畢竟 Silver Hand, Ebon Blade 這一篇大量引用正史的資料來強化劇情張力, 本身也環繞在遊戲的主線故事上, 確實是也有可能有機會成為正史的一部份呢。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一篇小說, 感謝您的閱讀。 -- Best Memorable Quotes of the Year: But before Rhonin could say anymore, Dargonax looked down at the tiny figures and laughed. "gaze upon this wretched place surrounding you and savor that view, little morsels... for it is the last sight you will live to see..." The wizard grunted. "Why do they always say something like that?" --
◆ From: 122.118.176.136
CuteRoach
推 :推
03/19 22:06
aimlessli
推 :先推再看!!
03/19 22:07
incKevin
推 :PUSH
03/19 22:12
MrFishing
推 :推!
03/19 22:19
WarlockRudy
推 :讚!
03/19 22:19
benson01
推 :推
03/19 22:20
Wolfen
推 :這男孩原來也萌Orc >///< (誤)
03/19 22:21
kuarcis
推 : 這個作家有厲害 把這些不搭嘎的事件用人性的一面串在一起
03/19 22:25
piliboy
推 :寫得非常之好
03/19 22:29
rainforss
推 :你到底在盤算什麼可以打到阿薩斯的計劃了 (應該是打倒)
03/19 22:30
rainforss
:推 好看
03/19 22:31
※ 編輯: dort 來自: 122.118.176.136 (03/19 22:36)
dort
:多謝指正,已修正
03/19 22:36
auliori
推 :超好看的 辛苦了~
03/19 22:38
adolfeena
推 :這把遊戲表現不出的矛盾部份補完了。
03/19 22:53
OldYellowDog
推 :好看!
03/19 22:54
cpcexe
推 :推
03/19 22:55
psychoF
推 :看完推 其實感覺中間大領主突然轉變還蠻快速的@@
03/19 23:06
shane5566
推 :看到id只能推
03/19 23:12
CrazyLord
:對所有種族都沒有歧見....嗎(咦咦
03/19 23:16
GiPaPa
推 :推
03/19 23:27
GiPaPa
:翻的真好
03/19 23:27
CrazyLord
推 :先推 不過第21頁的部份不太懂為啥弗丁要叫達瑞安"泰蘭"
03/19 23:31
Rover
推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黯刃騎士團最後會怎樣,雖然阿薩斯還在時很
03/19 23:31
Rover
:團結 可是當阿薩斯死後那些DK又紛紛回歸生前陣營...
03/19 23:32
dort
:回CrazyLord,因為提里奧把達瑞安當成自己的兒子那樣看待
03/19 23:33
CrazyLord
推 :喔喔 了解 感謝解說
03/19 23:34
Rover
:光是妹控那對搭擋就被迫交戰,那最強大的達瑞安最後會怎樣?
03/19 23:34
Eiichirou
推 :推推
03/19 23:40
dogu1445
推 :讚!!
03/19 23:45
johnkry
推 :推好文
03/19 23:50
frameshift
推 :推~ 但覺得2009那篇寫的比較好XD
03/19 23:50
xyzk
推 :推吟遊詩人...
03/19 23:53
sevalway
推 :噢~看得有一點泛淚...父子之間的矛盾和情感滿溢出來
03/20 00:08
Reficuly
推 :所以bz真的沒考慮聯賽的劇情…還需要同人來補完……
03/20 00:09
sevalway
:小達達(都老大不小了)願意把自己變成武器讓弗丁揮舞ˊˋ
03/20 00:09
Fanchiang
推 :只能推了
03/20 00:38
Nashooko
推 :已收入創作精華區內的小說翻譯區。
03/20 00:39
annielaurie
推 :推推
03/20 00:41
aggressorX
推 :作者太強了 真不錯...好看
03/20 00:46
aggressorX
:如果沒有後面註記我大概會認為這是官方小說
03/20 00:47
TxKxZeke
推 :dort大先推了!
