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你在三天後會被未來的自己殺害

marvel

[情報] 創作社《檔案K》早鳥優惠至3/10最後三天
孫耀威 閉門創作三天三夜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4)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5)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6)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7)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yutopo
* 應該算有兒少不宜的內容?防雷一下。 *   「你在三天後的週四會被未來的自己殺死。」   聽到背後傳來這句話的時候,我剛剛好因紅燈而停下。   在鬧區的十字路口恰恰好只有我一輛機車,就算是晚上還是有點不可思議。   寒冷的一月,那是在結束今天的打工、載著等到最後的女朋友一起回家的路上,她沉 默已久後開金口的第一句話。   不是辛苦了、給我零用錢之類女朋友常聽到的話,而是我會死。   「是嗎。」   還不是隨機行兇的反社會份子,而是未來那不知道能不能生存的我。   轉為綠燈了,我緩慢驅動機車前進。   意外的很平靜,大概是如果我分神的話,現在就會死了吧。   「怎麼死的?」   邊騎著車邊問道,不知道坐在後面的她到底聽不聽得到。   我的女朋友──為了保護當事人這邊只用A子稱呼,是位惜字如金的女朋友,她就讀 附近高中的三年級、而我是國立大學電機系的大二生。   至少對我會是這樣冷漠的態度,單方面給我行使緘默權,說出口的話也很糟糕,就像 剛剛的“預言”。   不過,對她來說或許這樣更自在。   我有幾次見過A子跟她的同班同學聊天的模樣,她極盡可能討好著大家,加上那高挑 如模特兒的身材與美麗的臉龐,那群女孩子像是圍繞著花蕊團團轉的蜜蜂。   實在太噁心了,她的偽裝。   我們便一路沉默向終點,直到載到一棟高級社區的大門口,附近的住戶都是窮到只剩 錢花的那種人。   我是以成為金龜婿為目標的,不知道可憐的她有沒有意識到。      「沒有“看到”。」   一下車後,A子將我為她準備的粉紅安全帽還給我,並甩出那頭過腰的長髮。     實際上如果她不努力去笑,不只細長的身體、那蒼白的臉色加上偏長到會蓋住眼睛的 劉海,說好點是文青系、說難聽便是貞子。   好像當作載她回家的交換條件完成了,才回答我的問題。   「真意外,以前妳預測別人的死亡時都會提到死法喔?」   她把脖子上的紅圍巾拉緊一點,呼出一口白氣。   附帶一提,A子身上那件灰長版毛外套有著洗鍊的流線感,跟她的牛仔褲倒是很搭。   「偶爾模糊很正常。」   「“那台電視”還在使用映像管的時代,畫質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玩笑話。   A子提過很多次,每當她窺見預言的時候,預言的內容是出現在夢境中的一台電視畫 面上。   大概是死神主持的節目吧。   A子輕描淡寫描述過,但不知道電視中的死神長什麼樣子,有沒有符合我們的刻板印 象?她也沒興趣好好觀察。   「希望是好一點的死法,最好在夢中死去。」   「……」   面對我的玩笑,A子沉默不語、只跟我揮揮手就告別了。   我緊盯著她進入那金碧輝煌的大廳,在那冠冕堂皇中藏著多少汙垢?直到她的身影消 失在大廳銜接的中庭中。   我們有點不像普通的情侶該有的互動,不過這份距離總是讓我安心,一如往常。   所以──A子沒有說謊,我三天後真的會死。   而且是以這超現實的死法。 *   來到週二,浪費掉了一個晚上和早上,因為我選擇在租屋處打電腦混吃等死。   下午不得不出門,一個人坐在階梯教室的最角落,當然是大學各個小團體都格格不入 的位置,準時上課只是不想浪費打工賺來的學費。   未來的我混得多爛,還要刻意回來殺我這個廢物呢。   