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6 無辜之罪 (二)

marvel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59 妖湖倀鬼(三)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0 妖湖倀鬼(四)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1 狡兔三窟(一)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2 狡兔三窟(二)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5 無辜之罪 (一)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6 無辜之罪 (二)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sogfried
《妖怪獸醫Monctor》66 Case 19 無辜之罪 (二) 孟客特醫師從車窗看著外面碧藍的海洋, 一陣陣腥鹹的涼風也透入了車子裡。 車子在古澳港外的觀海咖啡店停了下來,戶外座位區一個戴著墨鏡、 著運動連帽外套的女人對孟醫師招了手。 「讓妳久等了。」孟醫師在她身旁坐了下來,「剛剛在鳥園有點耽擱。」 「不打緊,東西我已經準備好了。」女人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磁卡識別證, 上面是孟客特的照片。「身份是港務的高級工程師, 除了可以進出各個檢查哨,理論上也能打開每一個倉庫。」 「謝啦!真有妳的,貆……」孟醫師改口, 「總之妳應該不必再涉入這些事情了。」 「是我欠你的,而且我也只是在幕後敲敲鍵盤罷了, 真正得動手搏命的是你,千萬小心了。」 「好,十分感謝!」 孟醫師戴上識別證,輕易地就進入了港區,並且朝向最可疑的C區前進。 港區倉庫又多又大,確實相當難調查, 他也只能睜大右眼仔細觀察是否有妖氣流瀉。 「如果黑寶船知道被重明鳥目擊, 很可能會把妖怪或是可疑的東西儘速移走, 只能找看看是否有還沒處理完或遺留下來的線索了。」 孟醫師四處張望但卻沒有看見有明顯的妖氣。 忽然他注意到有一股微弱的妖氣,但並非在倉庫, 而是在外面快速移動,一下子躲到了倉庫後方。 「奇怪了,究竟是誰?」孟醫師連忙追了過去, 看見了倉庫後方躲躲藏藏的瘦小人影。 「啊,有人。」那個人靈活地往後跳了一步, 從懷中拿出一張符紙,在指尖冒出了白煙。 「什麼?」孟醫師警覺地拔出了手術刀,但同時也看清了對方的面孔。 「啊,是妳?」 「原來是你,那個妖醫。」玉露熄滅了手中的符紙,「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才想問妳……啊,該不會重明看見的地方就是這裡?」 孟醫師也收起了手術刀。 「沒錯,從腦中的畫面判斷,他目擊黑寶船交易的地方就是這一帶, 應該是這一排倉庫的其中之一。」 「果然!我也是從別的線索查到這裡的。」 「你也是來調查黑寶船?」 「他們不但拿到了泉源之石,甚至開始獵捕我的客戶, 我不可能袖手旁觀。也許妳的資訊結合我觀察妖氣的能力, 可以更快找到究竟是哪是哪一個倉庫。」 「喔,所以你想與我們合作?我還以為你不信任我們。」 「確實不信任,所以在這之前我想問清楚你們究竟是替誰做事? 到底為什麼能夠擁有妖怪的力量和法術?」 「我們的『長官』被稱作『山神』……」 「果然你們也是替山神做事,和九鳳是同一掛的。」孟醫師心中早懷疑過。 「我叫做『玉露』,山神替我移植了『野狗子』的舌頭, 所以可以從人類或妖怪的腦子裡提取訊息。」玉露攤開右手, 從掌心伸出了一條蠕動的細長舌頭。 「真是太亂來了!」孟醫師眉頭緊蹙。