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寂樂世界 17【再會】

marvel

[問題] 如何與世界分享自己的創作
Re: [問題] 如何與世界分享自己的創作
Fw: [情報] 2012 Bring Art Go 『用創作改變世界』
[創作] 異世界棒球王(17)最大膽的盜壘
[創作] PENPEN看世界─陌生的味道
Re: [創作]PENPEN看世界─同居人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shiwasu
  「嘿!」已晴跑向那個表情少了靦腆,氣味卻神似伯翰的人身邊。她戒慎恐懼的拍了 拍他的肩頭,「伯…伯翰,是你嗎?」   伯翰轉頭,「哈!妳這臭婆娘還記得我阿。」他才這麼出口,已晴馬上知道自己不只 認錯,還遇到了個自己最不想碰見的人。   「你…你怎麼會在這?」   「我才該這麼問妳吧。」伯翰攤手,「神經病…哪有到人家家裡作客,反而問主人怎 麼會在家的道理。」   「好吧,那我認錯人了,不好意思。」已晴道了個歉轉身就要走。   「欸既然妳人都來了,那就陪我說上個幾句話吧。」伯翰抓住她的肩,「我在這無聊 的很。」   「我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在你這莫名其妙的人身上。」   「錯了錯了,大錯特錯!」伯翰搖搖頭,「如果真要嚴格說起來,我現在不是個人, 是個人格。」   「人…人格?」已晴停住腳,緩下亟欲跑回教堂門口的衝動。   「是阿,人格,有什麼疑問?」   「我這裡看到的其它的…都是嗎?」已晴問。   「是阿,妳在這裡看到的千千萬萬個伯翰,都是不同面相的她。」伯翰用輕挑的眼神 端詳著已晴說,「不過…為什麼妳會跑來這裡?」他問。   「我在伯翰的前意識裡自殺了。」   「自殺!白癡!妳難道不知道外來者一但進到這裡,就會出不去嗎?」   「出…出不去?」已晴木然,一股害怕的感覺突然在她心中燒了起來。   「對,出不去!永遠出不去!不然妳以為這裡成千上外個伯翰都搶當著出去當主人格 ,是閒著沒事幹阿!」伯翰語氣強硬,低頭思考了一下又開口,「等等,我說錯了,好像 是真的閒著沒事幹,才會搶著出去當主人格。」   「你想表達什麼?」已晴沉著氣冷靜的問。   「我想表達的是,妳得一輩子在這陪著伯翰終老了。」   「終老…一輩子?」已晴倒抽了一口氣,「所以我真的…沒辦法出去了嗎?」   伯翰微笑,「主人格的接合就像個卡榫,一次只能插進一個和它形狀最合的人格。妳 現在的樣子就是個形狀完全不合的插銷,想硬幹的話只會造成主人格分裂,讓更多伯翰擠 在一個洞裡。」   伯翰說到這,已晴好像也稍稍懂了些什麼了。但她還是不想接受這事實,「可是我在 書上看過心理醫師會用融合人格的方法治療,那難道不是個辦法嗎?」   「那是因為插銷受到嚴重傷害,只得重組卡榫的說法。」   「那那個在外面的我怎麼辦?」她問。   「會有其他人格取代妳的,就像妳當初在別墅裡看到伯翰的那個樣子。」    「所以你是趁原本的伯翰人格有缺損鬆脫後,才趁虛而入的嗎?」   「聰明!真不愧是我大伯翰至上明師所精挑細選的妹子。」伯翰油嘴滑舌的讚嘆著, 「但妳只猜對了一半,他原本的人格在長年壓抑的磨損下早已孱弱不堪,我在找到方法出 去後輕輕鬆鬆的把他取代掉了。」   「找到方法…出去?」   「與其說是找到,不如說是即將脫落的主人格指引我去的。」   「那為什麼你一進到主人格,就開始拿刀砍自己?那種瘋樣應該也完全沒辦法算得上 什麼正常吧。」已晴站在草地上質問。   「妳大概無法裡解疼痛對我們來說,是多重要的感覺吧。」伯翰手枕後腦,在草地上 躺下望著灰灰的天,「這裡大部分的人格只會笑,是因為他們感受不到。」   「疼痛…」已晴喃喃,突然又想起李爸跟她說的那個痛與仇恨論。「那你現在在這是 沒有想再回去人類世界的想法嗎?」她又問。   「沒興趣了。」伯翰無奈的說:「你知道伯翰的夢想是什麼嗎?」   「夢想?不知道,根本沒聽他說過。」   「哈!果然,原本我以為外面的世界是既存在他夢想架構下的生活。