無法理解的程度,就像桌上這本原文書。   我不會懷疑A子的這些死亡預言──就算預言有不小的機率失敗。   想起了某件事,我默默將原文書收進背包,悄悄從教室的後門溜出去。   有件事比回收學費更重要。   我照著記憶中A子的對話,在校園中尋找那個地點。   想確認的是──A子的預言最近的“準度”。   A子是一位預言家、不是騙子,聽來很故弄玄虛但實實在在的超能力者,副業是女高 中生。   A子不提供六合彩明牌、也不會預言世界末日在哪一年,她虛懷若谷、只提供恰當的 天啟。   她只預言生物的死亡。   但她的預言真假確實參半,根據我自己的統計,在跟我交往後A子的預言成功率直直 落,或許這就是我的超能力。   不過,就算我嘴巴再賤,我也是不樂見有人被A子咒死,當掉我的教授例外。   大概是上周前,A子提供我一則預言,我想看看這部分有沒有實現。   這樣或許可以為三天後的自己增加點信心。   在校園閒晃大半圈,我總算找到跟描述相符的地點。   是在電機系大樓隔壁的空地,有兩棵種得比較密一點而枝葉交錯的欒樹,前面還有幾 張生鏽的鐵椅給人休息。   完美符合A子的描述,這時候她的腦內電視畫質就提升了。   椅子看來一坐就散架,不太會有學生過來休息,這裡不顯眼可以藏得很好很久。   就在那枝葉交錯的欒樹中間的土地,我湊上前一看,馬上就發現問題點。   土丘微微隆起。   看來八九不離十了,抬腳把上面蓋的那層土踢掉。   是一隻死掉的黑狗,身體看來沒有半點傷痕,那眼神卻極度痛苦、吐出爛掉的舌頭。   「校狗不知道被誰毒死呀……」   前陣子有出現校園毒狗的事件,或許是模仿犯吧。   我能做的只是讓屍體裸露,然後等待被誰發現。   講難聽點是狗命比人命賤,事實上A子能提供的也只有斷斷續續的影像,根本難以判 斷資訊。     我不是英雄,沒辦法拯救所有人。   但A子應該是我們的神,死神。   不過連校狗被毒死的預言都實現的話──最近她的預測好像蠻精準的,我聳了聳肩, 不知該怎麼說什麼。 *   今天打工的時候,A子沒有準時出現在角落的位置。   我跟A子就是在這座咖啡廳認識的,晚上常常見到穿著黑白制服的A子坐在固定的位置 發呆看書,等到我們都要關店才走人。   但畢竟她是JK,就算我有興趣追她也很有社會問題,聯繫起我們的緣分不是狗血的邂 逅。   同樣是一則死亡預言。   既然她今天不在,趁著偷偷休息的空檔,我就把自己會死的預言告訴給了C學姐,是 我在這邊打工的同事,剛好就讀同間大學。   把頭髮燙捲染棕色的C學姐長得很漂亮胸部很大,是個正妹。但外貌是女孩最大的武 器,她的私生活非常淫亂,是名副其實的北港香爐。   以上段落只有一句實話。   「A子告訴我,我二天後會被殺死。」   本來還保持著職業笑容的C學姐頓時睜大眼睛,手上抓著的蛋糕盤也掉到地上、摔個 粉碎。   跟老闆趕忙道歉後,找了個很爛的藉口帶著我外出,暴力的C學姐將我拉到咖啡廳旁 的小巷子,用力壁咚大聲質問。   「等等!A子沒開玩笑嗎?嘴那麼臭的你終於要遭到報應了?」   「我還以為學姐會因為我是妳的救命恩人,多少會感到難過。」   「別低能了,誰會同情你這種爛人。」   C學姐的鄙視全寫在臉上,看來她沒在說謊。   不過她的語氣還是有點憂慮吧,隨後也露出比較擔心的神情。   「你沒有問清楚點嗎?怎麼被殺的又被誰──像我“那一次”那樣?」   「A子什麼都沒說。」   我沒說我會被自己殺掉,畢竟這也是我聽過A子最離奇的死亡預言。   以前有過外星人或吸血鬼什麼的,甚至被絕命終結站那種恐怖巧合終結的死法。   但未來人還是第一次。   「太扯了,你不是她的男朋友嗎?她不重視你的安危喔?」   「我還以為我們是男女朋友只是我們的腦補呀,她幻想有一位矮窮醜男友、我妄想有 一位年輕肉體的女高中生女朋友,一拍即合。」   「……你嘴巴能縫起來的話,明明人還不錯。」   C學姐把眼睛瞇得細長,不快說道。   結束壁咚狀態,雙手環胸的她以命令的強勢態度宣布。   「你給我乖乖待在家裡,直到大後天才能重獲自由。」   「我幹嘛聽妳的?而且殺人兇手闖進我家的可能性不低吧。」      C學姐被我惹得更不爽,大聲罵道。   