「所以那時粘玉傳也是被妳……」 「是的,其實本來他就已經答應要說出關於黑寶船的內幕, 只是在這之前被暗算,所以不得已才直接在他嚥氣前從腦中取得部分訊息。」 「還有妳的法術……有些我見過,飛頭蠻阿露使用過。」 「對,我也在她斷氣不久腦細胞尚未死透前盡可能擷取有用的資訊。」 「原來如此,真的是太亂來了!」孟醫師再次責備, 「先不談不道德這回事,把別人的記憶放到自己腦袋裡這件事情, 妳以為就像是電腦檔案複製貼上那麼單純嗎? 妳不可能精確地只取得想要的片段……」 「對,必須從非常龐大的訊息與記憶中去搜尋, 有時候記憶本身彼此摻雜,也混入了感情。 比如為了學習阿露腦中的法術, 我也得一遍又一遍感受到她家族被屠殺的痛苦與憤怒……」 玉露閉上雙眼,年輕的臉龐上染著超乎年齡應有的滄桑。 「粘玉傳的自責、重明鳥的迷惘, 還有其他人類腦中的各式各樣記憶中夾雜的情緒,我都清楚地接收到了。」 「妳怎麼可能受得了?移植妖怪器官對人體已經是個龐大的負擔了, 更何況要不斷接收超乎人腦所能承載的記憶與情緒。 什麼鬼『山神』竟然這樣對妳?」 「我撐得住,是我自願接受這個手術的。我是個沒有價值的人, 老早打算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但是山神讓我有這個機會做一些事情。 他讓我找到繼續留在世上的意義, 也是因為有安溪在我才能繼續作為一個人好好活著。」 「但是繼續下去的話妳一定會受不了,還有那個安溪也是, 這樣超乎尋常地使用妖怪細胞,身體遲早會出事。」孟醫師十分憂心, 「無論你們認為做的事多重要, 以一個醫師的角度我拜託你們不要再使用妖怪的能力,盡快地收手吧!」 「謝謝,你的建議我會放在心上的。」玉露微笑著說: 「我接受你合作的提案,有你幫忙確實可以不必殺人挖腦。」 「好,事不宜遲。」孟醫師睜大眼睛快步前進,最後停在一個倉庫門口。 「有什麼發現嗎?」玉露問著。 「這……有點古怪。隱約有縷細煙般的光氣, 很微弱而且感覺不大像是一般我所知的妖怪。」 「這裡面嗎?會不會是因為密閉的倉庫擋住了。」 「不僅如此,整個質地都很怪異,而且只有單一種氣息。」 「這意思剩下一隻妖怪在這裡?」 「有可能,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孟醫師拿出貆目準備的識別證。 「等等,有人過來了!」玉露提醒著,兩人連忙躲到一輛貨車後面。 兩名穿著像是港口工人的男子並肩走到了倉庫前, 左右張望了一下又若無其事地徘徊著。 「不是普通的工人,這兩個人在巡邏,一定是黑寶船的人。」 孟醫師看兩人短時間沒有要遠離的意思,轉頭問著玉露: 「妳能夠引開其中一人嗎?」 「啊!」玉露忽然放聲尖叫。 「怎麼回事?」倉庫前的兩人嚇了一跳,「你過去看看。」 其中一人循著聲音快步跑過去,看見了蹲在地上一臉痛苦的玉露。 「妳怎麼了?受傷了嗎?沒事吧?」男人趕緊上前想攙扶她。 「有事……」玉露忽然轉身一手伸到男人眼前 ,掌心的鮮血符咒瞬間發出閃光。「的是你。」 「嗚!」男人雙腿一軟癱倒在地昏了過去。 玉露走了出來,倉庫前的另一個男人已經倒在孟醫師腳前。 「搞定了?」孟醫師看玉露點了頭以後,隨即用識別證刷卡, 倉庫的鐵捲門緩緩升起。「動作得快,不知道何時還會有人過來。」 兩人隨即從鐵門下鑽了進去,並趕緊關上倉庫。 隨著燈火一亮,倉庫的況狀呈現在眼前,沒有看見任何妖怪或籠子, 反而是許多各式各樣的高科技儀器。 「咦?這些機器是幹什麼的?」玉露困惑地問。 「有離心機、真空乾燥機、液相層析分析儀等等, 感覺像是科學研究用的儀器。黑寶船有在做研究嗎?」 「我所取得的記憶裡並沒有這方面資訊。」 「重明在這裡究竟看到了什麼?」 「他記憶中黑寶船把貨物送入倉庫,其中有許多動物及妖怪, 甚至有的已經被折磨得面目全非……不過這裡沒有任何動物。」 玉露左右張望,「都被移走了嗎?」 「看來是如此,這裡的架子……」 孟醫師蹲了下來看著地面的有殘留一些毛髮。 「確實曾經有動物或妖怪在此停留過。」 孟醫師站起身繼續觀察,「但是剛剛瞥見的氣息現在卻又找不到, 難道我搞錯了嗎?」 