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都市異聞錄:不死者之殤(完)

marvel

[創作] 都市異聞錄:月蝕山林(一)
[創作] 都市異聞錄:在五月的第二個星期日
[創作] 都市異聞錄:村之雨(二)
[創作] 都市異聞錄:村之雨(四)
[創作] 都市異聞錄:村之雨(五)
[創作] 都市異聞錄:不死者之殤(一)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badend608
  白光散去,三人已來到了阿克薩清真寺內,寺內一片漆黑,只有窗戶外頭透進的點點 星光幫忙照明。   星光下的窗口邊,站著兩道人影。   「還有人在。」帕英笑咪咪的迎了上去,但看清來人後,臉又垮了下來。   「原來是妳們啊。」   吉兒一臉不爽的猛敲帕英的頭,像在問他有什麼不滿嗎?蓋兒則走到格佛雷身邊,指 了指旁邊的一扇門。   那是一扇高聳的木門,格佛雷會意,將木門「咿呀」一聲推開來。   木門後,是寬廣的大廳,本來大概是給伊斯蘭教徒祈禱用的,但現在已荒廢破敗。   在一片灰塵與滿地狼籍中,有四人各持著一盞小燈,或坐或站,笑看著帕英。   「嗨,團長。」其中一名光頭大漢咧開缺牙的嘴笑道:「你們也太慢了吧。」   坐在他身旁的小個子尖聲尖氣的說:「對啊,我們等很久了耶,這裡那麼破,快點跟 國王申請經費,諒你們這些蠢蛋也不會理財,經營的事就交給我摩奇大人吧!」   另外兩人沒說什麼,只是站在火光邊,對帕英等人投以溫暖的微笑。   「哈哈!」帕英開心的笑了,「我就知道會有人來,還有四個!太棒了!」   格佛雷也露出了微笑,光頭大漢歐拉和另外兩個高個子本來就是軍隊出身,他們願意 參加倒可以猜想得到,但特別擅長經商的摩奇會參加,可就令他意想不到了。   但不管怎麼說,他們願意出現在這裡,就代表他們願意在未來的日子裡,繼續同甘苦 共患難,每一個都是不可多得的好夥伴。   「嘿嘿,老大,這你可說錯了,不只我們四個喔。」摩奇揚手一揮,「大家出來吧! 」   幾束火光在黑暗中燃起,照亮了整個大廳,帕英這才看清楚,大廳裡站滿了人,每個 人都帶著笑意看著他。   站離帕英最近的是一名叫做瑞姆的矮胖子,他恭敬的向帕英行禮後,抬起頭來,笑道 :「雖然我們其他人沒辦法像歐拉他們一樣加入軍隊,可是我們永遠都會在背後支持你們 。」   「瑞姆、海爾、曼克斯……你們、你們……」帕英的眼神一一掃過大廳中的每一張熟 悉臉孔,傭兵團的所有人一個沒少,全都來了。   帕英皺起眉頭,深怕感動的情緒一個不小心滾落。   「一輩子,都是兄弟。」歐拉走到帕英身邊,舉起粗壯的手往他胸前輕輕一搥。   「嗯。」帕英用力點點頭。   舉起手,帕英高聲吶喊。   「我在這裡宣佈,屬於我們的兵團,正式成立!」   「喔喔喔喔喔!」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掀翻了屋頂,穿透了夜空。   歡呼聲中,亞克席湊了進來,說:「喂,你們這些傢伙,至少該給這新的軍團取個名 字吧?」   帕英問:「你覺得要叫什麼名字比較好?」   「這個清真寺據說是建在從前所羅門王的聖殿遺址上,就叫『所羅門聖殿的騎士團』 怎樣?」   「好!」「這名字好啊!」眾人紛紛附和。   「哈哈!」帕英豪邁的說:「這個名字有點太高級,好像不太適合我們這些窮哈哈的 傢伙,乾脆叫所羅門聖殿的『貧苦』騎士團吧,感覺比較貼切。」   眾人大笑,附和的聲音更加熱烈了,每個人肩搭著肩,一同呼喊這新的團名。   