「那你當時又雞婆什麼!還來我家攔我自殺?」   關於這點……   「我那時想追學姐呀?畢竟妳的肉體這麼讚,是男人都會想上。」   啪!C學姐一巴掌甩在我臉上。   意外的是力道很輕,不會留下紅巴掌的那種。   「我不會跟你道謝!但你最好給我好好活下去。」   她別開頭看向小巷深處,低聲說道。   「還有,建議你別再口是心非。」   「是是~」我選擇敷衍了事。      C學姐氣噗噗走了,留下我一人在小巷中。   等一下她還是會露出職業服務生笑容的,是很了不起的工作態度,我就學不來。   「我確實多管閒事呀……」      忍不住苦笑。   那件事情發生在上個學期,是A子主動開口的。   不是她搭訕我,也不是想認識我。   「你身邊那位女同事──下個禮拜會吞大量安眠藥自殺。」   是想委託我解決身邊的不幸。   至於我跟C學姐那真正浪漫(自稱)的邂逅,又是另一段故事了,而且最後我反而是 跟A子交往了,這劇本如果登上大銀幕絕對會被番茄砸爛。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A子當初主動撘理我的原因。   A子不是好人,只要“見識過”就知道──她看似溫柔,卻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 而且相當無情。   或許A子一直在說謊,她的預言不只是死亡,她可能預見了“整個未來”。   她計算跟我成為男女朋友能帶來的利益,而主動接觸了我。   偶爾,始終不信任它人的我會這麼想。 *   週三了,距離我被自己殺死只剩一天。   C學姐的奉勸聽一下吧,主要是考慮到我還有幾款盜版遊戲沒破,我索性把這幾天的 打工請掉、泡麵準備好,決定好好宅在家中。   A子的預言只要會實現,那她提到的時間就絕對準確,所以只要撐到週四的午夜十二 點,進入到周五就安全,來個華麗的灰姑娘大退化就行了。   週四整天都有死亡的風險,為此我需要買泡麵備戰、還要像個孩童不接受陌生人的棒 棒糖,鎖門和鎖窗戶都是基本。   如果是未來的我,他應該能輕易找到方法殺掉躲在出租套房中的我吧?雖然還是不能 理解想殺我的原因。   「這樣可是違反祖父悖論呢。」      科幻中一個經典的悖論,我如果回到過去殺掉爸爸,那現在的我不就不存在?   雖然我確實希望那人渣死一死。   不過這點A子早就不厭其煩解釋過了。   「未來的你只是眾多可能性的一種,跟現在的你並沒有連結。」   我們A子死神創造的世界應該是平行宇宙世界觀,所以未來的我早就進入其中一個平 行宇宙,跟此刻的我沒有關係了。   希望他是從百萬種可能中找到唯一能解決薩諾斯的那個未來。   「結果他只是想將恨意發洩在我身上啊,很像我會做的事情。」   「很感謝不想廢話的妳再次解釋,不過妳要連翹兩天課?」   A子靠在我的床邊,閱讀著她那本磚頭厚度的外國小說。   身穿他們高中冬季制服的A子起初沒有正面回應,在我各種騷擾下才稍微透漏。   「我只陪你一天。」   「因為妳的小說還沒看完?」   這次她確實不想理會我了,看來這是正解。   基本上這天就是平淡無奇渡過了,大部分時間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只有吃泡麵時會寒 暄一下。   「就像已經沒了情趣,隨時會離婚的中年已婚夫婦。」   對於我的總結,她也沒有半點反對的意思。   前面就說過我們不像情侶。     比較像是工具人和公主的關係,我提供交通工具,載常常去咖啡廳的她回家。   我是沒進去過A子的家中,不知道她對自己那寬敞的整層大樓住家有什麼不滿,寧願 擠在這狹窄的套房。   而且只陪今天也很奇怪,我說過她的預言在“時間方面是絕對準確”的,所以週三在 我家毫無意義。   姑且當作她一時興起比較好接受。   時間在享樂時流動得特別快,利用了這天我玩破幾款盜版遊戲,轉眼就到夜晚十二點 了。   A子的磚頭書外國小說也看完了一套、還去洗了趟澡,換上一件毛茸茸的毛衣和長褲 ,及腰的長髮在吹頭髮時也隱約能聞到髮香。   玩整天電腦很疲倦,我關掉了燈躺到床上,留電腦桌的燈給她照明。   