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殲神錄 之 夢弒者 Part 2

marvel

[創作] 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一章(上)
Re: [創作] 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一章(上)
[創作] 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一章(中)
[創作] 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一章(下)
[創作] 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二章(上)
[創作]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二章(下)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knight9135
PART 2 秦士鵬 2019/08/29 「張小良~張小良~」一陣迷濛之中,似乎有個聲音響起。 「張小良~你可以睜開眼睛了!」那個聲音又更清晰了原來說話的是黃泉,張小良發現自 己正從一團迷霧中迅速地被抽離出來,「你已經在他的夢境之中了!」 張小良勉強睜開了雙眼,原本寂靜無聲的四周頓時充斥著喧嘩吵雜的聲音,仔細環顧了一 下四周赫然發覺自己正站在台北車站前廣場的水池邊,天空裡沒有一片雲整個藍到極度誇 張,陽光和煦不刺眼,他抬頭看了一下車站外牆上的時鐘,1630。 「別忘了你只有不到24小時的時間,趕快找到你要找的人然後完成你想做的事情吧!」 黃泉頓了一下繼續說著,「你需要什麼只要集中精神去想,就可以傳遞給我們知道,千萬 別把夢境穿梭儀弄丟了,這是你回來的唯一途徑!」 「好,我知道了。」黃泉的聲音沒再傳來,張小良轉身走進了台北車站東三門,循著往台 北捷運的指示標誌準備搭乘捷運。 台北車站畢竟是三鐵共構的交通樞紐,人潮無論是哪一個時刻都有著一定程度的熱絡,他 跟著人群的慢慢走到了閘門口,這才突然想起自己的悠遊卡是放在西裝內層口袋中,而現 在的他穿著的只是平常假日穿著的運動服,自然是沒有悠遊卡更不會有錢包,這下該怎麼 辦? 他連忙跟身後的人說聲對不起,趕緊退出了閘門前排隊的人龍,一邊喃喃自語著「我要一 張有儲值金額的悠遊卡」、「黃泉,我要悠遊卡」、「給我悠遊卡」,這時候才發現忘了 問黃泉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意念幻化為真,畢竟自己可是在別人的夢境裡,儘管這裡的一 切看起來其實跟真實世界沒什麼兩樣,反倒比起自己雜亂又荒誕的夢境正常多了。 就在不知道在腦海中念了幾回的「我要悠遊卡」之後,他突然覺得運動褲的前口袋裡似乎 有什麼,連忙伸手進入想要確認一下,果然就這麼順手拿出了一張悠遊卡! 「原來是這樣呀!我開始懂了!」張小良又排進了閘門前的隊伍中,然後一如往常的嗶了 一下就刷卡進站了,甚至不用懷疑這卡裡面到底有沒有錢,畢竟這悠遊卡出現的方式如此 特別,理所當然如同自己意念中的要求「要有儲值金額的悠遊卡」一樣。 只是該往哪去才能找到秦士鵬?要坐哪條線坐到哪?想到這他又放慢了腳步,駐足在一個 廣告看板前思索著。 他腦海中不停回想著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從跌入夢中遇見黃泉然後到達這裡為止,到底有 什麼線索可以讓他找到秦士鵬?然後他突然想到了那九個分割畫面的影像! 他努力回想起那些畫面中呈現的細節,儘管投影幕上後每一個畫面顯示的範圍不大,但是 當時自己可是盯著看著每一個犯案過程的實況,所以一些背景細節似乎還是可以發覺一些 端倪...... 