氣氛熱絡非凡,每個人都盡情的歡暢大笑。   格佛雷一直在旁邊,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蓋兒拉拉他的手。   「你怎麼不跟他們一起熱鬧一下?」蓋兒用眼神問道。   「我想把這一幕永遠的記下來。」格佛雷微笑。   蓋兒嘴角揚起,將頭輕輕偎進格佛雷的懷中。   抱著蓋兒,格佛雷看著滿室火光閃耀,聽著眾人高聲歌唱。   「這是我這輩子所經歷過,最開心的時刻了。」   多年後,儘管一切都變得不再像從前美好,有人犯罪、有人背叛當年的夥伴、有人在 絕望中死去,但格佛雷還是常常會夢到那個很美好的,大家一起歡呼、一起笑鬧的夜晚… …。                   8   「格佛雷……格佛雷……格、佛、雷!」   聽到帕英嘶啞的叫喚聲,格佛雷回過神來,迴劍斬下了逼近的敵人首級。   「你在發什麼呆啊?」帕英罵道,隨即舉起手裡的矛,戳死兩名不長眼的伊斯蘭士兵 。   「……沒什麼。」格佛雷看著帕英毫不猶疑的殺敵神態,格佛雷明白,剛剛在腦海中 閃過的一切,不過是年代久遠,再也無法重溫的回憶罷了。   是的,在這裡的人是帕英,卻又不是帕英。   至少,他已不是當年的那個帕英了──儘管外表沒有絲毫變動。   格佛雷將視線轉向漫山遍野的敵人,他們舉著弦月大旗,昭示著他們對真主阿拉的信 仰。   敵人前仆後繼,有如洶湧潮水,卻都悽慘的死於帕英帶領的聖殿騎士團手下。   兩百年過去,當初只有九人的窮苦騎士團,在經過歲月灌溉後,搖身一變,如今成了 後勤多達萬人的大型軍團。   雖然後勤豐富,但帕英還是決定走菁英路線,真正上場戰鬥的主力只有百名左右的「 聖殿騎士」。   聖殿騎士們穿著白底繡紅十字的制服,身著精良重甲,持著各樣兵器,這是一批令人 難以想像的強悍菁英,個個都有以一當百的力量,甚至連戰馬都有受過傷人的訓練。   多年前的蒙吉薩戰役,帕英帶著區區八十名聖殿騎士,打敗了三萬人之數的伊斯蘭教 部隊,殲滅了敵方近九成的兵力,建立了萬世稱頌的戰功。他卻對這種功績完全不感興趣 ,反而將其讓給了隨軍的耶路撒冷國王。   他的目的,只在於對那些伊斯蘭教徒進行殺戮而已。   「去死吧!」帕英猛揮長矛,一道肉眼可見的紅色波形向前斬出,將一整排的敵軍切 成了兩半,血雨紛飛,帕英瘋狂的笑著,驅著戰馬踏碎敵人的軀體,繼續向前突擊。   格佛雷嘆了一口氣。   一樣的神采飛揚,一樣的火熱光芒,現在的帕英卻已不是當年那個發誓要帶來平等的 青年。   突兀嗎?   不。   格佛雷知道,突兀的是自己。沒有人能在經歷過那麼多事後,還能保持原來的無瑕。   帕英是什麼時候變成現在的模樣的呢?   是討伐一名強大惡魔時,歐拉為了讓所有人都能安全逃走,獨自犧牲性命斷後的時候 嗎?   還是又一次討伐魔物後,筋疲力竭的他們遇見了伊斯蘭軍隊埋伏的時候?   那支伊斯蘭軍隊的帶頭者,家人都被狂熱的基督徒以殘忍的手段殺死,所以他也用同 樣的手段對付落在他手上的帕英等人。   美麗的吉兒和蓋兒在那天被撕成了碎片,死前被百般凌辱,死後也不得安息。   出征前就懷有身孕的吉兒死後被吊在了樹上,肚子被開了個大洞,小小的胎兒垂掛在 半空中,晃啊晃的,直到三天後瘋狂的帕英殺盡了那批伊斯蘭軍隊才將她救下。   至於蓋兒。   人在最痛苦的時候,往往會選擇性的逃避某些回憶。   格佛雷已經想不起蓋兒最後的面容了,只是閉上眼,她死前嘶啞的哭聲還是輕易的穿 越了時光,讓每想起一次的格佛雷,又變得更像冰冷的鋼鐵一分。   