「我要睡了,妳呢?」   「再看一本。」   如此冷淡表示。   好像僅有幾句的寒暄有提到,A子明天是要直接從我家去上學的,我確實也看到她拿 出第二天要換的乾淨制服,正吊在我的衣櫃裡。   櫃子裡還躺著一根金屬球棒,A子真是十項全能呢。   「睡飽一點,妳還要維持妳的完美公主形象呀。」   「……」      對於我的諷刺,A子沒有說半句。   稍微有點自討沒趣,我翻過身面對著牆壁,嘗試要睡著。   還真的無法入眠。   不是因為跟高挑漂亮的女高中生獨處,雖然那有點在意不然提一下好了。   「既然都是情侶了,現在能不能上妳呀?」   「……」   我本來以為她會選擇無視,反正她也知道我只會講屎話。   「你不會。」   但A子卻斬釘截鐵說道。   沒被照到的那個黑暗角落,我大概反射性睜大眼睛吧。   「確實,我不會……」   因為那會成為我最恨的那種人。   彷彿一閉上眼就會浮現太多往事,我藉由深呼吸將那些畫面吐掉,因為這做過太多次 ,早就得心應手。   習慣性得戴上小丑面具,帶著謊言度過每一日。   我真正睡不著的原因是──還是將其說出了口。      「A子,你預言過那麼多人的死亡──」   「妳沒看過自己的死嗎?」   我不在乎自己的死亡,真的不在乎。   這可能是我問過最惡劣的問題,我就是卑劣的渣滓。   但一樣的,這次還是沒得到A子的答案。   算了,還是睡吧。 *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是老舊電視會聽到的那種雜訊聲響。   我睜開眼睛,模糊的世界中──A子就背對著我,屈膝坐在舊式電視機前。   過長的黑髮碰到地板、長長的瀏海如果不往旁邊撥開,幾乎要蓋住了一半眼睛。   她的雙眼無神,僅僅是使勁全身精力盯著面前的螢幕。   電視上的頻道瘋狂切換著,但在我看來都是灰白的畫面,只有惱人的雜訊。   她找不到某個未來。   「A子?」   我試著呼喚她。   沒有得到回應。   明明是一如往常的反應──我卻感到莫名的不安。   因為這是第一次我進到A子的夢境裡,還讓我意識到一個事實。   A子還沒成為神,A子只是擁有超能力的普通人類。   隨時會墜落凡間。 *   早上醒來時,A子已經離開了。   在床上發現長長的頭髮,看來昨晚A子確實有躺在我旁邊,這也能解釋為何會連結到 她的夢境。   打電話給A子問一下夢的內容?反正是不會得到任何回答的。   我能做的只有活過這一天,不被未來的我莫名其妙殺掉。   本來是這樣的。   但果然是卑劣的我,不會隨時間而改變。   在以為要順利撐過今夜的十一點──我收到一封陌生的簡訊。   「我綁架了A子,請你到租屋處附近的公園跟我見面。」   還是來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殺手鐧。   ……如果我不想去呢?   既然你是我,你應該就要考慮過,我隨時會背叛A子,我跟她沒有利益關係,連最粗 糙的肉體關係都沒達成。   我隨手將簡訊刪掉,躺在床上闔起眼睛。   腦海裡浮現了認識A子後的種種。   無法成為英雄的人渣後代,與本性理應惡劣的死神,這樣奇妙的組合搭在一起,遇到 了許多跟死亡連結的悲劇。   其中有太多的悲哀,沒有半點希望。   不過也看到了,即使在這殘酷的社會中,也極力生存下來的人類醜態。   我想用“醜態”形容。   因為我羨慕他們。   接著,想起與A子相處的記憶。   只有與我才懶得說話,不需要迎合世人的A子。   明明是壞人,卻要裝成好人。   只有我理解這樣的她。   ……唉。   看著窗外的夜晚開始下雨,我隨便套上件防水外套,將手機和鑰匙放入口袋。   反正痛一下就結束了。 *   在附近的公園,我順利見到了他。   比我想像得要落魄很多。   不知是來自多少年後,未來的我面容蒼老了很多,衣衫不整外還沒有好好刮鬍子,那 雙眼明明盯著我,卻感覺失神飄向遠方。   握著開山刀的手也瘋狂顫抖著,好像隨時會掉落。   簡單來說,只是行屍走肉。   寒冷的冬夜,還飄著細細的雨絲。   「是發生什麼事情啦?未來的我。」   「……我就是恨你這種態度。」   