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0 妖湖倀鬼(四)

marvel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59 妖湖倀鬼(三)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0 妖湖倀鬼(四)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1 狡兔三窟(一)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2 狡兔三窟(二)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5 無辜之罪 (一)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6 無辜之罪 (二)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sogfried
《妖怪獸醫Monctor》60 Case 17 妖湖倀鬼 (四) 「轟!」孟醫師使盡全部的法力,卻只能逼退眼前的孩童水鬼兩步。 隨即男水鬼甩著綁在腳上的石頭,重重地砸在他身上。 「嗚!」孟醫師被打倒在地,隨即身體又被水流包圍, 一股力量將他拖向湖水。「這下真的不妙啊!」 孟醫師使勁掙脫,狼狽地站起身拔出了手術刀。 「那種東西對鬼魂沒有用的。」何羅魚輕蔑地笑著。 「我當然知道。」孟醫師連忙一個飛躍閃過女水鬼與老水鬼的夾擊, 在空中射出飛刀。 「咻!」手術刀並非射向任何一個水鬼, 而是朝向浮在湖面的何羅魚。 「什麼?」何羅魚連忙往下潛, 但刀尖還是快一步刺入了背部。「嗚啊!」 何羅魚被擊中的一刻,四隻水鬼也停下了動作,身影閃爍。 「無論身體再多再強,弱點應該都是那僅有的『頭』吧!」 「哼,本湖神疏忽了,不過這只是輕傷, 我只要潛下去就沒有下次了。」何羅魚試圖往湖底移動, 不過忽然發現無法再下潛。 「忘了說,我的手術刀上有繫著線。」孟醫師抓住細線往上一扯, 把何羅魚再次拉到了湖面上。 「你……本湖神詛咒你!」 「啪!」忽然一陣衝擊讓孟醫師手中的線脫手。 「怎麼會?」他明明確定四隻水鬼都沒有靠近。 「請你們全都先住手!」小六站在孟醫師和何羅魚中間, 「拜託了。」 「又一隻倀鬼啊!」孟醫師十分困擾。 「小六?妳來得正好!」何羅魚厲聲說著, 「我都知道了,身為倀鬼妳不遵守本湖神的命令, 妳知道這是多嚴重的事情嗎?」 「我知道,但我不能昧著良心做錯誤的事情。 湖神大人拜託您停手,好好再考慮一下, 我們守著不殺人的約定那麼久,不該為了那些惡人而前功盡棄, 而且即使有再多倀鬼也無法阻止他們,不如靠人類的力量, 請他們幫忙也許還有希望。」小六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妳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竟敢幫著人類而反抗本湖神? 違背命令就是毀壞當初的契約,本湖神不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何羅魚身上散發出光氣,其中一條尾巴高高舉起, 尾鰭在妖氣下逐漸冒出裂痕,接著如同玻璃般破成碎片。 「湖神大人!」