在這些事情發生時,亞克席都沒有出現,當時他正在進行修補世界壁壘的工作,在帕 英他們到達不了的地方與無數怪物搏鬥,直到帕英救下吉兒後,他才出現在兩人眼前。   格佛雷不確定帕英真的陷入瘋狂,是在吉兒死在眼前時,還是他抱著吉兒腐爛的屍體 ,跪求亞克席的幫助,卻被他拒絕時。   「拜託你救救她!救救她!」帕英披散著因染滿鮮血而糾結的亂髮,跪在地上不停的 磕頭。   「不行,帕英……她已經死了,我不能讓死者復活,這樣會違反這個世界的規律。」 亞克席憂傷的說。   帕英全身顫抖,拉著亞克席的長袍下襬,「你不是讓我和格佛雷活下來了嗎?再對吉 兒用一次同樣的方法啊!」   「帕英,她已經死了,和你們當初的狀況不一樣。」亞克席搖搖頭,「況且如果是平 常的你,絕對不會想讓吉兒也跟你擁有同樣形式的生命的。讓吉兒安息吧……你也該…… 好好休息一下了。」   「休息?」帕英一怔,然後神態狂亂的大笑。   「你叫我休息?難道你忘了是誰把我變成現在這副無法進食、無法入眠的模樣的嗎? 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只是不甘心世界上只有你一個怪物,才把我和格佛雷也拖下水!其 實一切都是你暗中安排的!」帕英說著完全不合邏輯的話,將一切全都怪罪到亞克席頭上 ,「你不是守護者嗎?你應該要保護我們啊!為什麼在我們遇見這樣的事情時,你卻不在 啊?現在再來說沒辦法救吉兒,我們不是朋友嗎?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是的,我是守護者。我的工作,就是要保護絕大多數的人,要是我因為自己的 事情破壞了規律,那平衡總有一天會被瓦解,會害死成千上萬的無辜生命,所以我不能那 麼做。」亞克席的右眼滑出了一滴淚,「我們是朋友,但我真的沒有辦法救她,很抱歉。 」   「啊啊啊啊啊!」帕英長號,滿腔悲怒的搥打地面。   「對不起,我的朋友……我真的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亞克席憂傷的看著悲痛 的帕英和吉兒的屍體,緩緩退後,消失在陰影之中。   那是格佛雷最後一次見到他。   帕英的痛泣持續了整整七天,直到流乾了血淚,喉嚨再也發不出聲音。   然後帕英,就再也不是帕英了。   格佛雷自始至終都在一旁,靜靜的觀看這一切,他沒發現自己也和帕英一樣流了七天 血淚,和帕英如怒火般勃發的悲怒不同,他的情緒在找到宣洩的出口前,就已結成了冰。   看著帕英被鮮血濺滿的背影,格佛雷強迫自己從往事中抽離。   當年的夥伴一個個離開那晚的熱鬧筵席,離開舊夢,只有自己還自私地沉浸在往日時 光中……。   「騎士總管。」格佛雷伸手,招來自己的副手。   「是的,軍團長,有何指示?」騎士總管是一名高大挺拔的光頭男子,每次看到他, 總讓格佛雷想起缺了兩顆牙的大漢歐拉。   「下令全軍後撤,只留我和大團長就可以了。」格佛雷吩咐。   騎士總管領命,從格佛雷手中接過了代表命令行使權的十字旗,帶領著聖殿騎士們退 去。   眼見聖殿騎士們退去,卻留下兩名看來職位頗高的男子,伊斯蘭軍反而不敢貿然進攻 ,將戰線也往後拉,叫出後排的弓箭手,預備以弓箭射殺兩人,並追擊後撤的聖殿騎士們 。   「真是一群無恥的膽小鬼。」帕英獰笑,取出騎士槍,解開了右手臂上的繃帶。   一頭獅身蠍尾模樣的紅色怪物從帕英的手臂展翅飛出,迅速在空中繞了一圈後,鑽進 了他的槍身中,白鐵槍身頓時變得殷紅如血,還有血管般的醜陋花紋。   格佛雷默默取出了放在馬鞍上的巨盾。   「鏘啷!」   立起盾牌的同時,一千名穿著重甲的步兵出現在格佛雷的身邊,立定站好,同時敲打 自己的左胸,響聲震天。   