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錄] 新侍從主義在台灣:「苗栗國」是怎麼來

PublicIssue

[徵女] 要結婚者
Re: [問卦] 女生35歲後應該比男生還急結婚吧
[問卦] 有沒有天雷動能館的八卦?
[討論] 霸韓不過 誰被笑?被誰笑?
[問題]推薦適合睡前聽的網路廣播
Re: [問卦]原來炎黃兩帝都是蒙古人? 中國人三觀崩潰
看板
:PublicIssue
發表者
:vikk33
轉錄來源】 菜市場政治學 【文章標題無標題亦可略過 新侍從主義在台灣:「苗栗國」是怎麼來的? 【文章時間】 2020/2/24 【完整內文https://reurl.cc/0ojMOx轉錄連結當轉錄連結過長,請縮短網址,並保留原網址截斷後跳行 (此行請CTRL+Y刪除) ◎邱星崴/耕山農創社會企業負責人 近年來,台灣城鄉差距序擴大,資源與人口往直轄市集中,治理逐漸失能,地方處於崩潰 邊緣。一方面,這是全世界新自由主義浪潮的現象;但一方面,台灣的特色在於承受了中 國因素的衝擊,不僅加速地方性的瓦解,還重組為壓制在地歷史與文化的權力機制。 我們從地景上可以明確觀察到這點。地景是構成地方性的要素之一,而地景變遷背後往往 是政治性的。苗栗與花蓮作為台灣的邊陲縣市,派系為了生存尋求中國擔當新恩主,在運 作過程中,符合中國對於邊陲的凝視以及改造,具體展現在苗栗的大閘蟹以及花蓮的陸客 夜市上。我以這些地景政治為分析對象,突顯背後幽微運作的機制。 本文的觀點是,台灣的地方性生產機制正面臨著嚴峻的挑戰,中華帝國持續整編地方,以 地方派系作為中介,大幅度地改寫台灣的地景政治,使得台灣主權行使領土上排他的權力 。中國與派系的合作,造就了台灣國內破碎、流動的中國主權飛地。 我認為這一套新的權力機制──中華新侍從體系,可能就是二○一八年民進黨地方選舉大 敗的主因。我將指出新侍從體系的運作方式、侷限以及突破的可能性。 文獻與理論 中國銳實力刺穿著全世界,但台灣特色卻是與地方派系合謀,將台灣的地方性竄編為大中 華拼圖的一部分。 根據人類學者阿君.阿帕度萊(Arjun Appadurai)的理論(Appadurai 2009),地方性 涉及到複雜的社會技術,特別是儀式,重新將空間與時間社群化,涉及了對社會的想像。 而社會想像是人們想像其社會存在的方式,這樣的理解既是事實性的,也是規範性的。用 最白話來說,地方性涉及到台灣人如何成為台灣人的命題,但這一套歷史沈澱而成的機制 ,正受到中國政治權力投射的嚴峻挑戰,換言之,台灣的地方性在逐漸消弭當中,台灣人 主體生成的邊界也日漸模糊,以台灣人最熱愛的夜市文化為例。夜市是台灣庶民文化的代 表,當然是台灣的經典地方性之一。夜市無分大小,散布在台灣每一個生活圈,無論鄉村 或都市,都是下班、餐後的休閒好去處。雖然夜市可以說是台灣很普遍的生活方式,但其 相關研究並不多,其中最著名的當屬人類學者余舜德(2000),他認為,夜市不僅是台灣 人民的夜間公共休閒活動,也是聚落的網絡節點,更是一種凝聚社區意識的認同空間。 余舜德的夜市民族誌,研究九〇年代台南的夜市,或可稱為,台灣工商業化後的經典夜市 ,帶有鄉村的人情味,也擁有都市的便利性。九〇年代的台灣,輕工業逐漸在世界市場喪 失競爭力,許多廠商轉作內銷,而夜市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 余舜德發現,夜市高效能的零售機制、低成本的營業型態、消化滯銷或瑕疵品、讓廠商直 接販售等特性,發揮了支持上游產業鍊的功能,由此為台灣經濟轉型作出積極貢獻。 