小六身影上冒著妖氣一再閃爍, 接著身體化為水花迸裂,一道光影飛彈出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孟醫師不解。 「本湖神與倀鬼間的契約破除,從此以後就沒這個倀鬼了。」 「所以她……」 「啪噠!」一陣聲響打斷了孟醫師,一個金屬巨物忽然從地面竄出。 「嘎……」鐵處女的蓋子緩緩打了開來,藍鬍子從裡面走了出來。 「本座是否錯過了什麼好戲?」 「藍鬍子!」孟醫師心裡暗罵, 本來留在這裡就是要監控藍鬍子的動靜, 但跟何羅魚與倀鬼一戰,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已經來了。 「又見到你了,妖醫,這次又想壞本座的好事嗎?」 「好事?我到是很好奇夏大檢察官半夜來此是要辦什麼好事? 是檢察官的事還是黑寶船的事?」 「與你無關,本座寬宏大量不計前嫌,特准你先回去。」 藍鬍子上前踏出腳步,目露兇光地瞪著孟醫師。 「若你還識時務,這杯敬酒就爽快地喝下去吧, 否則罰酒可會非常辛口,難以下嚥。」 「抱歉了,我只喝茶不喝酒。」孟醫師掏出了手術刀, 「雖然不知道你的目的,但阻止你總不會錯。」 「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討人厭個性,急需嚴厲的刑罰好好矯正……」 藍鬍子手往旁邊一伸,一個金屬物體從袖口竄出, 變化成有四根彎曲尖爪的刑具「貓掌肉耙」。 「何羅魚,雖然剛剛我們的事情還沒完, 但你應該很清楚現在是我們合作對付共同敵人的時候吧!」 「這不用你說,本湖神不會放過這傢伙。」 何羅魚揮動著尾巴,五隻倀鬼將藍鬍子團團包圍。 「拜託留他一條命喔,我答應他另一個仇家了,可別讓我難做人。」 孟醫師看現在有五隻倀鬼加上自己, 就算藍鬍子再有本事應該也難以全身而退。 「本湖神儘量。」 「看來本座完全被小覷了。」藍鬍子舉起貓爪肉耙, 環視周圍的鬼魂。 「小心,那武器似乎有能傷及靈體的法力。」 孟醫師眼見的銀白金屬上隱約泛著森白的光氣。 「嘎!」高瘦的水鬼阿一帶頭第一個衝向前。 「唰!」藍鬍子耙子一揮, 阿一被擊中瞬間四分五裂化為水花飛散到數尺之外。 「無法感受到血肉的鬼魂凌虐起來真不帶勁, 這樣就沒有花時間慢慢玩的價值了。」 藍鬍子另一手向外一伸,一個巨大的輪子從土裡升了出來。 「來見識一下刑具『凱瑟琳之輪』,又被稱為『死亡之輪』, 將人綁在巨輪上慢慢輾碎骨骼的『輪刑』值得品嚐再三啊!」 巨大而沉重的巨輪隨著藍鬍子手一揮,隨即快速地滾動, 一下子就輾壓過三隻倀鬼,化為數灘水而一時無法恢復。 「看來水鬼對付他並沒有優勢啊!」 孟醫師看準空檔打算一躍揮刀向前,但忽然感覺到身後有動靜。 「怎麼可能?」 孟醫師趕緊轉身,發現土裡鑽出了一個人影, 接著一拳重重擊在他的腹部。 「嗚!」孟醫師疼痛地後退,「又是你……」 「又見面了,麻煩的獸醫師。」 右拳握著手指虎的鼴棘擺出搏擊的姿勢。 「你現在在幫黑寶船做事?」孟醫師驚覺情勢現在大大不利, 沒有想到藍鬍子不是一個人。 「不好意思啊,現在成了黑寶船的『倀鬼』。」 鼴棘保持近距離地揮拳攻擊。「接招吧!」 孟醫師閃避的同時,還得不斷注意腳下是否有陷阱, 稍微一分神鼴棘一拳已近在眼前。 「喝!」孟醫師伸出手,掌心浮現「光」的古文字, 接著一陣極亮的光芒。 「啊!」突忽其來的光線讓鼴棘雙眼刺痛,不得不收手擋在眼前。 孟醫師趁機抓住他的手,指尖浮現的「固」字將他右手關節固定住, 緊接著一個過肩摔讓他趴倒在地。 