玉露在倉庫裡也繞了一圈,只有機器與零件,沒見到任何生物。 「沒有任何發現。」 「果然太遲了嗎?」孟醫師搖搖頭,看了一下手錶。 「那也沒辦法了,就先撤吧!」 「好。」玉露走向門口的腳步卻忽然停了下來, 回頭看著工廠用的大型冷凍櫃。「咦?」 「怎麼了?」 「這個冰箱重明有見過,搬運時是橫倒的而且沒有上鎖……」 玉露困惑地看著冷凍櫃上的鎖頭以及下部粘著一些污漬, 「也沒有這些髒污。」 「我看看。」孟醫師睜大右眼, 果然再次觀察到了有細煙從冰箱裡面冒了出來, 他接著伸手摸著底部的污漬。「是血跡。」 「難道裡面……」 「鏗!」孟醫師用手術刀破壞了鎖,拉開了冷凍櫃。「啊!」 一陣腥臭襲來,裡面竟然繫著一隻至少四公尺高的的妖怪! 妖怪生著一對鹿般的巨角,但是其中一支已經從中間折斷。 骨骼包覆在外的詭異臉部有著深不見底的眼窩以及外露的獠牙, 蠟黃色的乾癟皮膚包著瘦骨嶙峋的身軀,每根骨骼都清晰可見。 一對長到及地的帶尖爪手臂被鐵鍊與手銬固定在冷凍櫃裡, 有著長毛與偶蹄的雙腿也被鐵鏈拴著, 脖子的位置則是圈著繫有鐵鍊的項圈,上面似乎刻著一些符文。 妖怪顯然已經瘦到極致,而且渾身上下都是傷痕與血漬, 左右鎖骨的位置各插了一根牽連電線的金屬棒, 從下垂的頭部看起來是已經失去意識了, 只能從微微起伏的胸口判斷出一息尚存。 「狀況很糟。」孟醫師檢查著傷勢, 「是沒見過的外國妖怪,也是很特殊的妖氣質地,但是相當微弱。 身上的傷不至於危及性命但是曾大量失血,而且不知道多久未曾進食, 深淺新舊的傷口都有,可能是不斷受到折磨。」 「那對金屬棒是什麼?」玉露問著。 「看起來是電擊器,可能還受到電擊的虐待。」 孟醫師拔刀開始拆解妖怪身上的鐵鍊與鐵環。 「得趕快帶回去治療。」 「不會有危險嗎?」 「都傷成這樣了不必擔心。」 「如果都已經快死了,那不如趕緊趁現在讀取妖怪的記憶, 可以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也許有重要的線索。」 玉露掌心伸出了蠕動的舌頭。 「不,只要還活著就不准妳動他!」孟醫師厲色拒絕, 「讓我治療好以後再直接問他。」 「好吧!」玉露點了點頭。 孟醫師拆下了妖怪手腳的束縛,但發現項圈是無法破壞的, 只能割斷繫在後面的鐵鍊。 「這個項圈的形式好像在哪見過,上面還有符文…… 妳有見過這樣的法術嗎?」 「沒有。」玉露仔細觀察後搖搖頭,「那些符文與其說是文字, 不如說是圖騰,感覺是非常古老的法術。」 「我以為阿露的巫術很古老。」 「我也以為你們妖醫的法術很古老。」 「但我也沒見過這樣的符文圖案。」孟醫師總算解開所有枷鎖, 「就妳得到的資訊,黑寶船究竟是什麼組織,現在首領又是何方神聖?」 「黑寶船一開始是粘玉傳為首的偷渡組織,因為涉足了動物走私, 底下也請了不少動物專家來管理,而其中一人不但對動物很有一套, 甚至對妖怪也很熟悉,也是因為他黑寶船才會開始做妖怪的生意。」 「我猜那個人就是現在的首領『黑先生』。」 孟醫師施法將巨大妖怪的外型變成一隻不過三十公分的幼鹿。 「是的,粘玉傳離開以後, 黑寶船組織就由那被稱作『墨虎』的男人接手。」 「墨虎?」孟醫師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本名與來歷都不清楚,他自詡為『馴獸師』,似乎能夠控制住妖怪。」 「難道是妖醫嗎?」孟醫師一面問著,一面將小鹿放入了包包。 「這就不知道了。」 「我們快走吧!」孟醫師打開了鐵捲門。 「你們哪裡都別想走。」沒想到門外卻佔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藍鬍子!」 「你們竟然找來這裡了,該不會還想把本座的『罪犯』帶走吧? 這樣你們可會後悔的。」藍鬍子手往外一伸,從袖口伸出了貓爪肉耙。 「罪犯?」孟醫師看著他手中的耙子, 意會到剛剛妖怪身上有幾個傷痕就是那個刑具製造出來的。 「所以是你在這裡虐待這妖怪?」 「犯罪者當受刑,這是理所當然的。 你知道這孽畜上岸到現在吃了多少人嗎? 