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山村異俗(上)

marvel

[請益] 同人創作
[創作] 蘭陵王-第一章 邂逅-白山村 (改編電視劇)
[俳句] 創作
[俳句] 創作
[分享] 第七屆 myfone行動創作獎 得獎名單
[分享] 第八屆myfone行動創作獎 - 簡訊徵件辦法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lzw1988
她死了,就在我的面前死去。 我現在什麼都無法思考。 我不是一個很執著的人,或者該說是一個隨便的人, 我對什麼事都很看得開,這一輩子沒流過幾次眼淚。 但這一次,我的淚水潰堤了,眼淚簌簌不停地滾落、滾落。 我仰躺在床上,四肢動彈不得,只能一再地意識到我已經永遠失去了她。 這一夜,只有我自己孤獨地為自己感到傷悲。 ------------------------------------------------------------------------------ 消沉了一個兩個禮拜,我決定停止再問自己為什麼當初沒有好好珍惜她, 現在的我需要放鬆一下。 為了排解鬱悶的心情,我決定回故鄉走走,呼吸一下鄉間的新鮮空氣, 去山林飽覽青翠的暈染、去溪流邊諦聽潺潺的旋律。 此時的我就如同溺水瀕死一般,急需一根救命的浮木, 而這根浮木就是我的故鄉,我想我必要回去好好地沉澱一下。 客運在國道上疾駛,星期五晚上往水杉鎮方向的乘客不多, 所以我得以霸佔雙人座。 我躺在座椅之上,細細回憶故鄉的種種。 我的故鄉位於水杉鎮的外郊,是一座被稱為溪底村的小聚落。 印象中,溪底村是一個很美的地方, 青山環繞、綠水長流之類的陳腐字句絕對難以形容她秀麗又神秘的容貌。 但是就如同台灣各地的鄉村所遭遇的問題一般, 這是一個缺乏工作機會的小村子, 我並不打算也沒有辦法花一輩子的時間靠讚嘆她的美來餬口, 於是我選擇離開。 車子駛下國道,忽地一片濃霧罩住整台車子, 窗外的可見度很低,我只能靠記憶判斷 車子的左邊是綿延不絕的群山(說是山但不過就是丘陵的高度), 右邊是一條發源於深山的大溪流,溪的對面就是隔壁縣了。 車子就在山與溪夾著的筆直道路上行駛, 路上的建築物不多,有近十年才蓋的透天厝,也有古老的磚造房子, 車子速度並不快,大概是這一片霧的關係吧。 溪底村的夜晚很神秘,總是霧濛濛的, 我記得小時候曾經做過一個夢,村裡的霧散去了, 下起了毛毛細雨,但這雨竟是黑色的, 整個村子宛如沉入墨汁一般,令人無法掙脫。 是啊,我又回到這令人無法掙脫的村子。 車子快開到站牌之前,我按了下車鈴, 下車前司機瞥了我一眼問道: 「你是溪底村的人?沒看過你呀!」 「我待在外地工作,已經很久沒回來了。」 「這樣啊……等一下,我好像有點印象了,你……」 不等他說完,我道完謝後快步走下車,省得和司機解釋半天。 「 阿明啊,汝轉來呀!」(阿明啊,你回來了!) 我踏入家中的時候,母親正在坐在正廳中切水果, 她立刻站起來緊緊將我擁入懷中, 我仰起頭,因為我不想看到她落淚。 「哪有時間轉來,汝的工課咧?」(怎麼有時間回來,你的工作呢?) 「發生了一寡代誌,我想轉來歇睏幾工。」(發生一些事情,我想回來休息幾天) 「無要緊、無要緊,有啥代誌食飽閣再講。」(不要緊、不要緊,有什麼事情吃飽再說) 母親走進廚房開始忙了起來,我在大廳中大聲問她: 「妹仔咧?伊敢抑未轉來?加班喔?」(妹妹呢?她還沒回來嗎?加班喔?) 「伊去同學遐啦,伊小學的同學發生意外……」 (她去同學那裡啦,她小學的同學發生意外……) 母親講到一半便哽住了,我也不再追問。 那一晚我吃得很飽,母親的手藝還是那麼好, 我半個月才給母親打一通電話、將近兩年的時間沒回來, 母親感覺還是沒什麼變,只是頭髮花白許多…… 想到這裡我不免自責了起來,我大嘆一口氣、將頭埋在棉被之中, 躺在母親為我鋪好的床上,不久便沉沉睡去。 隔日我起得很早,簡單梳洗過後走進大廳, 看到妹妹一臉落寞地坐在椅子上沉思。 她一看到我就打起精神,一臉調皮地問: 「阿兄汝是予女朋友放(音sak)喔?哪會想欲轉來?」 (哥哥你是被女朋友拋棄喔?怎麼會想要回來?) 「無啦,工課有一寡不順利……想講轉來歇睏幾工。」 (沒有啦,工作有一點不順利……想說回來休息幾天) 我撒謊道。 大概是看到我一臉窩囊的樣子,妹妹也不再調侃我了。 