聽著基本一樣的臉龐以沉重的語氣說話,真是不可思議的體驗。      「A子呢?」   「我沒有綁架她。」   完全不意外。   「哈哈,果然啊,你怎麼可能做得到嘛!你沒膽啦!」   笑到快噴淚了,到頭來我還是廢物,而且我怎可能幹那人渣做過的事情呢?   「殺人犯的後代還這麼沒用,你真的不及格呀!」   「閉嘴!現在的你果然不能理解……」   未來的我早已沒了銳氣,這樣喪家犬的姿態讓我連同情都沒辦法。   「要理解你幹嘛?你是像那人渣一樣殺了人嗎?後悔到不得了才想過來殺掉我嗎?」   「你在未來會害死A子。」   我的笑聲立刻停止。   ……這樣啊,這點倒也不意外。   正因為這一切都在預料之中,所以我出現在這裡。   我張開雙臂,笑著說道。   「那來殺掉我吧,這樣我們的A子就會過著幸福的日子喔?」   狗屁巴拉的謊言。   啊啊啊……   但未來的我早已失去靈魂,他悲哀吶喊、淚水和著雨水嘶吼著,雙手抓住開山刀的握 柄衝向我。   這次就沒辦法說謊了,被捅一定很痛。   不過──如果不要牽扯到我,A子會過更正常的人生吧。   這點倒是跟未來的我意見一致。   閉上眼睛,靜靜等待死亡的到來。   但不知多久過去了,預期的未來並未發生。   反而聽到重擊的聲響。   ……我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驟變的景象。   未來的我倒地了,開山刀掉到旁邊。   是穿著之前那件毛衣外套的A子。   她雙手握著金屬棒球棒,看來是用那球棒用力敲擊了他的後腦勺。   這當然還不夠,無法成為致命傷。   所以面無表情的A子拿起了開山刀。   一刀往未來的我胸口用力刺下去,鮮血四濺。   A子是個無情的人。   這不是謊言。      「妳下手真狠……啊。」   一眨眼晃過,一位男人的屍體竟憑空消失了,就連開山刀上的血跡也不見蹤影。   彷彿這是一場滑稽的夢。   「未來的這個“可能性”──被我殺了。」   「原來如此。」   那能得到一個A子不會死的未來嗎?   從A子難得顯現出的悲傷表情,我想很困難吧。   雨勢變大了,不知道在臉頰滑落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看到了這樣的未來,妳還是願意選擇我?」   我不想去探討A子在未來的死因,只要知道跟著我會不幸就夠了。   可她還是沒有多說什麼,一如往常。   我嘆了口氣,將我這件防水外套攤開移到A子頭上,多少幫她擋雨。   「先去我家把身體擦乾吧。」   「嗯。」   冬夜的雨水,還是滲入骨隨的嚴寒。    不過保持現在這樣子,似乎也不壞。 *   未來的我慘死後,A子重新光臨了咖啡廳,坐在她的特等席等待每一晚的咖啡。   整體來看,相對於她的其他死亡預言而言,這件事實在太微不足道,難怪A子也懶得 透漏這麼多。   不愧是沒用的我,連掀起日常生活波瀾都做不到。   我跟A子還是維持著往常的互動模式,偶爾她便會用吟遊詩人般的語氣開口。   「十天後,住在……」   超能力者的死亡預言也在持續著。   可就算讓那些人獲得救贖,也沒辦法消除我繼承的罪孽。   即便如此,現在我好像想通了一件事。   ──這或許是她對我撒嬌的方式吧。 * 作者的話: 此為《A子不會預言到自己死亡》的概念性短篇,之後才發展成長篇。 基本上有些設定繼承了,但也有很多部分做了修改與擴充。 但意外得現在重新審視,很多核心想法並沒有改變過。 想說媽佛的讀者應該沒看過,轉過來給大家~ 最後還是想宣傳一下《A子不會預言到自己死亡》,這篇版上就找得到囉! -- 午夜藍 https://www.facebook.com/midnightmilktea/ --
hala932
推 : 推
08/14 16:37
stupider45
推 : 推
08/14 17:26
nightwalker
推 : 推 看到一半才意識到是A子系列
08/14 19:30
jplo
推 : 推
08/14 19:34
fishstay
推 : 推
08/14 20:59
airpeace
推 : ㄇㄉ,看完這篇,立刻追系列,也太好看了吧!
