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鬼界之島 之2 (五十)

marvel

[問卦] 有沒有台灣直播之最的八卦
[問卦] 到底愛情是怎麼一回事?
Re: [問卦] 捷運妹子睡在我肩上 該如何處置
[黑特] 台北市議員官員素質高?
[問卦] 一句話證明你不是中共同路人
[賣/新竹/竹北]獨家專任碧友富貴兩戶打通五房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steven2767
(五十) 我最想要的 不知何故,我看著這條猶如黑洞般的階梯,通往一個不明的坑洞,居然 一點恐懼的感覺都沒有,若說飛蛾見到燭火就想飛撲,現在的我望著漆黑的 空間,除了沒有害怕,還多了些許興奮。 一時之間,繪理、Vincent、陸老白和其他同伴,彷彿不曾存在我的腦中 ,心底只想下去一探究竟。 我沒有打開任何照明的設備,腳步一移,直挺挺地就往下走。 「下去吧……對,就這樣走下去吧……」一種細微的念頭不停在心中發 展,就像一杯乾淨透明的水,突然無預警滴入了墨汁,逐漸化開,逐漸化開…… 眼前竟是如虛空般的黑,一點光亮也沒有,我一步一步走著,也不知走 了有多久,時間好似凝結。 此時,眼睛不能視物,耳朵聽不見聲響,空氣沒有異味,嚐不到味道, 就連吹拂在臉上的微風也沒有,好像五感不再復存,憑著最單純的意念,不 停地踏下階梯,一格又一格。 這樣的狀態不曉得維持了多久,忽然之間,感覺腳底一緩,我昏沉的思 緒登時一振! 到底了? 踩到底部的一刻,封閉的五感瞬間恢復,舉目一看,自己身處於一條長 廊,前方十來公尺處,就是出口,強烈的白光刺得我睜不開眼。我顧不了太 多,腳步邁開就往外衝! 一奔出長廊,立刻就看傻了眼,只見這是一個無邊無際的巨大空間,挑 高的天花板自行發出白色耀眼的光芒;左右兩側的寬度就有一個足球場大小 ,前後的距離更是遠得我無法估計;地面鋪著純白的地磚,在光線的照耀下 ,像是一片廣闊的雪白世界;最令人不解的是,廣場中央有塊同樣白淨的平 台,站了一位身穿黑袍的人,他的面目掩蓋在袍子下,看不清長相,只覺得 一身黑袍與這裡雪白的環境格格不入。 我被此處的景像給驚呆了,直到那位黑袍人動了動身子,我才回過神來。 那黑袍人「呵呵」兩聲,開口說道:「我等你好久了,趙梧。」 他的聲音好熟悉,卻不知在哪裡聽過,我大聲叫道:「你是誰!為什麼 知道我的名字?」 黑袍人高聲尖笑了幾聲,突然一停,說道:「可笑啊,真是可笑!趙梧 ,就憑現在的你,也想闖陣,真是癡人說夢!」 「少說廢話!有種掀開你的袍子,躲躲藏藏的,算什麼東西!」我被他 一激,氣得將刀子掏出,準備跟他拼命。 他也不生氣,慢悠悠地從平台走下,長嘆一聲道:「唉,人最不瞭解的 ,果然就是自己。」 話一說完,他便伸手將蓋頭的袍子一拉,露出一張二十來歲的臉龐。 我瞪大眼睛,刀子差點因激動而脫手,倒退幾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說不出任何話來。 「呵呵!見到自己需要這麼驚訝嗎?」那黑袍底下的人,居然長得跟我 一模一樣!此刻再度聽見他的聲音,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難怪我覺得聲音 耳熟,原來那就是我自己的聲音! 我刷白了臉,大叫道:「妖孽!你他媽的變成我的模樣幹嘛!給我現出 你的原形!」 「我」依舊嬉皮笑臉地,毫不在乎的表情,冷冷說道:「變什麼變?我 生來就是這副模樣,因為我就是趙梧,趙梧就是我!」 我對他罵道:「幹!你少裝了!你絕對不是趙梧,哼!