左上右上的畫面應該是同一個天台,儘管都是深夜時段光線昏暗,只有微弱的月光照亮周 遭,但是似乎可以看到曬衣架和曬衣繩,不遠處還有個水塔,水塔邊是約莫與肩膀同高的 女兒牆,這場景可能是老舊國宅的頂樓吧? 中間那三個畫面播放著秦士鵬跟蹤被害者的過程,可惜的是,即使經過了公車站牌卻看不 清楚站名,途中似乎經過了一間教堂和一家全家便利商店,嗯,轉角那個似乎是間連鎖咖 啡店,天色不會太昏暗路上行人蠻多的,應該是傍晚時刻。 左下方的畫面似乎是在一個水池邊,畫面上呈現的是秦士鵬把什麼東西丟進了水池中,整 個畫面只有遠處的路燈還有一點光亮,所以根本看不出來這是哪裡?以及他到底丟棄了什 麼。 中央的上下兩個畫面呈現的是秦士鵬正在蹂躪被害者的過程,鏡頭似乎是特寫定焦在他的 背上,所以沒有太多周邊事物可以端詳。 張小良努力回想著當時的投影幕上一切細節,左手很自然的伸進了運動褲口袋,「我要一 支可以上網的智慧型手機」,如預期的,下一秒他就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支最新款的智慧手 機。 他開啟了手機瀏覽器,輸入搜尋「幼童」、「姦殺」、「地點」這幾個關鍵字,然後瀏覽 搜尋到的每一則新聞記錄,幾分鐘後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又開啟了谷歌地圖,然 後輸入並標註了幾個新聞裡提到的疑似作案地點,等到都標註完畢,把有星星符號的地圖 縮小到完整出現在同一個畫面的時候,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幹!抓到你了!」 原來地圖上九個星星符號貫穿了整個台北,而其中最關鍵的一點就是這九顆星星都落在捷 運文湖線通過的區域! 如果依據被害者遺體被發現的時間順序推論,秦士鵬應該是從文山區開始犯案,每隔半年 到一年的時間會沿著文湖線往北逐漸朝向內湖、東湖一帶發展,最後一次也就是前天,被 害者遺體是在環山路二段的草叢中被發現的,若依據這樣的距離和時間推測,他現在應該 還是藏身在這個區域的某個頂樓加蓋鐵皮屋中。 「問題是,他才剛被交保也不可能跑遠,我要怎麼才能找到他?」張小良搖了搖頭,「我 沒時間每個頂加套房都去翻開找吧?」 「不對,冷靜一點,我現在是在他的夢裡,這個夢境的一切看起來十分正常沒有混亂的狀 況,可見他並不害怕被抓所以思緒沒有起伏,那麼對於一個變態兇手而言他會做什麼樣的 夢呢?」思索至此,張小良似乎想到了些什麼,轉身朝向捷運月台走去。 「希望我沒猜錯!」他下意識地捏了捏口袋中的夢境穿梭儀,一種緊張與不安的情緒湧上 心頭。 張小良搭上了板南線列車,然後在忠孝復興站跟著人群走到了二樓月台轉乘文湖線,列車 上人潮擁擠,所以他只能稍微靠在另一側的門邊,趁著移動時間不停的搜索著谷歌地圖實 景,同時腦海中不斷篩選著可能的幾個地點,不過由於線索實在太少了,簡直比大海撈針 更困難。 「夜夢神,黃泉,我需要你的幫忙!」張小良在腦海中呼喊著。 「嗯,我在這看著你呢,你需要什麼?」黃泉的聲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有點像是 廣播電台的效果,還夾著一點沙沙的聲響。 「我需要這傢伙的地址,你可以給我他的交保或是警局筆錄之類的文書資料嗎?」張小良 想到比較直接的解決方案,就是直接拿到交保的文件,上面一定有他的地址。 「對不起,我可能忘了跟你說一個很重要的原則,」黃泉的聲音又幽幽地傳來,「你現在 是在對方的夢境裡,只能要求那個夢境裡自然存在的東西,例如悠遊卡或是智慧手機,如 果是原本就不在那個夢境裡東西,我們是無法傳遞給你的,簡單來說,如果是你以及對方 腦海裡都沒有的影像或是記憶的物品,我們是無法直接突破夢境的限制把不存在的東西拿 給你,至少現階段而言不行!」 「為什麼不行?你們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嘛?」張小良感覺被耍弄了。 