在余舜德的敘述下,九○年代的夜市儼然是台灣人的道德共同體:夜市是日常與慶典之外 的異質空間,其中各式元素交融出一種社群共感,此精神意識有其物質基礎,由各個聚落 的網絡節點形成,這讓社群共同體的共感不僅僅是共同享用食物,更透過生活用品的生產 與消費,將其流通範圍擴散於全台灣。夜市讓物的生產與消費在台灣共同體中流布,並且 意外地發揮社群道德效果,包容了台灣曾經的經濟主體──製造業小頭家。 如今事過境遷,二十年後的今日,中華帝國龐然崛起,中國因素強力發揮作用,上述余舜 德提及的內銷主力輕工業,早已經完全外移至中國,夜市轉為流通中國的廉價商品,而在 山林邊區情況變本加厲,不只夜市的產品來自中國,有時連顧客都來自中國,不知不覺間 ,夜市也被一條龍垂直整合,余舜德描繪的黃金年代共同體再不復見。 事實上,不只是夜市,在花蓮還有許多為了迎合陸客的扭曲的情況,我將在後文提到。這 些現象在地理學者依恩.羅文(Ian Rowen)眼裡是常態,都是中華帝國權力輻射的一環 。 羅文(Rowen 2016)長期研究陸客,參與過多次陸客團,為此提出了精闢觀察:陸客涉及 到主權邊界的重組,透過護照、入台證等,陸客的旅行就是中國作為政體的旅行──國家 與旅行業者共謀,以內地化包覆陸客的旅遊經驗,並向外延伸,透過空間的介入,發揮國 家的影響力。陸客的案例,恰恰可以說明,旅遊是國家領土化的治理技藝,陸客的存在成 為中國主權的跳板,使陸客旅遊周遭中國領土化。 我打算再延伸羅文的觀點,指出:在地方的權力場域中,任何涉及到中國的人事物都具備 著(1)作為中國政體的延伸(2)中國主權的跳板(3)將主體周遭中國化的特質。這一 套權力滲透機制,藉由侍從體制的中介,以中國相關人事物為核心,延伸、整編周圍的秩 序,最終與中國政治意志對接。用一句話說,新侍從體系的運作在台灣正創造出主權例外 空間──對內排斥、擠壓,對外連通北京的權力空間,打穿台灣作為民族國家的主權裂縫 。 上述機制必須以派系作為中介,以下我將簡述台灣地方派系的發展史,並以苗栗大閘蟹以 及花蓮的陸客為例,說明這一套新侍從體系機制的運作方式。 派系與當代發展 台灣戰後派系發展 地方派系能夠與中國因素對接,有其內在權力邏輯。台灣曾經是一座派系之島。根據吳乃 德(1987)的經典研究,國民黨在台灣之所以能夠遂行其統治,有賴於其戰後建立的權力 結構──恩庇侍從體系。國民黨布建了二元派系的統治體系,從中央到地方每一個層級都 扶持雙派系對抗的格局,以鞏固自身的統治,透過特權恩惠的發放交換政治忠誠,並輔以 司法系統的威嚇,簡單說,就是用胡蘿蔔與棍棒齊下的策略,維持外來政權長期穩定統治 。 直到解嚴後,台灣的地方派系逐漸瓦解。政治學者王金壽(2004)認為:反對黨的出現、 派系內部的競爭、獨立的司法制度、中立的情治機構以及自由的媒體等五個條件,國民黨 型塑的金字塔式派系逐漸山頭化和零碎化。從長時段來看,地方派系在台灣的勢力的確逐 漸委縮,但唯獨兩個地方—-苗栗與花蓮—-侍從體系始終扮演著關鍵角色,至今未曾選出 國民黨勢力之外的縣長與立委。 苗栗與花蓮的民主化程度相當低落並不是偶然,而與區域特質息息相關。苗栗與花蓮一東 一西,雖然隔著中央山脈,卻擁有高度雷同的特質: 擁有豐富的原物料資源(煤礦、石油、天然氣、玉石、水泥等)。 資源開採需要大型資本與設備,本地人被迫成為承受高風險的 勞動力,無法單純傳統方 式維生,青壯人口大量外流。 