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代職城隍》第五話 那個人(3)

marvel

[創作] 城隍 十五
[創作] 城隍 十六
[創作] 城隍 十七
[創作] 城隍 十八
[創作] 城隍 十九
[創作] 城隍 二十
看板
:marvel
發表者
:liuli
  那個人,原名寇旻,是道家寇氏的開創者,全盛時期曾被立為國師,權傾一時 ,但該國覆滅之後他與門徒便深居簡出、鮮少插手人事,因此後世談起道者時總是 自然而然地被忽略,其實在道界、妖界、冥世乃至天上赫赫有名。   當然造就他們名氣歷久不衰的除了傲視天下的實力,還有一個殊異他人的原因 ——一般道家將血脈開枝散葉多為傳承術法、典籍,寇氏傳宗接代的目的卻是等待 寇旻輪迴,而今世恰好遇上他轉生之時,名為寇言歡。   段承霖來到指示地點後不禁懷疑起資料的正確性,他以為所謂世外高人住的地 方就算不是桃源仙境,好歹也該山明水秀,可眼前這個用各種廢棄傢俱、破銅爛鐵 、碎瓦殘壁堆起來的垃圾山,實在令人難以相信能夠做為一個棲身之所。   不過行前孟婆曾再三提醒,對方擅長幻術,千萬不要輕易被眼見所迷惑,難道 這也是幻術的一環?   段承霖帶著困惑左右飄蕩,努力找尋可以住人的空隙,如此來回繞上兩圈,發 現整片土地被堆得非常嚴實,雖然他不想擁有被海量垃圾淹沒這種不甚愉快的經驗 ,此時也不得不慎重考慮衝進去尋人的可能性。   突然,應該只有他一隻鬼在的地方傳出一個老邁的聲音。   「哎唷……有誰在嗎……?」   察覺說話聲,段承霖抬起頭朝四周望了望,卻沒有看到半點別的影子,就在他 想可能是聽錯時,聲音又響了起來。   「哎唷喂呀……可惡的臭老太婆……竟然敢這樣對老身……回去肯定找她算帳 ……真是……」   一連串的咒罵讓段承霖肯定不是錯覺,他按聲找去,最後在掩埋場的老舊看守 亭裡發現發話者——一隻殻著地、腹朝天的烏龜,牠奮力踢動肥短的四肢,似乎是 想靠自己的力量翻回來,試了多次發現一點成果也沒有,便轉動圓凸的眼珠子查看 是否有誰可以幫忙,當牠視線一對上段承霖的,立刻激動地搖晃身體,嘴巴一開一 闔。   「欸、小子!過來幫忙一下!」   剛才的老邁聲音從烏龜嘴裡傳出來讓段承霖愣住,他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認 知又一次被刷新,而對方似乎不滿他沒有任何動作,開口抱怨。   「小子,還杵在那兒幹啥?你爹娘沒教過你看到老人家有難要幫忙嗎?」   「呃……你、你看得見我?」   比起會說人話,對方能看到沒有實體的魂令段承霖更錯愕,沒想到烏龜居然翻 了翻白眼。   「廢話,看不到還能叫你嗎?」   「所以你知道我是……」   「哎呀,知道、知道,少囉嗦啦,快快、趕緊扶老身起來!」   烏龜根本不打算給人解釋,敷衍了兩句就催促身旁的小伙子攙牠一把,段承霖 只好依言出援手,本以為會因為鬼碰不到陽間物而失敗,未料竟相當順利地將一顆 籃球大的龜殻翻正,烏龜四腳甫踏地便唰地被一縷白煙包圍,幾秒後化為一名半個 成人高、拿著拐杖的長鬍子老人。   「哎唷哎唷……老身這把老骨頭吶……實在禁不起這種折騰……」   老人一邊發牢騷一邊活動筋骨,腰轉了兩圈才瞥向因目睹他由烏龜變成人而嚇 傻的段承霖,然後舉起拐杖在小伙子眼前揮了揮,下驅逐令。   「喂,小子,謝謝你啊,可以滾了。」   「……滾?您這是……在趕我走?」   從震驚裡回神的段承霖有些跟不上對方的思緒。   「不然是留你嗎?小子,你該慶幸自己今天救了老身,換做平時,光你身上那 濃厚的冥土臭味肯定打到你爹娘都認不出來!」   「呃……老先生,不好意思,我們今天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我哪裡得罪您了 嗎?」   「得罪是沒有,但這裡不歡迎冥世鬼,所以趁老身尚未改變主意,你這路過的 趕緊走吧!去去去!」   話落,老人一臉嫌惡、趕小狗似地揮揮手,段承霖縱然覺得對方莫名其妙,可 一心只想快點尋得寇言歡,因此也沒打算繼續耗下去,剛轉身,他忽然想到或許能 碰個運氣,遂又回頭。   「小子,還有什麼事?」   「老先生,請教一下,您住這裡嗎?」   「是又如何?」   「那麼您知道這裡有一位名叫寇言歡的人嗎?」   「什麼?你們還敢來找少爺啊?」   「少爺?您認識他?」   「不不不,老身不知道!」   