想體驗看看,結 果哪知道一出去之後,只看到他在地下道的那些瘋言瘋語,真他媽的。」   「然後你就回來了?」   「白癡!那是他用二十幾年的個性和習慣塑造出來的環境,我跟他完全是兩種不同的 人格,玩個幾個月就有點受不了了,還不如待在這,至少不怕餓肚子。」   「那為什麼你會叫我別帶他去治療?」   「才剛到新世界,當然要跟妳下下馬威,不然還等妳找人把我趕跑啊?」伯翰煞有介 事的說完,跟著閉眼感受起微風。   「所以你…你知道怎麼進到那個卡榫?」已晴打探著問。   「是阿,我都把它叫做心門終點,只有那裏能出去,但可別想我會告訴妳。」   「為什麼不告訴我?」   「妳這白癡都敢在伯翰的前意識裡自殺了,就算妳是他老婆,我也不能不怕妳搞壞他 的主人格。」伯翰指責的向著已晴道。   「我自殺?」已晴不悅,「我是不怎麼在意你的想法,但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做出這 種事?」   「喔?」伯翰揚起邊嘴角不屑的笑道,「你不提我還真不知道你們這對現代版的羅密 歐與茱麗葉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浪漫的故事。」   「聽著!」已晴聽他這麼挑釁一時氣結,脫口便道:「我是對你說我回不去的這件事 感到很不甘心。但我想你應該也不知道原本的伯翰,現在也在這地方流浪吧。」   「當真!」伯翰驚訝的起身,「我以為他那時從樓頂抱著我跳下去後被救回來了!」   「對,我到這裡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救回他。」已晴向他提起子人現在正對伯翰進行催 眠的事,他聽完後拍著腿狂笑,「妙!真夠妙!不過醫生應該也沒有料想到,自己會遇到 妳這種在別人意識裡自殺的神經病吧。」   「所以妳想要我怎麼幫妳?」伯翰接著說。   「跟我講那個可以回到他主人格的心門終點在哪?」已晴湊近他道。   「我現在只能跟妳提示那個地方是存在他回憶裡。」伯翰拍拍屁股從草地上站起道: 「除非妳把他原本的人格帶來,不然我不會告訴妳的。」   「好,那總要找個地點見面吧。」已晴問。   伯翰聽完後假裝思索了一會,「望高寮吧,就望高寮吧。」竊笑著出口。   已晴望著他,雖然不知道他在打什麼歪主意,但時至此刻也只能全然相信眼前這個傢 伙了。   對話結束後已晴回到教堂前,「我回來了。」她寫。   「伯翰呢?」小玉問。   「那不是他,那是伯翰的另一個人格。」   「他有逼妳說什麼不該說的事嗎?」   「沒有,」已晴沉默了一會,又繼續寫道,「我…我不小心跟他說了,說伯翰現在也 在這地方流浪的事。」   「天哪,那他不是…」   「我用這件事跟他交換情報,」已晴,「他叫我帶著伯翰到望高寮找他,不過我覺得 他大概是想偷偷跑回現實世界取代伯翰。」她這麼寫著。卻少提了自己將永遠被困在這片 意識海裡的事,因為她到現在都還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該接受這事實。   「所以我得跳過台中酒廠這張,直接開這片夜景的門嗎?」小玉看著逐漸飄搖的雨問 。   「不…還是酒廠先吧。我想還是照著時間走比較不會有問題。」已晴沉著的回應。小 玉燒掉相紙後也隨之撐起傘往舊酒廠前進。雨又更大了。   已晴打開門,伯翰們馬上轟轟轟的衝上前,門差點被撞開,還好她還稱得上是條女漢 子,硬是把門關了起來。她面著門將它鎖上後,轉過身睜開雙眼。即使她一心想把伯翰快 點找出來,但走進這段回憶時已晴仍是忍不住駐足了。 --
deedeedee
推 : 推
10/10 19:40
deedeedee
: 今天一次把之前的全部看完
10/10 19:40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創作]PENPEN看世界─序言
[創作]PENPEN看世界─名字
[創作]PENPEN看世界─陌生的味道
[問題] 有關二次創作的なかない君と嘆きの世界之資料
推薦文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