「因為你跟他都是很普通的人類,兩個人的精神層壁都不夠堅強,而他這個夢境不到深度 二層,如果我們硬是直接突破限制給了你不該給的幫助,那麼人類的夢境防衛機制很可能 會瞬間啟動,那麼你就會永遠被卡死在那個夢裡,再也無法抽離回到你自己的夢境,即使 對方日後又做了夢,也幾乎無法保證會是同一個夢境,這樣你懂了嗎?」 「所以我得自己去找到他?」 「是的!」 「我記得你說過我可以在他的夢境裡讀取他的腦部思維,那我現在可以進入他的腦部去讀 取思維嗎?」張小良試圖從另外的角度去突破目前的困境。 「理論上可以,」黃泉輕輕嘆了一口氣,「但是你們之間的距離必須在十公尺之內!」 「什麼?十公尺?」張小良差點叫了出來。 「人類的大腦建構出了龐大擬真的夢境世界已經需要很大的精神能量了,如果你在他夢境 的任何角落企圖進入他的大腦,那只會觸動防衛機制瞬間弄醒對方而已,所以在十公尺內 去試圖感應對方大腦思想會是比較安全的方式。」 「另外我必須提醒你,你只能感應到他的思路與想法,你不能去阻止或改變它,而且當你 跟他的腦波連接的時間越久,彼此之間的頻率就會越融合,用簡單一點的話來說,」黃泉 嚴肅的加重了語氣,「你的腦波會逐漸被他吞蝕,最後的結果就是你會變成廢人,同樣被 困在對方的夢境裡,畢竟這個夢境他是造夢者,他有主宰夢境世界一切規則的能力。」 「靠!你為什麼不早說?」 「如果我早一點告訴你,你是不是就不願意進來了?」黃泉的語氣明顯帶有點哀傷與惋惜 。 「我...也...不是啦,」張小良深深吸了一口氣,「我只是第一次碰上這種事情, 有點手足無措罷了。」 「那就好,你已經在夢境中過了一個小時,請把握時間!另外我只能告訴你,你目前的方 向是對的!好了我必須先停止跟你聯繫了,太頻繁的傳遞干擾也會觸發夢境防衛機制的, 之後如果非必要請不要呼叫我,直接用意念告訴我們你需要什麼就好!」黃泉的聲音越來 越模糊最終就一片沉寂。 「看來我只能靠自己了.....」張小良握緊了拳頭。 五分鐘後列車停靠在西湖站月台,張小良走出了列車,神情有些緊繃。 這真的比大海撈針更困難,要怎麼在茫茫人海中去搜尋到一個完全陌生的人?況且現在是 下班時間,整個內湖科學園區的人陸陸續續離開了辦公室,無論是捷運或是公車站都擠滿 了人,放眼望去成千上萬的人潮中哪一個才會是秦士鵬?甚至說,萬一此刻的夢境裡他並 不在這個區域的話該怎麼辦? 「只能賭一賭了,大不了時間到了無功而返,」張小良想到這突然感到一股憤怒,「不! 我絕對不放過這種人渣,就是他們這種人害死了我的筱原!」他用力搖了搖頭,「我絕對 要讓他付出代價!」 他轉身走進了西湖站旁的星巴克,買了杯咖啡之後找位子坐了下來,繼續在手機上搜尋歷 年來所有幼童姦殺案的新聞,期盼能在相關案情中拼湊出什麼線索,好加快找到秦士鵬的 速度,只是受限於偵查不公開原則,記者在報導相關新聞時透露的線索很少,尤其前天這 起案件幾乎沒什麼內容可以作為參考用。 張小良忽然想起了身為報社總編輯的同學曾說過的一段話,「如果我們描述的太詳盡,對 於被害者家屬來說簡直就是二度傷害,所以我的難處你該懂的!」只是如今角色轉換,他 也陷入了兩難,「如果有更多線索的話我就能更快找到這雜碎,但是小妹妹的爸媽也一定 跟我一樣,難以面對接下來的人生吧?唉....」 天慢慢的暗了下來,火紅的夕陽逐漸被高樓給遮蔽,但在張小良的眼裡看來,今天的晚霞 卻是很深邃的藍,表示他還有時間完成他心中的正義使命! 儘管希望渺茫,但張小良還是不放棄可能的機會,他打開了手機的記事本開始輸入自己思 考歸納的線索: 1.依據報章新聞資訊秦士鵬交保並不是由父母出面,而是由朋友出面 2.搜尋近十五年來相關兒童姦殺案,如果鎖定7到13歲這年紀範圍的,依據被害者死 因雷同的條件去歸納的話可以搜尋到九件,致命原因多半是溺斃或是窒息,共通點是死後 均遭遇到不同程度的猥褻及性侵,如果以昨天電視新聞報導秦士鵬案件的片段資訊看來也 是一起窒息而死的案子,所以這九個姦殺案非常有可能都是秦士鵬犯下的。 3.