老人的第一反應令段承霖雙眼亮了起來,前者驚覺自己說溜了嘴,慌忙撇過頭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態度反倒坐實雙方相熟這件事,他拉住老人的手,提出要求。   「我有急事,請您帶我去找寇先生!」   「說了老身不認識,你小子是哪個字聽不懂?」   「您一定認識!看在我救了您的份上,拜託,帶我去找他!」   「要是知道你這小子是來找少爺的,老身寧願曬成烏龜乾也不會要你救!」   老人甩開段承霖的手,斷然拒絕,臉上的皺紋因翻騰的情緒而抖動,好不容易 有了線索,段承霖不願就此放棄,他後退兩步,向老人彎下腰,行了九十度的禮。   「我今天必須找到寇先生,請您幫忙,不然文判官就要魂飛魄散了!」   「哼!咱們和冥世勢不兩立,就算你跪下來也……等等,你說誰要魂飛魄散? 文判官?」   老人抬起下巴、用鼻孔呼氣,擺出架子想徹底斷了小伙子找人的念頭,卻在聽 到段承霖說出某個名字之後話鋒頓時一轉。   「小子,你說的是在阿狐身邊那個嗎?」   「阿狐?」   「阿狐就……當那什麼官來著……啊、對,城隍,你講的文判官是城隍旁邊、 叫文飾非那個?」   「呃、對……」   對方反覆不定的態度讓段承霖有些無所適從,不過隱約感覺到事情有了轉機。   老人捋著自己的鬍子沉吟許久,然後嘖了一聲。   「文小子是怎麼把自己搞成那麼慘的?」   「說、說來話長……」   段承霖重點式地將前因後果敘述一遍,老人的臉色也隨之越來越難看,最終重 重嘆上一口氣。   「既然是為了文小子的事來,老身就勉為其難通融一次。」   語畢,老人邁步繞起看守亭並舉起拐杖在亭子四角各敲一下,等走完一圈,一 條兩側開滿月下美人的路赫然出現,綿延至垃圾山裡。   「沿著這條路往前走、千萬不能回頭,老身只能做到這樣,少爺見不見你得看 他的心情,去吧。」   老人開了路隨即變回烏龜,把頭尾和四肢都縮回龜殻裡不再搭理人,段承霖感 激地再三道了謝,才轉身飄向周圍景色格格不入的黃土道,讓月下美人濃厚的香氣 引領著他前進。   一陣子後,花香逐漸清淡,四周也慢慢籠罩上一層濃霧,他身在看不見前路的 白茫裡應該心慌,卻莫名盈滿一種熟悉與安心,並發覺自己移動的方式不再是浮在 半空中輕輕飄著,而是踩上了實地。   「寇先生——寇言歡先生——?你在嗎——?寇先生——」   段承霖有些不習慣地挪動雙腿、緩慢踏出腳步,在地上印出兩排久違的足跡, 他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去,只是朝著直覺的方向、邊喊著寇言歡的名字,一直走、一 直走,直到喉嚨乾了、腳累了,才停下來。   然後,止步的瞬間,一個令人想念的稚嫩聲音自耳側響起。   把拔!   聽到呼喚,段承霖猛然回頭,卻見一隻葱白的手掌橫在面前,揮了揮。   「你在發什麼呆?」   纖纖柔荑撤回,其主人不明就裡,段承霖僵硬地轉動頭部,怔怔望向提問者。   「……馥……萱……馥萱?妳怎麼在這裡……不對……妳……妳看得到我?」   「……哥,你在說什麼傻話,我當然看得到你!」   段承霖沒頭沒尾的提問,讓段馥萱覺得有些好笑。   「而且這是我們家,我在這裡有問題嗎?」   「沒、沒有……不、不不不……不對……我……我剛剛……不是還……」   無預警見到家人的段承霖皺起眉,緩緩挪動眼珠,環視房子裡再熟悉不過的格 局、傢俱、乃至小擺飾,覺得有些混亂。   幾分鐘前明明還在霧裡找寇言歡的,怎麼才一回頭就跳了個地點?   「哥,你還沒睡醒啊?」   段馥萱看著兄長不知所措的模樣,有些無奈地笑了笑,白潤的兩頰嵌上兩個淺 淺的酒渦,接著看向他們之間的位置。   「慕慕,把拔好呆喔,對不對?」   「對呀,好呆喔!」   被點名的小女孩綻開燦爛的笑容,附和女人的話,聽到那帶著奶音的笑聲,段 承霖像被電到般、身子板顫了一下,跟著把視線落在小女孩身上。   「慕慕……?慕慕?妳、妳……什麼時候……妳、妳沒事嗎?他們有沒有對妳 怎麼樣?」   段承霖一見是日思夜念的女兒,激動地扳過她小小的身體左右翻轉、從上到下 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確認毫髮無傷之後一把擁入懷裡,哽咽。   