「按呢喔……按呢汝去四界行行看看,予心情放輕鬆,未來的代誌慢慢仔想。」 (這樣喔……這樣你去四周走一走、看一看,讓心情放輕鬆,未來的事慢慢想) 我很感激妹妹的好意,她從小就善解人意, 只是也有調皮愛捉弄人的一面。 我走出大廳,穿過中埕,走到狹窄的街道之上。 這是一條雖然狹窄但景觀開闊的街道,因為街上沒有幾戶人家的緣故。 小時候父親常常讓我坐在他的肩上,沿著這條街道上散步, 街上有間雜貨店,我們散步時常常去光顧, 父親常常囑咐我要留一些零食給妹妹,但我總是貪吃地全部吃光。 不過我確實有一次例外把零食留給某人,我確定不是妹妹, 我已經想不起來那人的名字與容貌,到底是誰呢? 罷了,撇開那人暫且不提, 現在我對父親的記憶也只剩這段每天例行的散步了。 父親去世也有十六年了吧? 九歲或十歲那一年的某天開始,父親就開始住院了, 母親說那是一種很痛苦的病,父親不願意讓我們看到他那個樣子, 因此我和妹妹從未獲准到醫院探病, 結果我再也沒見過父親,封棺前的那一面不算的話。 躺在棺木中的父親全身都被麻繩捆住,樣子甚是滑稽, 看起來很像是哆啦a夢裡面那種土龍, 只是頭部位被替換成人類的頭。 村裡的叔叔伯伯跟我說這是村裡的習俗,為了防止棺木裡面的人醒過來。 那一陣子香港的殭屍電影經常在電視上播映, 學校下課時間常常看見許多小孩在玩道長捉殭屍的遊戲, 還是孩子的我對殭屍的存在深信不疑, 很自然地認為這種習俗是要防止屍變。 長大後看了許多日本的恐怖小說, 知道日本許多鄉村也有將屍體的腳折斷再下葬的習俗, 因為他們相信人死後屍體會變成空容器, 魔物會趁機入侵造成屍體復活。 也許溪底村這種習俗是日本時代留下來的吧。 走著走著,我來到一處人家前,門口搭著深藍色帆布, 雖然沒有花圈或輓聯,但看得出是喪家的布置, 我心想這也許是妹妹她那位同學的家吧。 三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坐在門口聊著, 我經過時不經意地聽到: 「真正可惡,彼咧查甫抑未掠著!攏是伊害阮阿慧仔變成按呢……」 (真可惡,那個男人還沒抓到,都是他害我們阿慧變成這樣……) 那位說話的男性長者, 眼眶泛紅、咬牙切齒地從嘴巴擠出這句話, 隨後便低下頭一語不發,其他兩位長者連忙拍著他的背安撫他。 是車禍肇逃嗎?還是為情自殺?不會是兇殺案吧? 不管如何我都不想介入,我加快腳步離開, 但是走了沒幾步,忽然感覺到背後尖銳的目光襲來, 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回頭一望,只看見那三個男人還是坐在椅子上低著頭聊天,大概只是錯覺吧? 穿過一片小樹林,我來到溪畔,微風輕撫十分舒服。 我趟在草地上,又想起了她–我的女朋友。 我想起我們初識時的青澀、共同出遊時的微熱心情、 告白時咚咚的心跳、溫存時的歡愉…… 唉,如今那已是過眼雲煙,我們已分處兩個不同的世界, 再懷念、再悲嘆也是徒勞。 我閉起雙眼放空腦袋,在流水聲陪伴之中進入夢鄉。 我作了個好夢,我夢到我與她再度相逢, 積攢了一筆錢後結成連理、一同到外國發展事業, 事業有成之餘也添了一對白白胖胖的雙胞胎, 人世間最幸福(至少在我的認知中)的幾件事都在這一場夢中實現了。 醒來時已接近中午,我回味著方才的夢境, 傻笑了一下隨即又陷入無止盡的惆悵之中。 我拍拍身上的泥土,穿過來時的樹林往回走。 這片樹林不大,但每次穿越時總有種走進異界通道的感覺, 彷彿樹林的兩端是兩個不同的次元一般, 只是走出樹林之後這樣的感覺便消失無蹤, 就好像樹林兩端有其中一邊想極力隱瞞自己跟另外一邊不一樣。 我揮別奇怪的念頭,開始猜今天午餐的菜色, 是湯頭甘甜的米苔目還是口感滑嫩的牛肉燴飯呢? 或許我回到故鄉的原因之一就是想藉著母親的一手好菜來平撫內心的傷痛吧? 我邊走邊想,很快地又來到剛才的喪家附近,但是氣氛好像不太對勁。 喪家前聚著一群人正在爭論。 「汝講有人看著彼咧查甫啊?哪有可能,伊蹛台北呢!」 (你說有人看到那個男人了?怎麼可能,他住在台北耶!) 一名老婦尖聲叫喊。 「真的啦,隔壁庄的阿源仔佮我講的啦!」 (真的啦,隔壁庄的阿源跟我說的啦!) 「阿源仔哪會捌伊?而且彼咧查甫走去隔壁庄創啥?」 (阿源怎麼會認得他?而且那個男人跑去隔壁庄幹嘛?) 「毋是啦,阿源仔講……(接下來聽不清楚了)」 (不是啦,阿源說……) 「啊好啊!