搜尋到眾多同名而唯一可能是秦士鵬的臉書,除了分享了一堆類似長輩圖的立志問候 圖卡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內容,連好友也只有三個,一位是他當兵的同梯,相簿裡唯一的 照片就是跟他的合照,出面幫秦士鵬辦理交保的應該也是他;一位是名叫「顏舞煦」的女 孩,依循好友連結到這女孩的臉書上看起來似乎是個醫生或是社工師,臉書頁面多半都是 有關心理及精神相關文獻報告;至於第三位,居然是位神父?連過去看神父的臉書除了分 享一些聖經故事之外,似乎也沒什麼其他資訊,這些人是怎麼成為臉書好友的,真是讓人 難裡以解? 4.網路上關於「秦士鵬」的相關資料不多,除了南龍國小是第三名議長獎畢業、誠志國 中全勤獎有相關畢業記錄,而且照片看起來非常神似是他之外,其餘項目點來點去所顯示 的資訊似乎都跟他現在應該28歲的年紀不符,所以根本也無從得知這傢伙國中畢業之後 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似乎突然從這個世界中消失了一樣完全搜尋不到資料? 5.被害者被棄屍的地點多半選在人煙罕至或是容易被人忽略的地方: 廢棄等都更的國宅樓頂天台 指南宮後山登山步道的草叢 景美溪堤防外 建國假日花市的垃圾桶 台北田徑場廁所 榮星花園樹叢 大佳河濱公園 劍南山產業道路 環山路二段金面山步道(昨天新聞有報) 6.這九件命案的被害者性別有男童也有女童,而且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猥褻和性侵,與 一般性侵案的單一性別狀況似乎不同,但如果是戀童癖也不見得會演變成連環殺人案,這 又是怎麼一回事? 7.秦士鵬之所能交保的原因是法官認為檢察官沒有絕對足夠的證據證明是他棄屍的,被 害者屍體上沒有任何關於他的跡證,雖然當事人無法提供足夠的不在場證明,但檢察官也 無法舉證當事人確實在棄屍現場。 8.如果是我犯下了殺人案,逃過法律制裁的第一天晚上我會做什麼夢? 看著手機記事本中的這幾條線索,張小良不禁苦笑,光憑這些片段資訊是要怎麼找到這傢 伙,嘆了口氣在第七點前面添加了一個星號,這應該會是眼前最迫切想知道答案的問題了 吧? 環顧了一下四周,整間星巴克從嘈雜擁擠的全室滿座變成了只剩下兩三桌學生還在念書的 冷清狀態,可是直到現在仍一點進展都沒有,他不由得焦慮了起來,伸手進口袋摸索了一 陣後拿出一只手錶戴在左手上,「唷~黃泉怎麼知道我喜歡RADO雷達陶瓷表?哈!唉 唷,居然都八點半了,我不能再繼續坐著浪費時間了。」 他站起來把喝完的空咖啡杯放到了回收台,轉身離開了星巴克。 「夢境世界也真奇妙,都快九點了我居然一點都不餓,只有一點點疲累的感覺,難道夢中 世界都不會餓也不用吃東西?」不過轉念想想,自己也曾作過美食相關的夢境,醒來之後 似乎也記不清楚在夢裡會不會餓了? 不管了,還是去吃點東西吧,順便把這附近繞一繞,搞不好能有其他的發現也說不定!打 定主意之後,張小良朝向737巷的方向前進,那一條巷子可是遠近馳名的美食小夜市, 即使這一切只是夢境,但是他相信造夢者應該不會連那條美食夜市都不熟悉才對,總之先 朝下一個地點前進吧! To be continued........ -- --
TWkid
推 : 夢境防衛機制感覺挺有趣的
09/12 08:32
Lingrass
推 : 推推 好看等後續
09/12 13:26
IBERIC
推 : 推
09/12 15:38
推薦文章
[創作]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三章(上)
Re: [創作]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三章(上)
Re: [創作]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三章(上)
[創作]大河 Part I 澤陂 第三章(下)
推薦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