本尊就在這邊, 你怎麼裝都騙不了我!」 「是嗎?我說我是趙梧,可我沒說你不是趙梧啊?這麼激動做什麼呀。」 我被他搞得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他想表達什麼,我可不是個東西,那 有說變就變,要複製就複製的歪理,但此刻心跳得厲害,我有種感覺,他應 該沒說謊。 「我」突然換了語氣,一臉嚴肅,沉聲說道:「給我聽好,我不只是你 ,更是一個真正的你,一個完完整整的你!我之所以會出現,也是因為你的 慾望使然!」 「你說什麼屁……」我罵到一半,突然愣住了,腦中登時浮現一個極小 的念頭,就像星星火苗,猛然脹大數倍,燃成一片火海。 另一個「趙梧」笑了笑:「怎麼不往下罵?」 有種異樣的感覺在心底發酵,我喃喃唸道:「我……我想找回我失去的 記憶……」 「我」嘴角微微上揚,嘿嘿笑道:「很好!終於想起來了!」 不知什麼原因,就在我說出後,那慾望如同失控的火山,迅速點燃心底 所有位置,和服少女的警告:「無欲則剛」被燒得一點也不剩,我激動地大 叫:「快!我要知道我的過去!我到底是誰!」 「我」越笑越大聲,大喝道:「不錯不錯!這樣才是我,準備好啦!」 他語畢之時,地面忽然竄出好幾隻鋼爪,硬生生扣住我的雙腳,我一吃 痛,「碰」一聲,整個人往前一趴,連小刀都給震飛。 我趴在地上吼道:「你想幹什麼!」 他不冷不熱說道:「幫你找回身為尸神王的記憶。」 他說話的同時,平台忽然一分為二,中央裂出一個深洞,一位男子畏畏 縮縮地走出,跪在雪白的平台上。 那男人赤裸著上身,骨瘦如材,面黃肌瘦,頭髮凌亂,身軀髒汙不堪, 十足一個叫化子模樣,他眼神充滿恐懼,不停地用眼神向我傳遞求救的訊息。 我並不認識這男人,但看這副可憐樣,我立刻起了同情心,不忍叫道: 「喂!我說……另一個趙梧啊,你叫他來做什麼?快放了人家吧。」 「我」輕蔑地一笑,搖頭說道:「怎麼這麼沒用?我都還沒開始,你就 受不了啦。」 我眉頭一皺,說道:「你到底想幹嘛?」 他右手忽然從黑袍底下一抬,露出一把銀晃晃的武士刀,立刻架到那可 憐男人的後脖子上! 我瞪大眼睛,怒道:「我操!放了人家!我的記憶關這人屁事!你直接 告訴我就好了,沒必要殺人啊!」 「趙梧」冷酷地盯著我,看得我背脊發涼,緩緩移下武士刀,說道:「 你到底想不想知道?」 我立刻回道:「當然想!但是你不能殺人!」 「你這個懦夫!偽君子!真小人!誰說殺人的是我?是你!」 我被他說得一怔,忙道:「好好好,那我說不殺!千萬別殺!」 「是你自己決定的,怪不了我。」就看那個「趙梧」另一隻沒有持刀的 手,忽然在空中一揮! 我還來不及看清楚,就有一股極強的電流從緊箍我腳的鋼爪傳來,痛得 我全身抽搐不止,感覺自己五臟六腑就快炸開,尖聲叫道:「啊啊啊!!!」 幾秒鐘過後,電流停止,我趴在地上,完全不能移動,沒有一處不痛, 簡直像被數以萬計的利刃插遍全身,那痛楚從來不曾體會過,覺得自己就快 死了 另一個「趙梧」又再問了一次:「殺不殺?」 我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半睜著眼,勉強擠出一句話:「不…… 殺……」 他一怒,又揮了揮手,這下電流來得又快又猛,我尖叫一聲,再也承受 不住,昏了過去。 我不曉得到底過了多少時間,只知道當我清醒時,見到我臉龐沾滿了鮮 血,一摸才知道,那是我自己的七竅流出的,整個腦袋就像壓力鍋似的,脹 得快爆炸,此時又聽見另一個「趙梧」說道:「我很清楚,你也很清楚,你 的身體不能再承受一次電擊了,所以,殺不殺?」 我咬緊牙關,心中萬般不願殺人,但自己的狀況最瞭解,若再承受一次 電擊,我可能醒不過來了。