「之前你們是三個人聯手,只對付你的話可簡單多了。」 孟醫師眼看撂倒鼴棘,回頭看向與藍鬍子戰鬥的倀鬼。 「嗚啊!」忽然隨著來自湖上的一陣悲鳴, 僅存的最後一隻倀鬼停下了動作身體不斷閃爍。 「怎麼回事?是何羅魚?」孟醫師看向湖的方向。 「咩呵呵……」不知何時出現的少女琴琴穿著雨鞋蹲在湖畔, 手中拿著兩根長形的物體插在水中,而何羅魚浮在水面上抽蓄。 「難道是……電魚棒?妳究竟是……」 孟醫師看著她的裝束像極了鮟鱇魚,只差沒有面具, 此外少女的容貌似乎也似曾相識…… 「等等……妳就是那時在舊校舍假裝成王依霓的女孩? 鮟鱇魚請來的演員!」 「喔?你就是那時的大叔啊,我還以為已經死了呢! 現在我不只是個臨時演員,而是鮟鱇魚二代。 不是那種廉價的複製品喔,而是繼承精神又精益求精…… 比如鮟鱇魚最擅常釣魚,而我進化成用電魚的。」 琴琴笑著收起電魚的裝置,接著拿出了鮟鱇魚的釣竿一甩, 魚鉤上的爪子抓住了被電暈的何羅魚。 「住手!為什麼妳要幫他們?」孟醫師正要衝向前, 但卻感覺到腳上有個牽絆。 「你大意了吧!」地上的鼴棘趁機用套索纏住孟醫師的腳, 「我這次也不是一個人,黑寶船也不只一隻倀鬼。」 鼴棘套索的另一端綁上了藍鬍子的凱瑟琳之輪, 輪子一滾動就把孟醫師往後拉。 「糟糕!」隨著巨輪滾動繩索一圈圈纏上去, 也不斷把趴倒在地的孟醫師一路拉過去,即將拉到巨輪底下。 「掰逼!」琴琴一手釣竿掛著何羅魚, 另一手搭在鼴棘的肩上,跟著一同遁入土中。 「何羅魚要被帶走了……」 但孟醫師自顧不暇,巨輪已經近在眼前了。 「啪!」千鈞一髮之際一陣光影閃過,繩索瞬間斷裂, 孟醫師連忙掙脫躲開迎面而來的巨輪。 凱瑟琳之輪接著憑空消失,藍鬍子也早就不見蹤影。 「是妳?」孟醫師站直身體,看著在眼前浮現的小六。 「我還以為何羅魚讓妳消失了。」 「解除了契約不過就是變回普通的鬼魂, 雖然失去了湖神的力量,但也不必束縛在此聽命行事, 說起來反而是恢復自由呢!」小六解釋著,但神情卻有些沒落。 她環視了周圍,另外五隻倀鬼雖然靈體還在, 但卻如同關機一般一動也不動。 「因為何羅魚昏了過去,頭失去了意識身體也會失去行動能力。 反而妳因為解除了契約不會受到影響。」孟醫師分析著現況。 「湖神呢?」小六問著。 「被抓走了。」 「怎麼會這樣?湖神大人最危急的時刻我竟然不在, 一點也沒幫上忙。」 「妳既然已經自由了為何還回來這裡?因為放不下何羅魚嗎?」 孟醫師蹲下來看著地面。 「幫湖神做事是我心甘情願……」 「解除契約其實是何羅魚故意的吧?」孟醫師一面在地上摸索, 一面對小六說:「雖然妖怪與倀鬼是類似主僕的關係, 但妳與他的羈絆似乎不僅於此,如同妳放不下他, 他同樣也在擔心妳。何羅魚其實心知肚明無論倀鬼再多, 也難以對抗黑寶船,若是他死了,倀鬼們也會煙消雲散……」 「所以湖神不是因為生氣,而是為了保護我才解除契約?」 「我想是如此,剛剛他故作憤怒的戲演得太假了。 就算妳沒遵守命令,大可限制妳行動就好, 在這危急存亡之際怎麼會輕易讓自己少了一個『身體』的力量。」 「這……」小六的視線因含淚而閃爍。 「倀鬼的契約不能任意解除,正好妳為抗命令讓他有充足的理由。 其實現在事後想想, 我甚至懷疑何羅魚堅持要殺人增加倀鬼的目的可能不只是想增加力量, 如果他收集到超過十隻倀鬼, 自然就得解約先前的倀鬼以符合『十身』的上限。」 「你是說湖神大人早就在盤算如何解約了?」 「只是我的推測,如果要求證的話就自己問問他吧!」 孟醫師站起了身。 「什麼?你的意思是有辦法救回湖神嗎?」