資源開採由公權力壟斷,壟斷租有利派系政治運作。 細膩照顧選民感受,開辦免費營養午餐、課後輔導;放煙火與 大型活動,提昇驕傲感。 財政昏迷指數進入葉克膜等級,大量販賣土地還債。 配偶介入政治,準備代夫出征。 大量開發建設,降低相對剝奪感。 簡言之,上述特點是屬於山林邊區的特質,此區域的資源基本上都屬於壟斷租,礦產、林 業的開採,都需要特許權力,仍然保有侍從體系運作的基底(邱星崴 2013),這正是為 何歷次民主化浪潮無法拍進苗栗與花東的原因,還在新的時代找到新的恩主,產生了侵蝕 台灣民主根基的新侍從體系。以下我以苗栗的大閘蟹以及花蓮的陸客夜市說明新侍從體系 如何運作。 新侍從主義在苗栗:以大閘蟹為例 二〇一一年,我前往苗栗的部落訪談報導人,看到一個驚人的景象:許多廂型車輛停在農 場外,一大群人簇擁著報導人,他穿著傳統服飾,穿梭在大閘蟹池旁,面對記者侃侃而談 。我仔細一看是CCTV的攝影機,嚇了一跳。 等到眾人離去,我詢問報導人才知道,那是中國中央電視台的記者以及上海的大閘蟹 專家過來訪問,瞬間在我腦海構成一幅政治圖像,「穿著傳統服飾的典型台灣少數族群, 操持北京話,飼養內地的大閘蟹,與來自上海的專家交流」,而這幅經典中國邊區的圖像 將透過官方電視台的放送傳遍全國,又一次再現了「一個中國」的政治想像。 更荒謬的是,這位報導人是在苗栗部落中極少數的資深深綠支持者,從黨外時期就走上街 頭,參與原住民運動,還擔任過政府要職。正因為我相當了解他的背景,才對眼前所見相 當訝異。於是我直接問他,不怕被統戰嗎?他看了我一眼,說自己立場很清楚,不會輕易 被改變。我心裡隱約感到不對勁,因為先前的景象正是中國官方的族群論述–中華民族一 體多元,漢人與少數族群,在指導與被指導、輸送文化與學習文化的刻板形象下,和樂融 融相處。 因此,大閘蟹給我的第一印象充滿政治意涵,但那時候還沒有中國因素的概念,還無法具 體指認與描繪問題所在。隨著我持續進行研究,參與地方運動,才慢慢意識到,苗栗縣許 多荒腔走板的現象,正是中華帝國崛起對邊陲地區滲透的結果。許多開發建設,其實是地 景政治,大多在劉政鴻擔任苗栗縣長(2005-2014)任期內完成。 劉政鴻是在台灣地方派系全盛期養成的政治人物,延續地方派系發放資源收編忠誠的方式 ,在苗栗既有破碎、緊張的派系條件下(蕭新煌、黃世明2001),以非客籍之姿,成功打 造自己的政治系統。劉政鴻任內大幅度舉債,免除全縣營養午餐、學雜費等費用:並且開 發各項園區,引發農民抗爭,其中以拆屋毀田的大埔案最廣為人知。同時邀請三大男高音 、施放煙火等大花公帑。 上述劉政鴻的政績,基本上依照兩個軸線展開:傳統地方派系開發分潤模式,以及新自由 主義下區域競爭的模式,當然這兩種模式或多或少存在於台灣其他縣市,但在苗栗還有另 一種特殊的政治行動軌跡──中國因素。 劉政鴻任內頻繁出國,一共四十四次,其中有三十次前往中國,比例高達六成八,往來相 當密切。與此同時,卻很少人注意到,劉政鴻將苗栗縣悄悄地變成中國縣。許多與中國形 象直接相關的場所,在劉政鴻任內,以觀光之名大興土木,除了藏傳博物館在籌備時遭到 公民團體抗議中止外,其餘的少林寺、馬奮館、客家圓樓、閩南書院均等順利落成, 這 些館舍缺乏實際效益,觀光效果不如預期,其象徵意含重於實質。 這不單純只是治理失能,而是尋求另一種政治紅利。劉政鴻的第三條施政軌跡,正是環繞 著中國崛起的氛圍展開。這些館舍目前大多淪為蚊子館,但有一樣特殊政治地景還在蔓延 中──大閘蟹。