看到兩人身邊莫名其妙出現的鐵甲部隊,伊斯蘭軍隊的指揮官一聲令下,漫天箭雨如 飛蝗般撲向兩人。   「殺!」帕英嘶吼,握緊槍柄,身形如電衝出。   格佛雷的鐵甲部隊也跟著他的馬,用超越常人的速度,彈開了無數箭矢,狠狠撞進了 伊斯蘭軍隊中。   一個小時後,伊斯蘭軍隊逃了一半。   剩下一半,踩在帕英和格佛雷的腳底下,血肉模糊。   然後,那個人來了。                    9   在遍地死屍的盡頭,出現了一個人影。   百年沒見,但格佛雷仍一眼就認出了他。   白色的袍、俊秀的臉,還有藍綠異色的雙瞳。   亞克席。   一旁忙著指揮馬用鐵蹄蹂躪屍體的帕英也看到了亞克席,他大吼一聲,朝著亞克席的 方向一槍刺出。   槍尖爆出了熾紅的火燄,直線衝向亞克席。   亞克席不閃不避,也沒有伸手格擋,任由火燄砸到他的身上。   「轟!」烈焰爆炸,掀起了一陣沖天煙塵。   亞克席面無表情的從塵土飛揚中走了出來,他的袍子被火焰燒盡,上身赤裸,下半身 穿在袍子內裡的皮褲也被燒得破破爛爛。   可是他的身上卻半點傷口也沒有。   在火燄燒遍亞克席身體的同時,他的左眼綻放出了金色光芒,碧色的眼裡滾出了無數 藤蔓般的圖騰,迅速爬梭到了他的全身,修復了他的傷口。   亞克席將被焚風吹亂的頭髮往後撥,踏過了遍地死屍,來到了兩人身前數公尺處。   「你來了。」帕英的語氣透著不祥的冰冷。   「嗯,我來了。」亞克席淡淡的說。   「來取我們性命的?」   「對。」   格佛雷在一旁看著兩人平靜的對談,從帕英投身於戮殺伊斯蘭教徒,引發無數戰爭開 始,格佛雷就知道一定會有那麼一天,畢竟他們身上的力量不屬於這個世界,任意使用它 來殺害生靈,身為守護者的亞克席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只是他沒想到,亞克席會遲到那麼久。   「為什麼?」格佛雷問,自然是在問亞克席為什麼現在才出手。   「我們是朋友。」亞克席回道。   「你這是在可憐我們嗎?」帕英問,舉起了騎士槍。   亞克席搖搖頭。   「儘管我們是朋友,你還是得執行你的任務,是嗎?」格佛雷問。   亞克席點點頭。   格佛雷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笑。   不是諷刺,而是真切發自內心的那種開懷大笑。   「那就,來吧。」帕英將騎士槍貼緊身體,低下身,紅色的蠍尾獅從他的手臂中衝出 ,鑽進了他的身體裡,血紅色的斑紋迅速佈滿他的身體,讓他全身上下散發出懾人的氣勢 。   被鮮血凝結成束的稻草色頭髮飄揚,帕英的眼睛凝視著前方。   嘴角,卻帶著一點笑意。   為什麼呢?   帕英不懂。   格佛雷也不懂,但他似乎又看見了,當年在星空下興起凌雲之志的帕英。   「我決定了,我要接受國王的條件,成立武裝兵團。既然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真實,我 沒辦法再袖手旁觀,雖然我們的力量根本比不上亞克席,但只要能集合大家的力量,我們 一定可以,我們的未來,要靠自己來保護。   「我們的敵人,不是和我們有著相同血液的人們,不管是什麼膚色、信仰,都該加以 保護才對。靠著這股保護的力量。總有一天,我們會建立一個沒有歧視和紛爭的社會。   「Non Nobis, Domine,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賜予我們光榮,上帝,賜 予我們光榮,非為了我們,上帝,而是為了您的名字)   眼神看著腳下一望無際的大地,帕英在風中呼喊。   