此時此刻,我眼眶充滿淚水,額頭瘋狂地朝地面 一撞,血流不止,就這麼頭抵地,大聲叫道:「啊啊啊啊!!!對不起!! 殺……殺吧!」 另一個「趙梧」哈哈哈大笑,癲狂笑道:「很好!這才是我!」 就聽見一道破空之聲,「唰」的一聲過後,接著是一顆重物落到地面的 聲響。 我滿臉血淚,緩緩抬頭一看,那可憐的男人已被他斬首,血紅的液體逐 漸從他殘破的身軀流出,流到雪白無瑕的地磚上,紅白相間,極度鮮明,也 極度血腥。 我倒在地上,無力說道:「你滿意了嗎……」 他瞥了我一眼,眼神看不到一絲憐憫,冷冷說道:「這才是開始呢。」 不知何時,又有另一個陌生男人從裂洞中走出,認命地跪在他面前,一 樣愣愣地看著我,等待我下達生死的指令。 此時,我的良心彷彿又遭受一次電擊,全都揪在一塊,早已不知躲到何 處。 這回我沒有再用頭撞地板,出神地望著平台上那荒謬無比的一幕,喃喃 唸道:「殺……再殺。」 在今天之前,我對於人性是惡是善,並無太多的想法,大多隨性而為, 認為是「對」的就該去做,是「錯」的則千萬避免,每每見到新聞報導有關 偷拐搶騙、姦殺擄掠、弒父弒母等等不堪入目的壞事,跟所有人一樣,無不 義憤填膺,指著電視機破口大罵對方不是人,要不就搖頭,心想這世上怎麼 會有如此罪大惡極的人存在? 但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忽略了一項顯而易見的事實,那就是我們並 不是他,我們自以為站在一個「絕對客觀」、「神聖超然」的角度,像個法 官舒適地坐在家中沙發上審判著人家,而犯罪者背後的動機或遭遇,則不是 我們關注的焦點,甚至還會自動忽略犯罪者的悲慘遭遇,因為那會降低我批 判對方的興致。 「如果換成是我,我絕對不可能這樣做……」有多少人說過這句話?但 這也只是一句話,一個加了「如果」二字,就可以無限上綱,替自己戴上一 頂冠冕堂皇的道德高帽。 但是,當這一切遇上了與自己生命有關時,所有的道德枷鎖,將不復存在。 不久之前,潔白無瑕的平台上,七橫八豎倒了數以百具的殘破屍體,原 本是一片雪白的美麗空間,轉眼之間,鮮血淋漓,紅霧瀰漫,每吸進一口空 氣,皆是腥味,那平台原本離我還有一段距離,但此時血液流到周邊,像條 濃稠的小河,流洩不止。 我身上因電擊造成的疼痛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能量與快 感。台上的「趙梧」每殺一人,我便感覺自己恢復了些許記憶與力量。 從掉落在地上的刀身反射看去,我雙眼血紅,面目猙獰,但我毫不為意 ,持續催促著台上的「我」,嘶吼叫道:「快殺!」 ---- 《鬼界之島》 PTT每週二、五更新 POPO原創 每週一~四更新 剛四爺藏驚閣:https://www.facebook.com/Gang4Ye 《鬼界之島》最新連載:http://www.popo.tw/books/40031 -- ◆ From: 111.253.92.127
[問卦] 武統台灣利器 第二艘075兩棲攻擊艦下水
[問卦] 影片中的人是鄒兆龍嗎?
[討論] 為啥要在他國首度車站內辦宗教活動?
[問卦] 有詠晴的八卦嗎?
[問卦] 香港特殊關稅 地位...美國會取消嗎?
[問卦] 愛到站了夢該醒了?
Re: [聊天] 大傷盾
[問卦] 一句話證明你還沒睡覺
[問卦] 我的未來不是夢
[新聞] 深夜返家忘記帶鑰匙 男扮蜘蛛人垂降...딱
Re: [問卦] 什麼拳法,街頭打架,效率值最高的八卦?
[徵女] 板橋吃早餐
Re: [神人] 神廣告 舒浮T 女麻豆
Re: [正妹] Ru味春捲 Ru’s Pian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