要不是太過危險怕出亂子,也不會獨留牠在此。」 「還不是因為你們竟然偷渡如此危險的妖怪?」 孟醫師憤怒地拔出手術刀,「這些人命歸在你們黑寶船頭上!」 「理由那麼多,誰不知道你這變態本來就是以刑虐人為樂?」 玉露也不留情地說。 「本座並不否認,罪者當受刑罰,而本座樂於行刑,僅此而已。 你們兩位光天化日偷盜本座階下囚,當求重刑!」 藍鬍子拎著肉耙快步向前。 「你自己才是罪不可赦,最該倒在刑具下的人!」 孟醫師緊握手術刀向前一躍…… 「嘶……」兩人正要交鋒之際,忽然一陣鮮紅的煙霧瀰漫。 「什麼?」藍鬍子停下了動作,摀著口鼻。 幾分鐘後血霧消散,孟醫師和玉露已經消失無蹤了。 「讓他們跑了啊?」藍鬍子左右張望,收起了貓爪肉耙。 「無妨,逃不了多久的。」 一個拄著拐杖的人影從法院的門口一拐一拐地走了出來。 「啊,天氣真好啊!總算可以擺脫這些鳥事了。」 赤鬼大大伸了一個懶腰,「雖然藍先生那傢伙實在不討人喜歡, 還是多虧他才能讓我早早無罪釋放。」 赤鬼在門口等了一會兒,一輛黑色車子開了過來, 一身黑衣戴墨鏡駕駛下車恭敬地替赤鬼拉開車門。 「老大,歡迎回來啊!」 「廢話少說,阿雷,快帶我遠離這鬼地方。」赤鬼上了後座。 「是,老大。」黑衣人阿雷回到駕駛座,趕緊發動車子,彎入了一個小巷。 「只有你一個來?」 「人大多都被藍先生調走了,說研究室和倉庫都需要人手。」 「那傢伙……倒是很會使喚我的人嘛!」赤鬼不滿地說, 同時翻著座位旁的黑色運動包。「這是你準備的東西?」 「是。想說離紅龍也不遠,這一小段路應該不用擔心, 等回去以後……咦?」阿雷看見竟然有個人影直挺挺站在小巷中央不動, 驚訝地連忙煞車。「搞什麼鬼?不會看路嗎?」 「棍!阿雷,不要停車,撞下去!」赤鬼高聲喊著。 「咦?」阿雷猶豫了一下,看著那壯碩的身形一步步走近。 「終於等到你了,赤鬼。」安溪雙手變成銀灰色。 「又是那個鋼鐵人。我叫你快撞上去啊!」 「是!」阿雷連忙踩下油門,但擋風玻璃快一步被金屬拳頭給砸碎, 安溪抓住了他的領子,把阿雷往前拖出車子外。 「他喵的……棍!」赤鬼從運動包裡掏出了手槍, 一手拄拐杖一手持槍下了車。 「赤鬼你認命吧!這次沒有其他手下也沒妖怪幫忙, 而且又瘸了一條腿。」安溪放開手中的阿雷,他已經昏了過去癱倒地上。 「但老子有槍。」赤鬼瞄準著眼前的安溪, 「還記得那次在工地吧?只不過這次你可沒有東西可以擋。」 「我記得啊,那時候真是驚險。」安溪毫無畏懼地說, 隨即從臉到手腳,面對赤鬼的身體前半部全都化為銀灰色。 「不過現在的我可和那時候不同了。」 「喵的,見鬼!」赤鬼連開兩槍,分別擊中安溪的胸口與臉。 「沒有用的。」安溪僅有衣服破裂以及銀色臉頰上一點微微凹痕, 接著上前大手一揮把手槍給打飛數尺之外。 「你這個破銅爛鐵大塊頭,老子不使出真本事你還真把我當廢物?」 赤鬼扯開襯衫,露出胸前的鬼面刺青, 右手按在上面,刺青竟然發出了紅色的光芒。 「什麼?」安溪不敢妄動,舉著雙拳小心應對。 「老子的刺青可不只是好看而已, 一直不用這招只是因為傷害很大……」赤鬼身上的紅光漫延到手臂上, 紅色的手從拐杖裡拿出了藏在裡面的甩棍, 往外一甩伸長以後也跟著發出紅光。 「竟然進出法院還能隨身藏著武器嗎?果然是被藍鬍子縱容。」 「什麼啊?這不過甩棍而已,路上撿來的。」 赤鬼笑著說,甩棍上的紅色光芒一閃,燃起了烈焰。 「有種全身都變金屬啊?讓你變成鐵板燒!」 「這樣還真有點麻煩。」安溪往後退了一步。 「去死啊!」赤鬼揮著火焰甩棍,安溪左閃右躲, 不得已一度用金屬手臂格擋,但火焰的高溫果然隨著金屬傳導, 一下子就全身滾燙不已。 「嗚啊!」安溪往後退了好幾步,身上冒著煙。 「啊哈哈……知道厲害了吧?」赤鬼得意地笑著, 右手和甩棍上的火焰越來越猛烈,隨即再次揮舞襲向安溪。 「可惡……」安溪張望四周,注意到身旁有個消防栓,趕緊蹲到後面。 「孬種以為這樣可以躲嗎?」 「我不是要躲……」安溪雙手放在消防栓上, 分泌出能夠快速鏽蝕金屬的液體。「換你吃我這招!」 消防栓被溶出一個洞,高壓的水柱向前噴射。 「趕羚羊!」