狂風吹拂,吹起了他的髮與衣,卻絲毫不減他的凌雲壯志,反而如火燎原。   大風起兮雲飛揚。   大風起兮,我飛揚。   格佛雷舉起盾,無數鋼鐵士兵包圍住了亞克席。   「那,就讓我們結束這一切吧。」說完,格佛雷真的笑了。   幾滴淚水從格佛雷乾旱已久的眼眶中流出,落入被鮮血灌溉的大地,綻放出一朵水花 。   水花凋零。   格佛雷想起了那個夜晚。   儘管一切都變得不再像從前美好,有人犯罪、有人背叛當年的夥伴、有人在絕望中死 去,但格佛雷還是常常會夢到那個很美好的,大家一起歡呼、一起笑鬧的夜晚……。   還記得帕英走音的恐怖歌聲、記得亞克席佯裝是魔術,其實根本在表演貨真價實魔法 的胡鬧把戲、記得響遍夜空的笑聲、記得溫暖火光下每個人的側臉。   記得蓋兒鑽石般的眼眸,還有她的溫柔懷抱。   還記得……。                   12   一個聲音叫住了閉眼回想的純一。   他睜開了眼。   「嗨,亞克席。」一頭稻草色亂髮的帕英靠在阿克薩清真寺的大門上,手裡牽著吉兒 ,瀟灑的和純一打招呼。「好久不見啦。」   「哈囉,帕英。」純一微笑揮手,「你看起來過得不錯呢。」   帕英輕笑,「你呢,回來幹嘛?」   「我回來向你們道別。和你、和格佛雷、和我的老師與師兄,還有過去的一切。」   一個聲音從阿克薩清真寺的屋頂傳來,「怎麼?我還以為你會想一直記得我們呢,沒 想到你這忘恩負義的小子居然那麼無情,真是令人難過啊!」   純一抬頭,看見兩名高大的男子,一名有著滿頭太陽般耀眼的金髮,另一名則是滿臉 紅褐色的大鬍子。   「老師、甘恩。」純一揮揮手,說:「我並沒有要忘了你們──我永遠不可能忘的, 只是,我終於又找到了值得珍視的人們了,所以我不能再沉溺於過往的幻影裡。」   「你說的是他們嗎?」帕英指指純一的身後。   純一轉身,看見了格佛雷正牽著蓋兒,站在牆邊和一群人說話。   那群人有男有女、有高有矮,全部都關心的看著自己。   「是啊,是他們。」純一微笑,「還有其他許許多多、我很想珍惜的人們。」   「那很好啊。」甘恩從屋頂一躍而下,拍拍純一的肩,大鬍子下揚著藏不住的溫暖, 「我很為你感到高興。」   純一點點頭,掃視所有熟悉的人們面孔,最後閉上眼睛,緩緩說道:「因為不斷的失 去,讓我曾一度害怕擔任守護者,甚至為了擺脫冥后的檞寄生,躲到冥界去。   「但前陣子,我感覺到即將有巨大的災難要到來,為了我所珍視的人們,我需要這股 力量。   「我,是為了守護這個世界而存在,可是如果沒有珍惜的人,這個世界就沒有意義了 。所以這一次,不管是身邊的人,還是世界,我全部都要保住,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犧牲 !」   純一說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了。   他緊閉著雙眼,捏緊的雙手顫抖。   耳朵裡,聽見了那些來自過去的溫柔打氣聲。   「真的……很謝謝你們。」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   「謝謝。」   睜開眼,那些過往的幻影已消失無蹤。   出現在眼前的,是另外一批令他感到無比溫暖的面孔。   亞芸拿著一疊寫滿紅字的紙張,輕輕交到了他的手裡,溫柔的說:「這是你朋友要給 你的。」   「嗯。」純一點點頭,捏緊那疊紙,「謝謝妳。」   