小六雙眼一亮。 「今天學到了如何追跡遁地,看起來他們是往那個方向去了, 我猜目的是東側產業道路。」 「我比較快,先追過去!」小六身形迅速的飄移。 「今天收穫滿滿!」琴琴在開啟的後車箱前 努力把何羅魚塞進顯然不夠大的釣魚冰箱, 「雖然只有一隻,但好像太滿了耶。」 「喂,妳好了沒啊?」駕駛座的鼴棘催促著, 他看著後照鏡,驚覺一個身影從山坡上落了下來。「有人追來了!」 「人家最討厭死纏爛打的追求者了。」 琴琴抱著冰箱和何羅魚跳上後車箱,鼴棘立刻發動車子。 「站住!」小六飛身緊追,「把湖神大人還來!」 「哇,速度好快喔,快要追上來了耶。」 琴琴拔出刀子拆下了整個後車箱蓋,然後往後扔去。 「喂,妳幹嘛拆我的車啊!」鼴棘激動地喊著。 飛落的後車箱蓋來勢洶洶, 但小六身為靈體輕易的就穿了過去,緊追在後。 「沒用耶,怎麼辦呢?」 琴琴低頭看著半身塞在冰箱的何羅魚尾巴隱約在抽動, 「啊,妳是也想要這條魚對吧?既然妳要我們也要, 那就分妳一些吧,反正琴琴這也塞不下。」 「什麼?」 「來個活魚三吃吧!」琴琴毫不猶豫地刀子揮向何羅魚。 「不!」 「嗚啊!」刀子刺入了何羅魚身體,他因疼痛而驚醒。 「快住手!」小六含淚痛苦地看著。 「那麼多身體,一魚十吃都不是問題。」琴琴刀子一揮, 五六條尾巴隨著飛濺鮮血掉落了在行李箱裡。 「妳要哪個部位呢?頭、尾、中段? 啊,魚頭啃起來好麻煩,給妳吧!」 「不!」 琴琴再次刀起刀落,何羅魚的頭部被切了下來,往後拋了出去。 「湖神大人!」小六連忙接住了何羅魚的頭,停下了追擊的腳步。 「掰逼!咩呵呵……」琴琴收起了刀子,舔著手上沾的鮮血。 「這……」鼴棘從後照鏡看到這一幕,感到不寒而慄。 「不得不說是高招啦,反正我們只是要妖怪的肉,這樣又能擺脫追擊。」 「討厭,你這樣稱讚人家會害羞啦!」 身上與臉龐沾染血紅的琴琴坐在後車箱一臉嬌羞地笑著說, 同時把一段段何羅魚的身體塞進了釣魚冰箱。 「人家在戲劇社也演過『魔女美狄亞』的。」 「湖神大人……」小六抱著奄奄一息的何羅魚,淚水不斷落下。 「小六……」何羅魚口一張一闔,虛弱地說: 「抱歉了,果然一切還是白費力氣,無論是我還是湖都將消失…… 不過幸好妳沒事。」 「你早就想和我解約,是為了保護我嗎?」 「不,本湖神只是為了自己。只不過除了頭以外, 還得保護好身體更重要的地方……」 「湖神您有很多身體……」 「妳不只是我其中一個身體,更重要的是……妳是我的『良心』。」 何羅魚闔上了雙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湖神大人!」小六抱著他痛哭著。 「對不起,我來遲了。」 孟醫師站在後面,然而已經什麼也做不了了。 「真的一切都完了嗎?今後我又該怎麼辦呢?」 「妳還想保護這個湖嗎?」 「可是連湖神都……」 「何羅魚至少還有一個『身體』留在這裡, 但我不知道他的『心』是否也能跟著留下。」 孟醫師看著小六,「我再問一次,妳還要保護這個湖嗎?」 「嗯。」小六用力點頭, 「我想繼續守護這裡,承續湖神大人的精神與心願。」 「那好,妳就作為樵明湖的新湖神,而我來想想如何幫妳守住湖泊。」 「啊哈!」簡海韻伸了懶腰起身, 惺忪的睡眼隔著遊客中心的玻璃窗看著天際開始泛著白光。 「咦,天要亮了嗎?」 「妳還真好睡啊,被嚇了一整晚還睡得那麼甜。」 抱著雪糕的王依霓一臉哀怨地說。 「啊,我還在想那些是不是夢耶, 一下子見那麼多鬼,怎麼想都沒真實感。」 「天快亮了,妳們覺得要直接回家還是要再去湖邊?」