劉政鴻任內最誇張的一次是率團一百三十人,用經濟部補助招商獎金,去 上海大吃大閘蟹(東森新聞政治中心 2012)。 大閘蟹,學名「中華絨螯蟹」,分布於朝鮮半島至中國福建沿岸的通海湖泊、河流。二十 世紀初,大閘蟹隨著船舶的壓倉水進入歐洲與北美,目前已經擴大蔓延,往東進入中亞, 往南進入地中海;北美部份,也開始往加拿大蔓延,東岸也陸續出現(出處)。大閘蟹幾 乎禍延全世界的危機,被聯合國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列舉為百大外來入侵種,造成下列危害: 破壞在地生態系統:大閘蟹為雜食性並且具侵略性,與當地物種競爭食物與空間,會造成 在地水生動植物體變小,影響基因頻率與其他生物洄游。 減少漁獲:破壞捕撈工具,盜食或夾傷捕獲物。 有害衛生安全:大閘蟹是衛氏肺吸蟲的第二中間宿主。 破壞設施:大閘蟹有打洞的習性,破壞當地的堤壩、防洪或防波堤、排水灌溉系統以及港 口設施;遷移時,聚集在排水口,妨礙污水排放。 對台灣而言,尚有更可怕的後果,因為大閘蟹與台灣本土毛蟹基因接近,如果產生雜交, 將影響台灣毛蟹的遺傳結構,發生生物污染,甚至族群滅絕。上述種種弊病,顯示大閘蟹 絕對不適合引進台灣,但劉政鴻卻於二〇一一年強勢引進苗栗,國內輿論與學界高度反彈 ,但苗栗縣政府與漁業署仍然執意護航,認為做好防脫逃設施即可(陳佳雯2012)。 二〇一五年八月的蘇迪樂颱風,重重打了苗栗縣政府與漁業署一記耳光。颱風過境摧毀了 養蟹設施,大批大閘蟹逃跑,造成八十個受災戶損失上百萬。 這只是表面上的損失,真 正不可回復的,是上述學者擔憂的生態毀滅性破壞。 短短數年間,大閘蟹產業在苗栗上岸安居,目前共有五十八戶業者,面積達二十六公頃, 放養四十萬隻。自二〇一一年起,至少已經連續舉辦五年的比賽,評審還邀請上海的專家 前來。 舉辦比賽是產業邁向成熟的指標,意味著象徵資本的出現,能夠透過界線的劃分 來製造階序,建構一種壟斷租,增加整體行業的市場價格。 大閘蟹看似擁有一切成熟在地農產業的形式,產銷班、合作社以及評鑑比賽一應俱全,並 鑲嵌在地方派系網絡之中,成為人情交換物,承載著恩惠流動,增加壟斷租的選項與交換 層次。但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大閘蟹的象徵資本來源自中國,位階劃分不全然由台灣在地 團體決定,這代表著大閘蟹背後正是一種新型態混合的侍從體系。 大閘蟹作為外來產業的移植與生根,沿著地方派系盤根錯節的權力網絡向下紮根,第一批 養殖大閘蟹的業者,都是政商關係良好的頭人,或者是政治人物自行經營的副業。根據三 立新聞的報導,劉政鴻涉嫌將蟹苗與飼料的經營權交由樁腳經營的合作社。 以產業鍊的頭尾觀之,這是徹底的恩庇侍從體系產物:在生產端,蟹苗由中國單方面壟斷 ,只能進口。進口後,又被縣政府外圍組織壟斷,再下放到樁腳體系;而銷售端則依照人 情分配,由大資本飯店買單,或親友團購,這兩年才看到路邊零賣。 大閘蟹成功地在台灣登陸上岸。不同於世界各地其他的案例,大閘蟹出於生命本能進入船 艙意外傳播,台灣的大閘蟹卻是被人為搭上中華帝國整編地方派系的橋樑,以人情流通作 為輸送帶,偷渡進台灣。正是在此特定條件下,大閘蟹有效延續派系生命,甚至成為捲動 新社會關係加入的產業。 諷刺的是,中國因為過度污染導致大閘蟹減產,而擁有好山好水、期待開發的山林邊區, 卻成為飼養大閘蟹的最加場所,尤其是廢耕、棄耕的水梯田,在縣政府的強力補助介入下 ,更讓業者有誘因向地主承租,許多還在耕作的水稻田也轉為大閘蟹場。