「太好了……妳沒事……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回來就好……」   帶點鬍渣的頰側貼蹭著小女孩細幼的臉蛋,沁入鼻間的奶香味讓段承霖懸掛好 一段日子的心總算安了下來,雖然不知道女兒是怎麼回家的,但那一點都不重要, 只要人平安,就好。   而被緊緊抱住的慕慕看看爸爸、又看看姑姑,小臉上交雜著驚訝和疑惑。   「哥、哥!你是怎麼了?嚇到慕慕了啦!」   段馥萱伸手摸了摸姪女的頭安撫,然後拍拍兄長的肩,提醒他這樣子小朋友會 害怕,段承霖頓了會,有點不捨地放開女兒、坐直,抬手抹去沁出眼角的淚。   「抱歉……因為慕慕好不容易歷劫歸來,我太高興了……」   「歷劫?哥,你在說什麼?慕慕人好好的,哪有歷什麼劫?」   「就是那個連續殺童案啊,慕慕去校外教學的時候不是被殺童案的兇手綁架? 妳忘了嗎?」   「兇手?綁架?」   段馥萱提高音調質疑,眼睜睜大,像是在看什麼怪物一樣盯著兄長,良久,她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哈哈……什麼嘛……搞了半天,是哥你做惡夢了啊……」   「惡夢?」   「沒錯,惡夢,這次的校外教學,我們明明就快快樂樂的出門、平平安安的回 家,是不是呀,慕慕?」     「對呀!」   這次,小女孩佐以用力地點頭來證明自己的話的真實性。   「好啦,趕快把早餐吃一吃,說好今天要帶慕慕去遊樂園玩的,再晚就會人擠 人囉!」   段馥萱笑著嘆了一口氣,端起自己和姪女空了的盤子往廚房走,同時催促兄長 加快動作,段承霖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正坐在餐桌前,面前還擺了一盤色香味俱全的 佳餚,他盯著豐盛的早餐喃喃自語。   「遊樂園嗎……?」   「是啊,不要跟我說你睡忘了,慕慕期待很久了!」   「遊樂園啊……」   段承霖瞥了一眼日曆,八月二十二日,的確是和女兒約好要一起去玩的那一天 ,所以……這三年經歷的,包括他溺水成為植物人、遇上吳伯、文武判官、小琳、 慕慕被綁架、他為了救慕慕親手放掉活回去的希望、慈緣上人……所有事,都只是 ……一場惡夢嗎?   他手持叉子,機械式地叉起一塊培根送進嘴裡,兩排牙齒咬著酥脆的肉品,一 下、兩下、粗韌的纖維跟著思考的時間越長,也被嚼得越細碎,卻不覺得有在舌頭 上留下任何味道。   「把拔,你做惡夢了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稚嫩的聲音將他從自己的思緒裡拉回,段承霖看向為了 要跟他一樣高而爬上椅子站著的女兒,微笑。   「對啊,不過把拔沒事,慕慕不用擔心。」   「老師說,只要這樣子惡夢就會跑走,圓圓每次做惡夢,老師都會這樣做!」   說完,小女孩把上半身湊近,伸出胖短的雙臂圈住段承霖的頭,接著軟馥的唇 在他額心印下一吻、再把臉頰靠上去,喃唸著。   「把拔乖,惡夢已經跑走了,你不用怕了喔!」   段承霖接受女兒從幼稚園老師身上學來的驅趕惡夢的儀式,好不容易逼回的淚 再一次泛出眼眶,他放下叉子抱住慕慕。   「對,把拔不會做惡夢了,所以把拔不怕……」   段承霖想,還好,他醒了。 《待續》 --------------------------------------- 久等了,奉上新的一集,謝謝喜歡這個故事的各位! BY琉梨 琉梨夜話:https://ishidayui1868.pixnet.net/blog --
※ 編輯: liuli (223.136.133.174 臺灣), 02/14/2020 16:43:57
sbs963369
推 : 推 期待!
02/14 17:21
hmhuang
推 : 推
02/14 20:00
hsuan7587
推 : 推 感謝餵食
02/14 21:22
IBERIC
推 : 推
02/15 00:52
Kidking
推 : 推!
02/15 02:40
ltyintw
推 : 推
02/15 04:48
nanlong
推 : 推!
02/15 04:59
crazedog
推 : 期待,答案真的等好久
02/15 10:43
RE10205283
推 : 回頭就看見自己最愛的女兒~這幻術很讚,也很殘忍
02/15 23:44
Lannisterrr
推 : 推
02/16 19:32

推薦文章

推薦文章
[創作] 城隍 二十一
[創作] 城隍 二十二
[創作] 城隍 二十三
[創作] 城隍 二十四
推薦文章
--
----------------