喬詩翎問著。 「天亮不是鬼就不會出來了? 而且那個孟醫師搞不好已經制伏鬼怪了。」簡海韻倒不擔心。 「獸醫也會驅鬼嗎?」王依霓一臉困惑地苦笑, 接著看著懷中慵懶的雪糕。「無論如何我是不敢再過去了, 我可沒有九條命可以去賭。」 「但是聽說清晨的湖很美喔, 而且這裡被賣掉以後很可能再也沒機會看到了。」簡海韻試圖說服她。 「可是……」 「而且鬼再出來也不用怕,我們可是有翎翎, 說教說到可以讓鬼變節的。」 「不是這樣說吧!」 「不,不是我的關係,那個鬼本來就不願意害人……」 喬詩翎趕緊澄清。 「翎翎,那妳覺得呢?現在真的安全嗎?」 王依霓轉頭向她求救,覺得一向較穩重的翎翎應該會站在自己這邊。 「不知道,不確定還有沒有鬼,也沒有辦法保證安全。」 喬詩翎搖搖頭。 「海韻妳看翎翎也覺得……」 「可是……」喬詩翎卻又緊接著說: 「我很想去好好看看樵明湖的晨景, 也許能夠理解為何倀鬼不計代價都要保護這個地方。」 「翎翎妳……可是這樣很危險……」王依霓慌張地說。 「哈哈……年輕就是要勇敢冒險!」簡海韻站起了身, 「走吧,我們去冒死看看傳說中的美景, 大不了見鬼了再逃回來。哈哈……」 「說得真輕鬆啊!唉……」王依霓依然害怕, 嘆了一口氣後最後還是同意了。「好吧,誰怕誰,我們走!」 三人再次踏著步道走向樵明湖, 王依霓心中的不安隨著步伐漸漸被期待的興奮所取代, 一路回到了她們帳棚未拆的營區。 「哇,妳們看!」簡海韻興奮的跑向湖泊。 「等等啊,危……」王依霓要阻止她, 但卻被眼前的湖景給震攝住。「這……好美!」 晨曦的光影與絲柔的薄霧繚繞下,清澈湖面如鏡印著晨光與樹影, 好似從美夢中初醒的女神眼眸, 也像純淨無瑕的心在面對塵世殘酷時悄悄落下的晶瑩淚水。 「被遺忘的眼淚嗎?」喬詩翎也癡癡地望著湖景發愣, 「見過這景色的人有可能狠下心破壞這裡嗎?」 在這絕美的景緻前,王依霓不但忘卻了鬼魂與恐懼, 甚至不明就裡地眼眶泛淚,一滴淚珠滑落臉頰。 「妳們看,我就說吧!一輩子一定要看一次, 沒看到連後悔都不知道要後悔。」簡海韻興奮地跑著, 忽然差點撞到一個坐在地上的人影。「啊,鬼啊!」 「原來是妳們啊,不是說待在遊客中心嗎?」 原來是坐著欣賞湖景的孟客特。 「是孟醫師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鬼又出現了。」 「別擔心,我相信之後不會再發生任何水鬼害人的事情了。」 「那麼有把握?難道你真的那厲害搞定了那些水鬼?」 「這是秘密。」孟醫師笑著說, 「總之現在是安全的,好好欣賞湖景吧!」 「可惜這個景色不知道能維持多久。」 喬詩翎也和王依霓走了過來, 一想到眼前的湖泊可能不再就難掩忍心中的憤恨。 「雖然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但是我發現了一個可能可以讓這湖泊避免厄運的機會。」 「什麼?您已經有辦法了嗎?」喬詩翎感到驚訝。 「妳們看這個。」孟醫師舉起了右手食指, 仔細看才發現上面有一隻肥碩的毛毛蟲。 「這是……毛毛蟲?和湖有什麼關係?」王依霓困惑地問。 「如果我沒認錯,這是曙光鳳蝶的幼蟲, 是頻臨絕種的極度珍稀物種。」 「喔?」喬詩翎眼睛一亮,「這裡是牠們的棲地嗎?」 「我已經看到了不少隻,我想作為保留樵明湖是很好的籌碼了。」 「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的毛毛蟲原來那麼厲害!」王依霓感到意外。 