08/14 21:14
yutopo
: 感謝追文QQ!希望這篇短篇可以吸引大家去追本篇XD
08/14 23:26
s85456
: 對於不想看這系列相關的人不知是否能在標題提示一下呢?
08/14 23:27
yutopo
: 不然實在有點慘淡經營中(遠目
08/14 23:27
yutopo
: 原則上這篇當初就是獨立的短篇,當作單一故事應該沒有問題
08/14 23:29
yutopo
: 如感到不適還請見諒,該故事並不會再有其他短篇了:D
08/14 23:32
humgming
推 : 今天週一
08/14 23:33
yutopo
: 還是很感謝S大進來提醒!已經在標題進行修改:D
08/14 23:58
Plink086
推 : 沒有追A子系列但被這篇吸引進來,想回去追了XD
08/15 00:25
les150
推 : 推
08/15 01:18
puggirl
推 : 好看
08/15 08:12
cat031147
推 : 這篇有沒有前後文關係阿 看一半不知道要不要看完
08/15 12:33
wzicgm
: 看一半覺得男主講話頗難聽就停了…
08/15 17:56
yutopo
: 感謝意見~男主嘴真的很臭XD這篇算是獨立短篇,有起承轉合
08/15 20:29
yaokut
推 : 推~~
08/15 22:17
jimmonster
推 : 推
08/15 22:53
s85456
: 沒事,文筆不錯,只是對想看單獨個篇的我來說感覺有點被詐
08/15 23:46
s85456
: 欺XD
08/15 23:46
elaine4444
推 : 推
08/16 01:10
coldfirecf
推 : 我覺得短篇的節奏跟氣氛掌握的很不錯,很吸引人
08/16 10:19
coldfirecf
推 : 但長篇就不然,感覺差很多。個人覺得設定太瑣碎,夢
08/16 11:03
coldfirecf
: 怪物還分級,節奏不好
08/16 11:03
yutopo
: 感謝C大的認真評論!你提的這幾點我都有意識到...
08/16 14:25
yutopo
: 拉成長篇後字數開始大幅增多,這時掌握度就容易不盡人意
08/16 14:26
yutopo
: 而設定瑣碎的部分,有時是把一些重要設定打散在篇幅中
08/16 14:28
yutopo
: 至於異能分類設定,最初其實我也考慮非常久XD
08/16 14:28
yutopo
: 最後是為了世界觀擴大下對應的需求,思考後還是放進去
08/16 14:29
yutopo
: 有可能因此打亂節奏,之後創作再多注意,再次感謝C大評論!
08/16 14:31
taisukem
推 : 哈哈,我看完這篇之後就去追本篇了,看到我捨不得睡
08/17 10:21
yutopo
: 感謝t大的喜歡QQ 能被讀者熬夜追文,是作者的榮幸
08/17 19:54
ku123
推 : 很好看 期待後續
08/18 00:53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8)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9)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10)
[創作] 霹靂神州三天罪第XX集 絕望的一戰(11)
推薦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