藝齡看著純一的雙眼,帶著些許溫暖笑意,點了點頭。   「純一哥,你還好喵?」安亞拉著藝齡的手,怯怯的問。   「我沒事。」他拍拍安亞的頭。   「純一哥!睿穎哥自己看完那疊小說後就禁止我看,超沒品的啦……好痛!」小悉站 在藝齡的另一側,在說完這句話後被睿穎狠狠賞了個暴栗。   小悉含著眼淚,躲到純一的身後,拉著他的褲管,一臉委屈的說:「嗚……你等一下 要借我看喔。」   「好。」純一也拍拍小悉的頭。   「欸。」睿穎看著純一。   「嗯?」   「……一起回去吧?」   睿穎伸出大拇指向後比。   那是太陽的方向。   升起的太陽照亮了每個人的臉,也照耀了純一的過去,以及未來。   「嗯。」   純一微笑。   「我們回去吧。」                                 〈不死者之殤 完〉 ---- 這本書就到這裡結束了, 目前實體書也是出到這裡為止。 <不死者之殤>一書的兩個故事都在述說純一關於過去的糾葛。 關於一名不死者悠遠的傷痕。 整部故事裡,純一和睿穎都是主角, 一個,是渴望變成人類的怪物。 另一個,則是被迫成為怪物的人類。(生來就擁有強大的力量,難道不是一種強迫?) 在寫<不死者之殤>紅字部分的時候,老實說,我的心情是很複雜的, 那段故事其實是以格佛雷的角度去寫的,不死者之殤,同時也是在說他與帕英。 這段故事早在我動筆<都市異聞錄>系列以前就想好了,所以我早已預知到了帕英他們的 結局,可是我在寫這段文章時,心情還是情不自禁的隨著劇情進展起伏。 然後心碎。 ---- 下一本故事上市的時候我會再來把接下來的文章貼下去。 可能要等個一個月左右喔,真是對各位感到不好意思>< 謝謝你們對這部故事的支持。下次再見囉:) -- 接受宅, 面對宅, 處理宅, 放下宅。 http://www.wretch.cc/user/badend608 ~ -- ◆ From: 123.192.64.251
feather0911
推 :推!!!!!!!!可是要等好久QAQ
11/05 20:16
dodo0713
推 :推!!!!!!
11/05 20:16
lovebruce
推 :推
11/05 20:21
shy801020
推 :推
11/05 20:24
marrins
推 :push
11/05 20:27
rose1540
推 :淚推QAQ 純一要加油壓 !!!
11/05 20:28
ververia
推 :推
11/05 20:29
monoe30
推 :推~
11/05 20:35
SweetsBlue
推 :推~不推不是人
11/05 21:18
nathrezim
推 :好久喔~~~但會等下去的XD
11/05 21:26
lingray
推 :還可以扯到聖殿騎士團 原PO真有才XD
11/05 21:26
哈哈哈,其實格佛雷跟帕英是真有其人喔!!! 只是故事完全是我肚撰的XDDD ※ 編輯: badend608 來自: 123.192.64.251 (11/05 21:41)
kate2008
推 :推推推推!!! 想繼續看本篇故事><
11/05 21:57
BR747
推 :值得等待~
11/05 21:59
COOLYAGAMI
推 :推~ 好看耶這集 比起睿穎搞笑的過去XD 純一過去很好看~
11/05 22:08
monianna
推 :果然是很催淚....
11/05 22:10
HIHINO
推 :XD
11/05 22:44
HIHINO
推 :看到最後好感傷Q_Q
11/05 22:56
sunfallmoon
推 :真的很好看!