麻煩的是,大閘 蟹在中國與韓國均有危害水稻幼嫩部位的紀錄,顯示大閘蟹對於水稻生產有潛在的風險 。 如今貿然比鄰養殖,恐怕再上演福壽螺悲劇,特別是台灣溪流逐步整治成功,反而成 為大閘蟹的溫床。大閘蟹將由水梯田流入河川,最終前往海邊產卵,完成自身生命週期, 成為不可能消滅的族群,如同發生在歐美的生態危機。 而這個悲劇,在台灣由山林邊區為起點。山林邊區長期受到壟斷與剝削,習於被人情恩惠 體制分配資源。因此,當大閘蟹的蟹苗,被中華帝國復返崛起的浪潮拍上台灣的山林,此 區域無論在生態上或政治上,都是大閘蟹產業最好的載體。大閘蟹是中華帝國崛起的權力 投射,也是隱喻。劉政鴻任內最後一次出國,即是帶隊去中國參加「第七屆中國河蟹大賽 」的比賽,中國媒體用「衣錦還鄉」形容。這替大閘蟹背後代表的中華帝國產業殖民體系 下了最好的註腳。 另一個可以對比的註腳是石斑魚。同樣是橫向移植的產業,台灣的石斑魚是馬政府任內重 要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政績,大批養殖業者前往中國投資,不僅血本無歸, 還讓對方學會養殖技術,成為強勁的競爭對手,石斑養殖業最終只有兩岸政商關係良好的 大型資本財團獲利,原先養殖小漁戶被迫拋售養殖場。 透過大閘蟹跟石斑魚的案例,我們可以看到,無論作為橫向產業的輸出端或輸入端,只要 產業本身在中華帝國產業殖民體系下,最終都會造成原有地方性消滅的結果。 小結 大閘蟹與陸客在台灣,都牽涉到一整套政治經濟的架構在運作,是中華帝國權力投射在邊 陲地區的地景政治。正是區域特質使然,讓山林邊區的侍從體系不僅不在民主浪潮下消退 ,反而跳過喪失影響力的舊權威,去尋找如日中天的中國新恩主。侍從體系的權力邏輯在 於壟斷特權與政治忠誠的交換,因此能與中國政體完美對接,誕生了當代侍從體系的新興 型態──地方派系嫁接中國恩主。大閘蟹正是中國主權飛地最好的隱喻,不斷打穿台灣國 內的主權漏洞,正如同大閘蟹破壞田埂一般。而台灣政府對內受限於地方派系的掣肘,卻 遲遲無法清除無論是實質或隱喻的中國外來種。 我們將在下篇當中討論另一個案例:花蓮。 【轉錄心得轉錄文章請附上心得70字,以利板友討論 (此行請按CTRL+Y刪除) 他這個問題 也就是台灣在學界很多研究的恩庇伺從主義 但從黨國體制演變到今天統戰滲透 或許 透過廢除鄉鎮市選舉 是否有打破派系被統戰的可能 也就是徹底斷掉派系存在就沒有這種金流 --
poltmer990
推 : 酷
03/26 03:16
Re: [爆卦] 各縣市債務現況
Re: [新聞] 停止港澳條例?陸委會:不是要放棄香港
Re: [新聞] 蔡拋停用港澳條例 反送中黃絲批:事前支
Re: [越獄] 全機種IOS 11~13.5 Unc0ver
[問題] 有人吃過麻辣鴨血罐頭嗎
[問卦] 三句不離政治是怎樣的人
[問卦] 一份愛能承受多少的誤解呀?
Re: [新聞] 振興券提前6月中起跑 花1千換3千
Re: [難過] 18歲對前途迷惘 求安慰
[黑特] 韓去年二月不要起心動念不就啥事也沒
[問卦] 印度要怎麼打贏中共?
Re: [新聞] 蔡英文:我們一起繼續撐香港的自由
[討論] 現在還有人在搶口罩嗎?
[請益] 老了住醫院附近?大醫院還是小醫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