赤鬼跛腳難以閃躲,被水柱直直擊中, 不但熄滅了火焰,也把他沖倒在地狼狽不堪。 「好機會!」安溪掄著金屬拳頭衝向前, 但卻在這時感覺到渾身皮膚緊繃,肌肉疼痛不已, 身上的金屬化也瞬間解除。「怎麼會?嗚啊!」 安溪甚至覺得眼前一陣昏黑,咬緊牙根撐了下來, 身體才又漸漸恢復正常。 「法力使用過度嗎?半身金屬化還是太勉強了。」 安溪站穩腳步,但發現赤鬼已經趁這時候回到車子駕駛座。 「撞死你!」赤鬼踩下油門,車子筆直衝向前。 「糟糕!」安溪連忙一躍閃躲,仍被撞到腿部。 幸好撞擊處即時金屬化而沒受傷,但是赤鬼已經驅車遠離了。 「唉,竟然又給他逃了。」 (待續......) Monctor客戶名單 https://imgur.com/qaFRbnb
角色關係圖 https://imgur.com/RoLsNKV
陣營概圖 https://imgur.com/JRkd1B6
[本文為網路新稿 預計週五或六連載 亦發表於FB: https://www.facebook.com/bohemeduck/ 痞客幫: http://sogfried.pixnet.net/blog] --
andylai1997
推 : 甩棍XDD
10/14 01:28
anthonylee00
推 : 撿來的甩棍XDDDD
10/14 01:29
Claudia
推 : 推
10/14 12:10
hmhuang
推 : 推
10/14 22:42
petroheat
推 : Y
10/15 09:44
julia4640
推 : 推
10/17 14:01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7 無辜之罪 (三)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8 無辜之罪 (四)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69 追獵食人魔(一)
[創作]《妖怪獸醫Monctor》70 追獵食人魔(二)
推薦文章
[LIVE] 150616 MBC-R FM4U 鐘鉉的藍色之夜 [END]
[閒聊] 愛上哥們 第16集 (SET八點 EBC九點 重播)
[新聞] SJ少厲旭、圭賢、強仁秋天回歸 韓網友:
[花邊] 貝爾:相信佛爾茲一定很羨慕我能加盟勇士
[新聞] 請回答2007!這些經典神曲已經發行10年了!
[實況] GPL #63 64
[新聞] 練習生韓瑞希全招了 和T.O.P同房吸「液
[新聞] 少女時代8月初回歸!!!!!
[贈票] 【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IMAX 3D 特映會
[LIVE] 150823 MBC-R FM4U 鐘鉉的藍色之夜 [END]
鄭秀文坦承戀情
主持大腕 登陸瓜瓜叫
[問題] 為什麼大家還是願意吞ubi
[賽程] 2016澳網 第九天賽程 (01/26)
[新聞] 傳華碩精簡產品線 裁員無可避免
[普好雷]不難看耶 夜魔俠(小班版)
[地雷] 外貌協會100% 08
[閒聊] 昨日NYX開幕你們買了些什麼?
[情報] 杰倫可能不出席今年金曲獎
[影音] FTISLAND 'OVER 10 YEARS' 回歸預告集中
[問題] 京都楓葉季房價怎樣叫便宜?
Jeremy Lin 2016-2017 賽季分類彙總影片
[影片] 秋明山車神-賽恩
[情報] Pixel 2規格和機身材質曝光
[情報] etude house推出新的十色眼影了
[新聞] 五月天金曲飆唱《頑固》GLAY同台怪獸
[情報] Justin Jackson 表示他學會三角戰術了
[閒聊] 丁特/Gear可以告生哥嗎?
[投稿] 讓我們看雲去~
$25K Clare|$15K Hammamet/Antalya/Gwalior 201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