11/05 23:29
Maryyyy
推 :推推!!!真的很感傷..
11/05 23:39
lingray
推 :原PO的肚子好強,還會『肚撰』 能不能教一下XDDD
11/05 23:43
啊啊啊啊啊啊啊!打錯字沒看到啦(遮)
leonh0627
推 :推
11/05 23:59
leonh0627
:猜錯了 原以為帕英等也是爸媽貓的夥伴之一 Q.Q
11/06 00:00
爸媽貓的人是他後來才遇到的唷~
docat
推 :看完都哭了O__Q
11/06 01:00
marco741030
推 :推推
11/06 01:00
PBPY
推 :推!!! 看完好感傷ˊ口ˋ
11/06 04:36
※ 編輯: badend608 來自: 123.192.64.251 (11/06 07:59)
t6203leo
推 :推喔XD
11/06 08:21
ilikeilike
推 :我對於那種隻身在外結果妻小被辱的情節最不能承受啊TAT
11/06 08:35
qsimple
推 :好棒!....
11/06 10:57
HIHINO
推 :純一和睿穎都是主角?還是純一跟帕英?
11/06 13:34
整部都市異聞錄來看阿,睿穎和純一都是主角喔哈哈!
prismwu
推 :大推 真感傷...
11/06 14:19
※ 編輯: badend608 來自: 123.192.64.251 (11/06 16:02)
w310754
推 :靠我最討厭強姦犯了!怎麼可以對女生這麼做!!!
11/06 16:54
w310754
:女生應該是要拿來疼的欸!
11/06 16:54
w310754
推 :一個月是嗎?我等你!(>///<)
11/06 17:00
yeshe
推 :推 好看
11/06 22:09
gunawan
推 :推推推~~~好感傷阿~
11/06 22:28
PEIRON
推 :好棒的故事,謝謝壞結局
11/07 08:59
jingyi620
推 :push!!
11/07 12:29
kyle1101
推 :等!
11/07 16:46
higan
推 :好看
11/09 12:41
kyle1101
推 :等了三個月了= =
02/14 13:02
kate2008
推 :沒有下集QQQQQQQQQQQQQQ
02/21 11:52
whatyouown
推 :QQQ
03/17 23:06
kyle1101
推 :又富姦了
03/30 17:29
推薦文章
[創作] 都市異聞錄:不死者之殤(二)
[創作] 都市異聞錄:不死者之殤(四)
[創作] 都市異聞錄:不死者之殤(五)
[創作] 都市異聞錄:不死者之殤(六)
推薦文章
[影音] 110722 K-POP Festival (Music Bank) 全
[影音] 東方神起 I don't know PV搶先看
[心得] 2011 Girls' Generation Tour 周邊商品 …
[LIVE] 《成均館緋聞》第33集-大結局 (緯來台版)
========播出時間禁止po文停止線==========
[跪求] 請問一個兩年前的經營益智類小遊戲
Wuhai Challenger 小胖四強止步 欣翰/小胖冠軍!!
[國興] dero+黃金傳說
[閒聊] 偶像劇的經典台詞
[緯來] 7/30 男女糾察隊將播出「諧星的時尚認꼠…
[討論] 聖魔戰印第三十二集:邪角鬥雙鋒
[問題] 末世錄這類的劇情是不是接受度低?
[Live] 閃耀夏之戀 第3集
[分享] wOBA排名
Spiral Knight 超新手指南
[LIVE] (緯來)機器女友Q10_EP4
[問題] 台灣還有相對上的醫療淨土嗎?
[日本] B&L 5 ピカルの定理
[閒聊] 美西近況
[閒聊] 關於宜蘭
[情報] 今日一朗
[遊記] 蘇澳無尾港水鳥保護區 20110710
[閒聊] Great Greg Maddux
[徵書] USMLE Road Map: Pharmacology
[開箱] NZXT Source 210 Elite
[心得] 城市獵人之金娜娜的告白史
[閒聊] 韓劇中的孩子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