03/20 01:11
Ayaono
推 :感謝翻譯!! 讚
03/20 01:23
cloudwolf
:Bz應該是有考慮到聯賽的劇情 但是主軸並不像這篇小說寫
03/20 01:26
cloudwolf
:的 如此完整 Bz想的應該只是接續後面的入侵城塞之戰
03/20 01:27
o035016
推 :先推再說
03/20 01:33
kaouiway
推 :推說書人!
03/20 01:43
clark24135
推 :比較想知道正史上最後到底是哪個英雄拿了影哀
03/20 02:05
cdqwerty
推 :必推
03/20 02:45
icewriter
推 :推!!!!
03/20 02:47
Eliphas
推 :PUSH!
03/20 09:29
summer34796
推 :推!!
03/20 10:12
bostafu
推 :同樣是叛出巫妖王.怎麼黯刃就感覺沒被遺忘者那麼黑..
03/20 10:45
cainsmaker
推 :好好看!!
03/20 10:46
lovemage
推 :好看好看
03/20 11:25
winiS
推 :先推再看 贊
03/20 12:13
yzukv
推 :大推!
03/20 17:56
shenjou
推 :有萌有推o///////o(?)
03/20 20:03
azuryou
推 :有萌有推+1 >/////<
03/20 20:54
HDTV
推 :推
03/20 23:34
bosel
推 :好看....
03/21 01:31
aa2233a
推 :有萌有推++!!
03/21 01:59
marcodohan
推 :推~
03/21 15:11
darkcola
推 :GJ
03/21 18:29
leoliao13
推 :看完推!! 整個寫得很棒啊!!
03/22 04:44
rort
推 :因為黯刃騎士說穿了不就是奇幻版的昭和假面騎士嗎XDDDDD
03/22 22:52
eetheend
推 :~~
03/27 18:46
pdshingo
推 :GJ! 不知道為何覺得這故事帶著腐味XD
03/27 20:18
godone17
推 :非常精采!
04/17 22:52
lowtip
推 :看到弗丁說"泰蘭"的時候 有一種想哭的感覺T_T
06/21 01:10
lowtip
推 :而達瑞安回敬那一句"灰燼使者"的時候 也不是單純指
06/21 01:13
lowtip
:身為雙手武放置架的身分吧T_T
06/21 01:14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閒聊] 「銀の匙 Silver Spoon」連載再開
[新聞] Silver談勇士和騎士統治聯盟:這不是問題
[其他] 充滿詩意的唯美夢境 Silver Sixpence In
[山崎] silver soul
推薦文章
[LIVE]《秘密花園》ep3
[大哭] 我最冏的投票日
[LIVE]《秘密花園》ep5
[心得] 謝謝我是台灣人
[SNF!] SD vs IND
[Live] 2010 MAMA 亞洲音樂盛典 in 東風
[LIVE] SA vs OKC
[搶先] 11/18的最大黨
[1114] 閒聊集中文
[雷文] 2010/11/08 第二場錄影
[閒聊] Y拍的惡劣賣家
[Live] 22:05 ~ 22:30
[討論] 今年你最難忘的賽事(回顧分享中)
[心得] 秋季心得
[Live] 中韓戰
[情報] 2010秋季檔收視報告
[情報] 101119 KBS 音樂銀行 節目單
[問題] 合作演情侶一次以上的男女主角?
[情報] 2010秋季檔收視報告
[板友] 2105T 嘉義中坑
[情報] 白蘭氏五味子芝麻錠 試用包免費索取
[苦惱] 孝親費
[情報] Nooooooooooooooooooote
[轉錄][BOX ] Heat 95:106 Mavericks 技術統計
[慶生] 我讓你跟松本孝弘同台啦!!
[新聞] 少女時代《Hoot》舞蹈版MV公開 美少女긠…
[新聞] SHINee 4日訪台會熱情粉絲
[問題] 如果有星星要來營區吃早餐 煮哪類清粥 …
天氣概況~2010/11/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