若予我掠著我就佮伊活活燒死,就親像阿慧仔的死法同款!」 (啊好啊!如果被我抓到我就把他活活燒死,就像阿慧的死法一樣) 接下來這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整個現場鬧烘烘的, 看來又是一筆糊塗帳,我決定繞路回家。 家裡只有妹妹在,我大失所望地嘆了口氣。 「看著我就吐大氣,我有遐爾(音bái)喔?」 (看到我就嘆氣,我有那麼醜喔?) 妹妹扮了個鬼臉,老實說還滿醜的,看來她有扮鬼臉的天分。 「無啦,阿母無置仔喔?」 (沒有啦,媽媽不在喔?) 「拄才秦嫂來揣阿母,阿母就綴伊出去啊。」 (剛才秦嫂來找媽媽,媽媽就跟她出去了) 奇怪,有什麼要緊的事,不能吃過午餐之後再出門嗎? 也罷,看來只好我自己下廚了。 「好啦,汝敢會枵?我來煮飯,汝來鬥相共好否?」我捲起袖子。 (好啦,妳會餓嗎?我來煮飯,妳來幫忙好嗎?) 「汝嘛會曉煮飯喔?敢會當食?」 (你也會煮飯喔?能吃嗎?) 我作勢掄起拳頭要揍她,她笑著跑開了。 有家人陪伴的感覺真好,我真希望能夠守住這最後僅存的幸福。 (待續) ※未滿250字之創作屬(極)短篇,每人每週限兩篇 ※有爭議之創作,板主群有權在討論後刪除 --
※ 編輯: lzw1988 (120.126.52.190), 11/25/2015 18:40:27 ※ 編輯: lzw1988 (120.126.52.190), 11/25/2015 18:42:00
k820
: 台語比較馬摸...
11/25 18:43
pearl1215
推 : 一開始看到“轉來”,還以為是客語XD
11/25 19:00
zhtw
: 刻意用臺語只會讓文章變得很難閱讀而已...
11/25 19:20
ylshpiliman
: 我始終看不懂你的台語
11/25 19:23
為了讓大家看得懂,已加上國語翻譯, 排版也修正了。 ※ 編輯: lzw1988 (36.228.131.93), 11/25/2015 20:33:00
Laotoe
: 說是臺語,好像也不是慣用的字
11/25 20:07
guardian862
推 : 推
11/25 20:18
※ 編輯: lzw1988 (36.228.131.93), 11/25/2015 20:38:06
sbs963369
推 : 推
11/25 21:22
pppeko
推 : 還是推
11/26 08:54
johnson02020
推 : 能懂你的臺語表達方式,推!!
11/26 20:14
darvi5h
推 : 1推~
11/28 14:10
darkgull
推 : 推
11/29 02:22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俳句] 創作
[俳句] 創作是
[分享] 第9屆myfone行動創作獎徵件 強力募集ing!
[分享] 2015 第九屆myfone行動創作獎 入圍名單
推薦文章
[影音] 150705 SBS Running Man EP254 中字
[情報] Aldridge推特
[情報] 圖鑑更新 (機獸練技寵)
[影音] 150715 MBC Radio Star
[無言] 大黃蜂哭哭
[問題] 如何打出圖中Line的字體呢?
[情報] 陳禹勳「鄉親抱抱會」交通資訊
[0712] 超藍.蛋龍 / 龍波 / 光赫拉降臨 / 公主踢.問卷2倍
[LIVE] Oh 我的鬼神大人 EP07
[問題] 關於G2巴龍那波
[閒聊] 自我介紹性質的歌曲
[閒聊] 794
[外絮] S3世界亞軍GoDlike退役
[揪團] 澳服 solo rank
[閒聊] 今晚冠軍賽統計
[心得] 超隱形雙眼皮貼/咖色睫毛膏(資訊更新)
[心得] 紫色腮紅是黃臉婆的好朋友(加映蘭芝)
[情報] 段純貞又漲價了
[閒聊] LMS的JG 丁皇排第幾?
[實況]唐老鴨與李星神 雙排夥伴 歡樂登場
[心得] 年齡歧視
[新聞] ESPN:Hibbert將提升湖人的防守
[小心] 暴雨開始襲擊台南嚕
[心得] 請不要把「自助旅行」想的這麼簡單
[情報] 馬刺將簽下搖擺人Jonathan Simmons
[閒聊] 為什麼Toyz跟丁特講的好像JJ不存在一樣?
[討論] 比賽口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