「確實牠應該要是個不稀奇也不起眼的小動物, 數十年前還很常見,但現在已經隨時可能絕種了。」 孟醫師把毛毛蟲放回了草地上, 「但是否能靠這個保住湖泊,可不是靠毛毛蟲, 而是我們人的努力,路勢必還很長。」 「嗯。」喬詩翎點了點頭。 「真是太好了,還好這裡有保留住這種蝴蝶。」簡海韻開心地說。 「湖神長久以來守護的結果吧!」 孟醫師笑著轉過頭,看見了悄悄在他們身後浮現的小六。 小六眼中含淚,但卻掛著開心的笑容,身影又在晨霧之間緩緩消失。 「希望這美景與動物們都能常在。」 孟醫師再次徜徉在溫暖晨曦與湖光山色之中。 @獵人目標筆記: 妖怪種類 何羅魚 文獻記載 《山海經》 特徵 灰鱗魚形、一首十身 特殊能力 役使倀鬼 危害 誘人入水溺死為倀 危險等級 中 (Case 17完) Monctor客戶名單 http://imgur.com/ml68g5N
角色關係圖 http://imgur.com/BimwQCm
陣營概圖 http://imgur.com/rUiswSe
[本文為網路新稿 預計週五或六連載 亦發表於FB: https://www.facebook.com/bohemeduck/ 痞客幫: http://sogfried.pixnet.net/blog] --
hmhuang
推 : 推
08/11 21:14
Claudia
推 : 推
08/11 22:07
celtheat
推 : 推
08/11 23:09
Lyhmgk
推 : 推
08/11 23:26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7 無辜之罪 (三)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8 無辜之罪 (四)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9 追獵食人魔(一)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70 追獵食人魔(二)
推薦文章
[LIVE] 砂之塔 EP08+09
[閒聊] 有趣的韓星綽號
[實況] 飢餓遊戲 第27集 20170423 苗栗縣
[討論] NBA為何不學MLB 讓8-10支強隊打季後賽就
[情報] 暴龍與溜馬 今日衝突
[贈票] 《WE ARE X:X JAPAN重生之路》特映贈票
[情報] 關於最近堀未央奈的炎上(部分轉2ch翻譯)
[Live] Game 3: HOU @ OKC
[實況] 改革家ForFun國動
[聯賽] 2017 WCS Austin Day2
[閒聊] 小孩被拿來比較
[徵求] 王品餐券2張
[討教] 張三丰的武功
[抒發] 超愛Jpop
[問題] 死歌大腦已經無法思考了怎麼辦
[情報] 今日先發
[轉播] 8局上 兄弟10:2獅 王勝偉(換投)
[閒聊] FW是不是該緊張了?
跪求北醫PGY心得
[其他] ASTRO專板成立宣傳✡
[心得] Bobbi Brown+Chanel新唇彩試色
[新聞]《MAN X MAN》昨日播第2集 收視刷新自身最
[外絮] LMS賽區經營 Reddit討論
[討論] 酸甜之味好好看
[問題] 動漫特價遊戲有沒有可無腦爽的遊戲推薦?
[討論] 45.4%命中率完成402顆三分球 跟 季賽場均大三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